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 02.png

 

  社團週開始的第一天,朴智旻和金泰亨擔任第一批顧攤位的人。

 

  熱舞社在新生入學式的上的宣傳十分成功,時間一到便來了不少報名的人。

  但才站了沒多久,朴智旻便感覺到肚子一陣不舒服。

 

  「泰、泰亨啊,我肚子有點痛去一下廁所。」朴智旻彎腰抱著肚子說。

  「你快去吧,不要留在這放屁汙染空氣。」身為他的一號損友,金泰亨還是嗆了他一句。

 

  朴智旻用力推了大笑的金泰亨一下,奔向廁所。

  他離開後五分鐘,一張莫名顯眼的面孔出現在等待報名的隊伍裡。

 

  「填好報名表,連社費一起交給我就可以囉,有問題直接問我,筆在這裡。」金泰亨對田柾國說道。

  「謝謝。」

 

  田柾國很快填完了報名表,交給金泰亨,抬頭便看到從遠處走回來的朴智旻。

 

  朴智旻仰著頭,沒有看見田柾國。

  田柾國微微笑了,轉身離開。

 

  「肚子還好吧?」金泰亨在朴智旻回來時還是關心了一下。

  「沒事,舒服多了。」

  「你早上是吃了什麼啊?突然這樣。」

  「我們不是一起吃早餐的嗎?」

  「啊對吼我都忘了。」

  「蠢死了。」朴智旻笑道。

  「再蠢也沒你蠢!」

 

  他們兩個總是這樣,雖然無時無刻都在鬥嘴,但也總會適時地關心對方,那都是他們對兩人之間友情的表現。

 

 

 

  熱舞社在第一天就達到了招生人數。

  全社七十人,十四位學長姐,總共開放五十六個名額,一下子就被搶光了。

 

  「這裡就是這次所有新進社員的報名表,大家看看吧。」隔天金泰亨在社辦集合了學長姐們,把五十六張報名表傳了下去。

 

  朴智旻一拿到那疊紙便急著尋找那個名字。

  一張一張紙翻過,希望也隨著一個一個不對的名字逐漸消散。

  正當他打算放棄期待時,那個名字出現了。

 

  田柾國。

 

  三個字出現在最後一張報名表上,有些隨性凌亂卻顯得可愛的字。

 

  「Yes!」朴智旻脫口而出,藏不住臉上的笑意。

 

  瞬間其他人全都盯著他看。

 

  他身旁的金泰亨看著他笑到瞇起眼睛的臉,彷彿明白了什麼。

 

  「吼,你那天還說你沒看到獵物!笑成那樣!是哪個啊……」

  「才不是那樣!」

  「別狡辯了,快說,是哪個?我先幫你看看。」

  「就跟你說不是了,而且就算有,」朴智旻把報名表遞給下一個人,「也輪不到你看。」

  「欸,死黨就是用來幫你檢驗對象的啊!況且……」他湊到朴智旻耳邊,「還是好朋友未來的第一個女朋友,當然要替你好好挑。」

  「吵死了!」朴智旻推開他,坐得遠了一些。

 

  金泰亨笑著坐了回去。

 

  散會後,朴智旻、金泰亨和鄭號錫一起去吃了午餐。

  朴智旻的嘴角一直不自覺地上揚,拉都拉不回來。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開心,只知道,他非常期待下禮拜的社團課。

 

 

 

  苦等了幾天,總算是迎來第一堂社課時間了。

 

  開學第二周的禮拜三,晚間六點整,新社員在練習室外集合後一起進去,學長姐們站在前方等著。

 

  學弟妹們進來時,朴智旻依然一眼就認出走在最後面的田柾國。

  看到他,朴智旻的心情瞬間沒來由地好起來。

 

  田柾國注意到朴智旻的目光,抬起頭,微笑。

  朴智旻的心顫了一下,回以一個笑容。

 

  「好的,歡迎各位的到來,謝謝你們選擇了熱舞社!」金泰亨說,示意大家鼓掌,「我是社長,大三的金泰亨,想必你們不少人已經知道了。」他朝幾個女孩微笑,「那麼,我們先讓其他學長姐自我介紹一下,要認真聽哦,等下會小考。」

