弟控的春天29.png

29

 

  一年後。

 

 

 

  「阿姨,玧其準備上小學了對吧?」朴智旻問道。

  他和田柾國正在赫娜吃晚餐,這時候是一月底。

  「是啊,時間過得好快,不知不覺也養他七年了。」閔惠娜拍了拍身旁閔玧其的頭,「智旻你呢?畢業了有什麼打算?」

  「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們這個,我打算去當兵。」

  「當兵?」閔玧其說,「要去多久?!」

  「至少兩年以上。」

  「那我不就很久都看不到哥哥你了!不行!你不可以去!」閔玧其不滿地說。

  「我休假就回來找你玩好嗎?」

  「不好!」閔玧其噘起嘴。

  「你啊,就乖乖去上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就回來啦,而且我每幾個月都會回來幾天的。」

  「好久……」

  「很快的啦,好不好,答應哥哥會好好地等。」

  「嗯……那一定要常常回來哦。」

  「一定。打勾勾。」朴智旻伸出手指。

  閔玧其的小手勾住他的手指晃了兩下。

  「打勾勾。」

  「智旻,軍隊很辛苦,要加油啊。」閔惠娜說。

  「我知道,謝謝阿姨。」

 

  吃完晚餐,閔惠娜和閔玧其一起把人送到店門口。

  「我過兩天要回釜山,入伍前會再來跟你們道別的。」朴智旻說。

  「好,路上小心。」閔惠娜笑著說。

  「掰掰。」閔玧其揮著手說。

  「掰掰。」

 

  朴智旻牽著田柾國的手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踏過地上一層薄薄的雪。

  畢業後他暫住在金泰亨的房子,偶爾田柾國也會到那睡上一晚。

  「哥,你真的要去當兵嗎?」

  「嗯,早點當完也比較好。」

  「可是……兩年……」

  「你上學上一上,一眨眼就過了,好嗎?」

  「我休學跟你一起去當兵好不好?」

  「你一起來了我們也不一定在同一個地方啊。」

  「可是……」

  「你走了,熱舞社就沒有美宣長囉。」

  「你比較重要啊……」田柾國低下頭小聲地說。

  「乖啦,我相信如果我去的兩年你撐過了,你去的兩年我也撐過了,以後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田柾國嘆了口氣,說:「我會等的。」

  朴智旻笑著撫了撫田柾國的後腦勺。

 

  他陪田柾國走回走回學校門口,說︰「回去囉,早點睡,晚安。」

  「你忘了什麼?」

  「什麼?」朴智旻回過頭。

  田柾國笑著把他攬近,低頭親了一口懷中的人。

  「怎麼都超過一年又三個月了還是會忘記啊,蠢死了。」

  「說誰蠢啊你!」朴智旻仰起頭看著田柾國在黑暗中發亮的雙眼。

  「我男人。」

  朴智旻一下子紅了臉,趕緊移開視線。

  「你也要回一個啊,哥。」

  朴智旻噘了噘嘴,轉頭很快在田柾國唇上親了一下,推開他,喊:「晚安!」然後立刻逃跑。

  「晚安!」田柾國在他身後喊,轉身走回宿舍。

 

  如果離別需要練習,我希望永遠不會有驗收的那一天。

 

 

 

  兩人一起回了釜山,第一天先到田柾國家。

  他們傍晚才抵達,和金碩珍跟金南俊一起吃過晚餐後早早地就回房了。

  但他們難得沒有早睡,聊著天,不知不覺就聊到了十一點。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朴智旻說,側身面對田柾國。

  「什麼?」

  「前年暑假那個叫朴智敏的女生啊,你到底怎麼讓她放棄的?」

  「她啊,就說她自己開竅囉。」

  「說實話啦。」

  「真的想知道?」

  「想。」

  「我給她看了一張照片她就跑走了。」

  「什麼照片?」朴智旻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

  田柾國轉身從床頭櫃拿了手機,神秘兮兮地翻出一張照片,遞給朴智旻看。

  「這張。」

 

  照片上的兩人閉著眼,嘴唇相觸,背景很明顯可以看見白花花的床單和枕頭。

 

  「呀你……你這什麼時候拍的!」

  「大一社遊我第一次親你的時候。」田柾國賊笑著收起手機。

  「呀……看不出來你是個變態啊,難怪她嚇到跑走了。」

  「我一點也不變態好嗎?這叫紀錄。」

  「明明就是變……」朴智旻反駁的話被一個聲音打斷,「什麼聲音?」

  兩人安靜了幾秒,但那個聲音並沒有停止,聽起來有點像是小狗的嗚咽聲卻又不那麼像。

 