 

  「好!」學弟妹齊聲道。

 

  站在金泰亨旁邊的是鄭號錫,所以從他開始。

 

  「大家好,我是熱舞社的教學長,今年大四,叫做鄭號錫。」

 

  底下一陣掌聲。

  接著他們一個個介紹,簡單地講了社內職位和名字。

  朴智旻是最後一個輪到的。

 

  「我今年大三,是熱舞社的美宣長,舉辦比賽的海報、場佈、傳單那些都是我負責的,然後……」他瞄了一眼專注看著他的田柾國,腦袋空白了兩秒,「啊對,我叫朴智旻。」

 

  底下出現了幾聲竊笑,他尷尬地把瀏海往後撥了撥。

  那是他的習慣動作,此刻卻惹得一群女生尖叫,抓著對方的手興奮地笑著。

 

  「OK,都介紹完了,大家都記清楚了嗎?」金泰亨問。

 

  這次學弟妹們不再肯定地回答了。

 

  「沒關係等下會有提示,不過……」他笑了笑,「如果提示後還是答不出來就要上來秀才藝哦。」

 

  這麼一講他們瞬間緊張起來。

 

  「來,這位學妹,」他指向離他最近的女生,「我叫什麼名字?」

 

  女孩明顯鬆了口氣,很快回答:「泰亨歐巴。」

 

  「非常好。帶圓眼鏡的學妹,我旁邊這位叫什麼?」

 

  女孩抬起頭,朴智旻認出她是入學是那天問傳單上有沒有他電話的學妹。

 

  「我……嗯……」她遲疑了一會,但還是很快答,「號錫歐巴。」

 

  「答對了!再來……」金泰亨眼神在底下搜索。

  「換我點吧。」鄭號錫輕碰他的手臂,說道。

  「哦好。」

 

  鄭號錫點了一個學弟,問他站在最中間的李恩允的名字。

 

  「恩允努那……」那學弟怯怯地說,在李恩允看向他微笑時紅了臉。

  「沒錯。接下來,最旁邊那個學弟!」他指向坐在角落的田柾國,「我們美宣長的名字是什麼?」

 

  他故意不點出是哪個學長姐,因為前面三個人都答對了,如果完全沒有人錯就不好玩了,但他沒想到的是……

 

  「朴智旻。」田柾國說,看向朴智旻,嘴角微勾。

 

  聽見自己的名字流暢地從田柾國口中說出,還是用那麼好聽的聲音,朴智旻的心跳不受控地快起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遇過一個,能用一句話,一個笑容,甚至一個眼神就能讓自己心跳加快的人了。

  不,仔細想想,這樣好像還是第一次,就連國中時那個女孩對他都沒有這種影響力。

  但是……一個男生?!

  這、這不對啊!不該是這樣的!

 

  他試著平復情緒,說服自己不過是因為驚訝他答得出來。

  穩定了。

 

  呼,應該沒事。

 

  「答……對了。」鄭號錫看起來有些驚訝,但還是接著讓其他學長姐點人回答。

 

  每個被點到的人都順利答對了,他們非常滿意。

 

  「那麼,現在你們都認識完我們了,接下來我們要來分『家』,首先,有學過舞的移動到我右手邊,沒有學過的到我左手邊。」

 

  迅速移動好位置後,十四位學長姐兩個兩個一組,總共分成七組,並排站開。

  金泰亨數了兩邊的人數,學過舞的有四十二個,沒學過的則有十四個。

 

  「我們會平均分配兩邊的人,用猜拳決定選人順序。」他說,伸出右手,七組也各派了一個人出來猜拳,「剪刀,石頭,布!」

  「耶!」朴智旻成為第一個選人的人,他開心地親了一下自己的手。

 

  順序一個一個猜了出來,金泰亨是第二個選的。

 

  「我們從沒學過的開始吧。智旻?」

  「田柾國。」朴智旻毫不猶豫地說。

  「叫到的學弟妹就站到學長姐旁邊吧。哥換你選。」金泰亨把選人的機會先讓給了和他同組的鄭號錫。

 

  田柾國起身,安靜地走到了朴智旻身邊。

  十分鐘後,各組都選好人了,各自找了塊地方圍圈坐下。

 

  一組有十個人,被稱作「家」,每家有兩個學長姐,叫作家爸或是家媽,還有八個學弟妹,就叫做小孩。

  朴智旻和李恩允是第七家的家爸家媽,此時正帶著小孩互相認識。

 

  「大家好,我叫田柾國,本來是不跳舞的,但我會努力學習,請多多指教。」田柾國自我介紹道。

 

  朴智旻帶頭鼓掌。

  他看著田柾國笑著而露出的兔牙和微彎的雙眼,真的是越看越討喜,越看越可愛。

  還有那頭蓬鬆的黑髮,看著竟讓他有種想伸手弄亂再撫平的衝動。

 

  田柾國介紹完了,輪到下一個人,但朴智旻還在看著他。

  他也不想這樣,但他真的移不開目光,眼神就是不自覺地想跟著他。

 

  這時田柾國看向了朴智旻,笑著眨了眨眼。

  朴智旻心頭一震,趕緊移開了視線。

 

  又來了……怎麼回事啊這心跳……

 

  他再次試著冷靜自己,呼吸、吐氣、呼吸、吐氣,好了,沒事。

  田柾國重新看向正在介紹的人,眼神專注,嘴角卻是個若有似無的微笑。

 

 

 

  而一旁金泰亨和鄭號錫的第三家也正在一個個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是宋世雨,從國一開始學了六年舞,大致上各舞種都有涉略,不過專長還是女團舞和New Jazz。」那個帶圓框眼鏡的學妹說道。

 

  金泰亨盯著她看,越看越覺得她可愛,完全就是他喜歡的型。

 

  鄭號錫看著他的眼神,多少也猜出來了。

  那是他每次看到新的目標都會出現的眼神,他已經再熟悉不過了。

 

  他垂下眼,看著地板。

 

  又一次……輸了嗎?不,果然還是從一開始就沒有贏的機會。

 

  十五分鐘後,各家都各自認識完了,鄭號錫和李恩允站到前方。

 

  「最後一小時的社課,我們會帶幾個基本的動作﹐大家起立吧,先來暖身。」鄭號錫說道。

  「跟好學長姐的動作!」李恩允說,放了音樂,「跳舞最重要的就是暖身,尤其是拉筋這個部分,」她一邊伸展腿部一邊說,「如果沒有拉好筋會很容易受傷,所以動作一定要做確實!」

 

  接著他們又分別帶了腰部,頸部,手臂……等部位的暖身。

  期間朴智旻不斷透過鏡子偷瞄後方,他發現田柾國始終是看著自己的動作。

 

  「最後我們要再來拉一下腿,兩人一組面對面坐下。」鄭號錫說道,暫時回到自己那家。

 

  田柾國默默地走向了朴智旻,直接坐在他面前,兩人無聲地笑了笑。

 

  「雙腳伸直,腳底板抵著另一個人的,抓住對方的手,輪流朝自己拉,拉的時候慢慢來,那如果抓不到的就盡量碰自己的腳尖。」李恩允說。

 

  「你可以嗎?」朴智旻問。

 

  田柾國笑了笑,輕鬆地變彎下腰,手超過了腳尖,晃了晃手示意朴智旻抓住他。

  朴智旻驚訝到了極點。

 

  不是說不跳舞嗎?怎麼柔軟度這麼好?

 

  但驚訝之餘,他還是伸出了手,猶豫了一會兒,抓住田柾國。

  一股不知名的暖流從兩人相觸的手傳向朴智旻,他的心跳又加快了。

 

  這個感覺……是今天第幾次了?

 

  他努力地忽略那不規律的跳動,慢慢拉動田柾國的手。

  田柾國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痛苦,胸口都抵到大腿了也沒有喊痛。

 

  「不簡單啊。」朴智旻脫口而出。

 

  這本來只是他心裡的想法,但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

 

  「學長你也不錯啊,剛剛在拉筋的時候我看你劈腿劈得輕輕鬆鬆的,很厲害。」田柾國說著,拉動朴智旻的手。

 

  朴智旻覺得手掌的溫度越來越高了。

 

  「因為我學現代舞嘛,柔軟度是基本的哈哈哈……」他慶幸自己現在剛好是彎著腰的。

 

  田柾國在他頭頂上輕笑了一聲。

 

  「所以……」朴智旻再次拉動田柾國的手,「為什麼你後來還是選了熱舞社?」

  「因為感覺有人好像很希望我來。」

 

  此刻田柾國正低著頭,朴智旻看不見他的表情。

 

  什、什麼啊?是因為我嗎?