  田柾國不禁翻了個白眼,用雙手輕輕蓋住朴智旻的耳朵。

  「這你還是不要聽比較好。」

  「什麼啊柾國,你這樣說讓我很害怕耶。」

  「我告訴你的話你會更害怕吧。」

  「快說,我覺得現在這樣比較可怕。」

  田柾國猶豫了一下,還是鬆口了:「你還記得去年我爸有提到他維持感情的方式嗎?」

  朴智旻仔細回想了一番,然後說:「他說是Se……」想到這,他立刻睜大了眼睛,「他、他們在……?」

  「他們有時候都會忘了注意音量。」田柾國無奈地聳了聳肩。

  「那你還聽!」朴智旻急得抬手遮住了田柾國的耳朵。

  「我其實聽習慣了。」

  「還敢說你不是變態!」

  「我在學習好嗎?而且那是正常的生理現象。」田柾國說得一副義正嚴詞的模樣。

  「學習什麼啊……」朴智旻別開眼,臉頰在黑暗中已紅透了。

  「以後你就會知道了。」田柾國笑得十分曖昧。

 

  兩人就這麼摀著對方的耳朵好一段時間,朴智旻努力不去想隔壁房間正在發生的事。

  「哥,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場景很熟悉?」田柾國突然說。

  「有嗎?」

  「那天你也是這樣摀著我的耳朵的。」

 

  奇怪的是,明明田柾國沒有說出確切日期,朴智旻卻清楚地知道他說的是哪一天。

  就是在那一天,他發現自己喜歡田柾國的。

 

  「你總是這樣呢,無論做什麼,即便是再小的動作,都讓我覺得很安心。每次你靠近我,我總覺得世界變得好安靜,就像現在這樣,耳邊只有你的聲音還有我的心跳聲,好像別的都不重要了,只要我能看著你就好。」

  朴智旻被他突如其來的情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害羞,憋了老半天,他只擠出這一小句話:「我也是,只要……我們能看著對方就好。」

  田柾國被他這個年上男友害羞的模樣逗笑了,低聲說:「哥,我愛你。」

  「我也愛你。」這句話對朴智旻來說還是能輕易對田柾國說出口的,想了想,他又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夠,傾身就在田柾國頰上親了一下,「睡吧。」

  「哥你也睡吧。」田柾國輕聲說。

 

  這一年來朴智旻沒有再做過惡夢,一方面是和媽媽的心結解開了,另一方面,他想,是因為田柾國在他身邊,令他安心。

 

 

 

  住了幾天,換田柾國陪朴智旻回家,跟朴敏植和朴智賢打個招呼。

  兩人在釜山待了整個二月。

 

  「爸,我這兩年當兵還是會盡量找時間回家的。」朴智旻站在門口,準備到機場和田柾國會合。

  「沒事,不用擔心我們,在軍中好好加油吧。」朴敏植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的,謝謝爸。」

  「哥,回來告訴我當兵怎麼樣。」朴智賢笑道。

  「到時候講軍中鬼故事給你聽。」

  「我知道你不敢講的,你自己都怕死了怎麼講?」

  「果然是我的寶貝弟弟啊真懂我!」朴智旻用力抱住了他晃了晃。

  「啊哥你真噁心!」朴智賢嘴上這麼喊,卻也是用力回抱住了他這個哥哥。

  鬆開朴智賢,朴智旻也給了朴敏植一個擁抱。

  「要注意身體,能休息多休息,也別著涼了。」朴敏植叮嚀道。

  「嗯,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朴智旻放開爸爸,吸了口氣,說:「那我走囉!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回來的!」

  他朝兩人行禮,轉身走出家門。

 

 

 

  回到首爾的隔天是開學倒數一週,也是朴智旻入伍倒數一週。

  晚上,田柾國來到朴智旻家門,也就是金泰亨的家門外,打了電話給他。

  「喂?」

  「哥,幫我開門。」

  「你怎麼來了?」朴智旻拿著手機去開了門。

  打開門,田柾國就站在外面,手上提著半打啤酒、一袋羊肉串和幾樣小吃。

  「找你喝酒。」他笑著說。

 

 

 

作者有話要說:

下一章算是發福利用的(?

來猜猜看是什麼吧哈哈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iley Jill 的頭像
Smiley Jill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芳
  • 蝦毀~~所以是哪天@@ 印象好模糊⋯
    在哪一集啊QQQQQQQQQQ
  • 老實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一章哈哈哈
    總之是夜烤的那一天哦:)
    田柾國一到九點就睡著了,靠在朴智旻肩上,智旻怕音樂吵到他,所以替他摀住耳朵~

    Smiley Jill 於 2017/06/25 19:44 回覆

  • 訪客
  • 應該是第四集 夜烤那一天
  • 我不確定是不是第四章,不過夜烤是正解哈哈~

    Smiley Jill 於 2017/06/25 19:44 回覆

  • 腐阿米
  • 我猜又是果在打什麼壞主意(例如:讓雞米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
  • 總之是開了個小車XDD

    Smiley Jill 於 2017/08/06 2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