 

  過了兩秒鐘,田柾國又拉了朴智旻的手,笑著說:「開玩笑的,就是覺得學點不一樣的東西也不錯。」

 

  「喔……」朴智旻莫名覺得有些失望,「放心,來這你可以學到很多的。」

 

  他們就這樣一來一往地互拉了好幾輪,直到李恩允喊停。

 

  「好,大家站起來吧,跳一跳,我們要來教基本動作囉!」

 

  放開田柾國手的那一刻,朴智旻突然有了想再把它牽回來的衝動。

 

  鄭號錫和李恩允帶了一系列暖身用舞步,都是最基礎的。

  有學過舞的都能輕易跟上,沒學過的也有一半以上能勉強跟上,但有一小部分的人才跳了一點就上氣不接下氣,落拍的落拍,不然就是動作做不出來。

  而朴智旻又再一次被田柾國驚艷了。

  他不但能跟上每個動作,而且全都做得很標準,甚至連大氣也沒喘一下。

 

  這人……不會是跳舞奇才吧?當初我剛開始練舞都沒這麼順。

 

  「來,停,休息一下。連續跳了二十分鐘李恩允看到已經有幾個人不行了,只好先讓大家休息,「我們五分鐘後繼續,喝點水吧。」

 

  所有人很快去拿了水壺,坐在地上喝著。

  但朴智旻注意到田柾國只是站著,用手背擦著汗,稍稍伸展腿和手臂。

 

  沒帶水嗎……?

 

  他起身走向田柾國,手中拿著喝了一半的水瓶。

 

  「你沒帶水?」

  「喔對啊,不小心忘在宿舍了。」

  「喝一點吧。」朴智旻把水遞給他。

  「謝謝。直接喝可以嗎?」

  「呃……」朴智旻猶豫了一下,腦中浮現間接接吻四個字,「當然。」

 

  不對啊,我平常不也和泰亨跟號錫哥互相喝對方東西嗎?怎麼遇到他就有這種奇怪想法?

 

  「謝囉。」

 

  田柾國喝了幾口,把水還給朴智旻。

 

  「不會。」朴智旻接了回來,想著自己待會是該直接喝還是用倒的,走回鏡子前坐下。

 

  算了反正都是男人沒什麼大不了的!

 

  五分鐘很快就過了,最後的二十分鐘他們也充實地跳完,大多數的人都有漸入佳境。

 

  社課時間結束前,金泰亨宣布道:「這禮拜五晚上是熱舞社迎新夜烤,詳細情況我們會在群組做說明,所以請密切注意!下課吧!」

 

  大家紛紛起身離開練習室,朴智旻收著背包,看到金泰亨和宋世雨有說有笑地走了出去,而鄭號錫臉上的受傷是再明顯不過了。

  他看了最後走出去的田柾國的背影最後一眼,一方面確定所有人都出去了,另一方面……他只是忍不住想看。

  練習室裡只剩下他和鄭號錫。

 

  他走向鄭號錫,小聲地問:「哥,你喜歡泰亨對吧?」

 

  這句話硬生生傳入鄭號錫耳哩,他猛地抬起頭,滿臉驚訝,問:「你怎麼知道?」

  「感覺得到。」朴智旻說,坐到地板上,「你放心,我不會因為這樣就嫌棄你的。」他笑著說。

 

  其實他早就看出一些事情了。

  鄭號錫永遠對金泰亨特別好,吃飯找他,打球找他,跳舞也找他。

  他的眼神,一直是在他身上的。

 

  鄭號錫尷尬地笑了笑,低聲說:「別讓他知道……」

  「這可能還得他自己發現了。可是哥,你看他那個樣子,不會……」朴智旻尋找著適合的字眼,「很難過嗎?」

  「你覺得呢?」鄭號錫自嘲般地笑了,「你知道,如果我能選,我當初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喜歡上他,現在也不用這樣折磨自己了。」

 

  朴智旻沉默。

 

  「可是……」鄭號錫向後倒,躺在練習室的木質地板上,涼涼的,卻沒有他的心來得寒,「怎麼辦呢?停不下來了,一步一步想朝他奔跑的腳步。你知道那種感覺嗎?無時無刻想看著他,卻又會因為他看相自己而害羞,有種想觸碰他的衝動,看到他笑會覺得很可愛,心情會變很好,你可以因為他的一個眼神,一句話而心動、緊張,甚至不知所措,這些就是我對金泰亨的感覺。」

 

  朴智旻聽呆了。

  他呆住除了是因為鄭號錫這麼直接又深情地說出他的內心,更大的原因,是他剛才講的那些感覺,自己在過去兩個小時內全部體會了。

 

  朴智旻低下頭,思考著那個可能性。

  兩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沒有注意到原先半掩的門被輕聲關上。

 

 

 

  李恩允回到社辦,跌坐在一張椅子上。

  她低下頭.把臉埋在手掌裡。

  「果然……是這樣嗎?」她自言自語道,「可是號錫啊,我也同樣沒辦法放棄你啊……」

 

 

 

  朴智旻和鄭號錫就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在練習室裡待了好一會兒。

 

  「哥,要一起去吃晚餐嗎?」朴智旻先打破了沉默。

  「不用了,我家還有得吃。」鄭號錫坐了起來。

  「嗯,那我們走吧?」

  「好。」

 

  兩人起身出了練習室。

 

  鄭號錫回到家時,其他合租的室友都不在,他隨手把背包一扔,趴上床用枕頭摀住自己的嘴,用力怒吼,搥著床鋪。

 

  雖然認識金泰亨兩年來,這樣的情況他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次。

  看他摟著一個換過一個的女朋友,看他看著她們時的笑容。

 

  但鄭號錫總覺得,這種心痛的感覺,永遠不會因此而變得不痛了一點。

  就像他對金泰亨的喜歡也不會因此而減少了一點。

 

  金泰亨對他的一點好,仍然每次都能讓他心動。

  很卑微,但,事實就是如此。

 

  他就是不斷失戀,又燃起希望,失戀,又燃起希望,無限循環。

  這樣的循環停止的那天,也代表他對他的感覺已經燃燒殆盡了。

 

  他就這樣在床上趴了整晚,直到喊到沒有力氣,睡著了。

  他沒有哭,他從國一後就沒再哭過了。

  他只是痛,很痛,很痛,好像整顆心臟被揪住了,卻擺脫不了那隻手。

  但喊完之後,他總能再戴上那微笑的面具,戴著它,去面對那些面具底下的他無法承受的事。

 

 

 

  朴智旻心不在焉地走著,腦中想的全是剛才鄭號錫說的話。

 

  為什麼……剛才號錫哥說的那些感覺,會和柾國給我的感覺一樣?雖然有人說,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同性戀的靈魂,但是我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傾向啊!沒道理現在會因為一個人就出現……吧……不會的,他只是讓我想起弟弟了,一定只是這樣……

 

  此時田柾國的笑臉又再度浮上朴智旻的腦海,他的心跳又快了起來。

  他仰頭甩了甩腦袋,這才發現他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學生餐廳門口了。

 

  啊……好煩,還是趕快吃晚餐好了,對,吃飽就不會亂想了。

 

  好像應證了他的話,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他邁步走進餐廳裡。

 

 

 

  因為這天是學校統一有社課的日子,學生都很晚下課,所以即使時間接近九點了,還是有不少學生在那。

  朴智旻買了碗麵,繞來繞去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位子坐。

  但才剛坐定沒多久,他突然感覺背後毛毛的,本來不怎麼想哩,想說只是外面的風,但那感覺不但沒有消散,甚至開始有種灼熱感。

  他小心翼翼地回頭,生怕會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但是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堆在吃飯的學生,平常到不能再平常。

  正當他要轉頭開始吃他的麵,他卻突然注意到一雙眼睛。

  那雙眼睛正盯著他看,大大的眼睛後彷彿在想著什麼重要的事,眨了眨。

  朴智旻的臉頰莫名發燙,沒有打招呼,趕緊回頭埋首麵堆。

 

  田柾國看著他的反應,不自覺地笑了。

  他起身拿著餐盤走到朴智旻面前的位子旁。

 

  朴智旻驚訝地抬起頭。

 

  「嗨,學長。」田柾國笑著說。

  「ㄏ……嗨。」

  「不介意我坐這吧?我一個人吃飯有點無聊。」

  「不會不會,你盡量坐。」

  「謝謝。」

 

  田柾國放下手上吃了一半的咖哩飯,坐到了朴智旻對面。

  他大口大口地扒著飯,反觀朴智旻慢條斯理地夾起麵,放進嘴裡,向上吸,眼睛盯著前方狼吞虎嚥的人,心中莫名覺得可愛。

 

  「吃慢點啊。」他忍不住說。

  「什麼?」田柾國滿口飯粒地問。

  「吃慢點,不然很容易肚子痛。」

  「肚子痛就麻煩哥你送我去醫護室了。」田柾國笑了笑。

 

  朴智旻呆了一下。

 

  田柾國看到他的表情,馬上又說:「啊抱歉,我……可以叫你哥嗎?」

  「當、當然,那我就叫你柾國囉?」

  「好!」田柾國笑著說,低頭繼續埋首咖哩飯中。

 

  朴智旻也吃著他的麵,只不過是看著田柾國吃的。

 

  看不出來這麼瘦食量挺大的啊,啊也是,瘦可是他有身高啊,我……好像什麼都沒有……

 

  他想著想著又自卑起來。

 

  「對了哥。」田柾國突然說。

  他已經吃完了,舔了舔嘴角。

 

  「嗯?」朴智旻默默拿起他餐盤上的紙巾遞給他。

  「哦,謝謝,你今天說你是學現代舞的?」田柾國接過紙巾,擦著嘴問道。

  「對啊,怎麼了?」

 

  以前朴智旻會因為學現代舞而被一些人笑,他們都認為現代舞跟芭蕾舞沒兩樣,但他們根本就不懂什麼是現代舞。

  朴智旻看上的,是現代舞的力與美,還有它透過舞蹈所展現出的故事與內心矛盾。

  現代舞,其實也是他用來療傷的方式之一。

 

  「我想學,你可以教我嗎?」

 

  朴智旻停下送湯的那隻手,把湯匙放回碗裡。

  「為什麼……會想學?」他問。

 

  「決定進熱舞社後我去研究過了,大致上有哪些舞蹈種類,我發現自己很喜歡現代舞,雖然熱舞社沒有教,今天聽到你說你有學,所以想說請你教我。我覺得現代舞跳起來好美,還有它想表達的意涵真的很吸引人!」

 

  朴智旻有些吃驚,這還是他第一次在現代舞教室外遇到這樣讚美現代舞的人。

 

  他目光暖了起來,笑著說:「真的想學的話可以教你。」

  「啊真的嗎!謝謝!」田柾國也笑了。

 

  朴智旻看著他的兔牙,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頭,但很快尷尬地收回手,清了清喉嚨,說:「你禮拜二跟禮拜四課會很滿嗎?」

 

  「還好,下午滿空的。」

  「那你假日是留在學校還是回家?」

  「我家在釜山,太遠了。」

  「你也是釜山人?!」

  「哦哥你也是嗎?」

  「是啊!難怪你講首爾話的口音跟我這麼像!」

  「真的好巧!」

  朴智旻瞬間又覺得田柾國更親切了。

  「那……二、四、六上課可以嗎?下午三點到五點?」

  「OK!」

  「好,那就明天開始嗎?」

  「嗯!」

 

  朴智旻笑瞇了眼,低頭吃完他的麵。

  而田柾國就靜靜地坐在對面撐著頭看著,嘴角始終噙著笑。

 

 

 

  朴智旻終於把他的麵吃完後,兩人並肩走出學生餐廳。

 

  「你是住學校宿舍嗎?還是校外租房子?」朴智旻問。

  「學校宿舍。」

  「你住哪層?」

  「四樓,四二九房,哥你呢?」

  「我是六一三房,差兩層樓。」

  「沒想到那麼近啊,對了哥,你手機號碼多少?」田柾國說著從背包拿出手機。

  朴智旻也跟著拿出來,翻開通訊錄,說:「我打給你吧。」

  他很快翻到田柾國的名字,按下撥出,抬起頭說:「這支。」

 

  田柾國正用有些疑惑的臉看著他,手上手機震動著。

  朴智旻暗罵自己怎麼手動得比腦快。

 

  「啊因為是學長嘛,所以學弟妹手機都要存好,免得需要聯絡,哈哈哈……」他急忙解釋,但似乎欲蓋彌彰了。

  他才不會承認他在看到社團報名表的那天就存了他的電話,更不會承認自己在所有學弟妹中止存了他一個人的,畢竟他是美宣,沒有太多聯絡的必要。

 

  「哥你其實不用解釋這麼多的。」田柾國笑著低下頭,打了幾個字把朴智旻的號碼存進聯絡人。

 

  朴智旻乾笑幾聲,看向旁邊走著。

 

  很快兩人便回到宿舍,電梯在四樓停下時,朴智旻暗住開門鍵,對剛踏出去的田柾國說:「明天三點在練習室哦。」

 

  「好,明天見,晚安。」田柾國笑著,揮了揮手。

  「晚安。」

 

  電梯門關上,在六樓再次打開。

 

  晚安。

 

  朴智旻耳邊環繞著這兩個字,多好聽的聲音啊。

  他就這麼一路傻笑著走回房間,拿了衣服進浴室。

  熱水沖在身上,他機械般地搓著身體。

 

  晚安。

 

  本來想說熟了就不會再出現一些奇怪的感覺了,但現在……

  熟是熟了,可是怎麼感覺自己不是認識多一點而是陷入多一點呢?

  為什麼,會覺得他做什麼都可愛?

  為什麼,會忍不住想摸摸他?

  又是為什麼,會因為他簡單的一句話而感到幸福?

 

  晚安。

 

  朴智旻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又揉了揉,想收回笑容。

  但怎麼辦,好像……已經收不回來了。

 

 

 

番外2 鄭號錫的愛情觀

 

  鄭號錫國一以後就沒有再哭過。

  那年他的父母離婚,他跟了媽媽。

 

  曾經他也以為,父母那麼相愛怎麼可能會分開?

  但事實就是,現實總不如幻想美好。

  兩人終究因為種種不和與生活壓力而走上離婚這條路。

 

  他並不怪他們任何一個人,他只是接受,繼續他的生活。

 

  頭幾年,他很難再去相信愛情這東西的存在與價值。

  但久了,他想通了一個理論——愛情是存在的,它只是需要維持。

  所以他對自己說,一定要找到一個,能一直一直讓自己感覺到心動的人,因為這樣,至少,他不會感到厭倦,也才能真正相信愛情不是只能是齣悲劇。

 

  直到大二他才找到這樣一個人。

 

  金泰亨,一個讓他無法自拔地喜歡上的人。

  那年進到熱舞社的金泰亨,鄭號錫可以說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心動了。

  一開始他也不確定他到底哪一點吸引自己,他只知道他總能帶給自己別人沒辦法給的感覺。

 

  他花了不少時間才去確定、承認,自己是喜歡上那個人了。

  喜歡到,就算他一輩子也不可能喜歡自己,他還是願意為他付出一切。

  喜歡到,就算他一次又一次地讓自己心痛,他還是沒辦法說放手就放手。

  喜歡到,就算自己難過到快要死了,他還是裝作不在意,默默陪在他身邊。

 

  他找到理想愛情的其中一半——能讓他一直有心動感覺的人,但是另外一半——那個人對自己也有相同感覺,他,能夠等到嗎?

 

 

 

作者有話要說:

前面忘了講了,我學制是按照韓國的學制,所以三月是第一個學期,和臺灣相反~

其實我這是一個全世界男人都互相被掰彎的故事(?)

關於第一章開頭的"花語",我也是特別蒐集了很多能和劇情內容相關的花語哈哈

接下來也會不定時出現一些,作為那一章節的註腳

目前暫定周三周日更(一周雙更)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