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38.png

38

 

  向日葵的花語,只注視著你。

 

 

 

  婚禮在隔年三月舉行了,那是春天,他們相遇的季節,也是他們相遇第七年的結束,第八年的開始。

  典禮地點選在了他們大學的體育館,在一般人眼中,那是個非常詭異的選擇,但對他們來說,那是他們一見鍾情的地方。

 

  有時候朴智旻會想,如果當時他沒有往下看,然後被田柾國的專注吸引,兩人是不是就錯過了。

  有時候田柾國也會想,如果當時他沒有鼓起勇氣往上看,對上了朴智旻那雙眼睛,兩人是不是就無緣相遇了。

  但如果不過是如果,現在的他們,只慶幸自己當時沒有讓那個如果成真,而是提起勇氣向對方邁進,而那股勇氣,是來自於第一眼便悄悄萌生的情愫。

 

  朴智旻和田柾國站在舞台上,一旁還有兩位主持人兼伴郎,而底下是雙方家人和好友,連朴智旻的大學室友安載孝也來了,他現在已是知名的大勢演員,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參加實在讓朴智旻非常感動。

  金南俊和金碩珍握著對方的手坐在第一排,金碩珍在典禮還沒開始前就已經哭得要死要活的,金南俊只得不斷安撫他。

  朴敏植帶著朴智賢坐在他們旁邊,滿臉笑意,而朴智賢手中則牽著女友的手,拇指輕輕摩娑。

  閔惠娜穿了件漂亮的鵝黃色禮服,完全不失當年校花的風範。

  最後是李恩允和宋世雨,身旁也各自坐著自己的男朋友,看著舞台,心中受到現場氣氛感染,也很是幸福。

 

  回到舞台上,兩個男人西裝筆挺,看著對方的眼神卻溫柔得可以。

  朴智旻一襲白色西裝配上黑色襯衣,而田柾國則是黑色條紋西裝配上白色襯衣,胸前還繫了個俏皮的黑色蝴蝶結,簡單卻也不失莊重。

 

  「朴智旻先生,你可以開始結婚誓詞了。」金泰亨說道,把麥克風遞給朴智旻。

 

  沒錯,他們的婚禮主持人兼伴郎正是金泰亨和鄭號錫。

  其實連朴智旻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找了金泰亨這麼一個損友來主持,但後悔也來不及了,他只能祈禱金泰亨能乖巧一回,正常的主持。

 

  朴智旻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吐出,明明是練習了不下數十數百次的誓詞,到了現場他卻有些腦袋空白。

  「田柾國,你願不願意,在我害怕的時候牽著我的手,安慰我,在我痛苦的時候抱著我,安撫我,在我感到幸福的時候,吻吻我,和我一起享受,在我難過失落的時候,陪著我,鼓勵我,只做我一個人的兔子,還有,一輩子只看著我。」朴智旻講著講著臉又紅了。

  「我願意。」

 

  「田柾國先生,換你了。」鄭號錫遞出麥克風。

  田柾國接過,重複了誓詞。

  「我願意。」朴智旻說。

 

  「交換戒指。」金泰亨說。

  一旁閔玧其端著個托盤走了上來,托盤上是兩個打開來的戒指盒。

 

  雖然十三歲的閔玧其當花童稍嫌年紀太大了,但他十分堅持必須由他來擔當這個重大任務,朴智旻自然也沒說什麼,非常樂意地讓他當了。

  剛升上國中的閔玧其穿起西裝看著也十分有樣子,就差在那還沒正式開始發育的身高。

  但朴智旻相信他是有潛力的,就算沒有一八零的潛力也有做美男的潛力。

 

  閔玧其遞上托盤,朝朴智旻笑著,朴智旻也回以微笑。

  田柾國率先拿起戒指,牽起朴智旻的左手,把戒指套上無名指,就在他送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旁邊。

  兩枚戒指,造型不同,意義也不同,但在朴智旻心中卻是同等重要。

  朴智旻也拿起另一枚戒指,閔玧其安靜地步下舞台。

  他握住田柾國的左手,輕輕將戒指套了上去。

 

  「都好了吧?那我宣布你們正式成為夫夫,」金泰亨期待接下來這句台詞很久了,迫不及待地大聲說,「新郎,」他指向田柾國,「你可以親吻新娘了!」他再指向朴智旻。

  朴智旻瞪了他一眼,臉上彷彿寫滿了:"唉,我到底為什麼有你這種朋友?"

  而金泰亨則是一臉:"認識快十年了,你還不了解我嗎?咬我啊笨蛋!"

 

  正當朴智旻想開口罵個幾句,腰間突然多了一隻手將他攬近,瞬間台下一陣興奮的尖叫。

  哦對,他們的結婚典禮也邀請了十位在他們社群網站上特別活躍的粉絲以及隨機抽出的另外十位粉絲,場面簡直跟偶像見面會沒兩樣。

  「新娘,分心不好哦,都結婚了可不能再去看別的男人。」田柾國微勾著唇角說道,也不等朴智旻有機會反駁,低下頭便吻住了朴智旻的雙唇。

  底下歡聲雷動,而他們,則沉浸在對方的吻裡,沉浸在他們的安靜裡。

 

 

 

  典禮進行的時間並不長,結束後所有人便移駕到訂好的宴會廳裡享用酒席。

  「朴智旻,結婚這天還不喝酒你對得起自己嗎?」金泰亨把一個倒滿香檳的玻璃酒杯塞進朴智旻手裡。

  「泰亨,你知道我不能喝的……」朴智旻抓著酒杯,一臉為難。

  「你不是不能喝而是不想、不敢好嗎?」

  「就當我不敢吧,反正我不喝。」

  「你看,柾國都喝了!」

  田柾國笑著啜了口香檳。

  「他酒量好,不能相提並論。」

  「這樣好了,你喝光這杯,我保證今晚不鬧你,有人想鬧我還當護花使者。」

  朴智旻仔細思考了這個交換條件,心想與其讓金泰亨這鬼點子一堆的人鬧他一整晚,倒不如醉了回家睡上一覺。

  「說到做到?」

  「當然,我很講信用的。」

  朴智旻舉起酒杯,有些勉強地一飲而盡,沒過幾分鐘就感覺到頭暈了。

 

  金泰亨如約沒有按照原本的計畫鬧這對新婚夫夫,雖然一開始覺得有點可惜,但後來他也根本醉到沒有心思去鬧,還得讓一旁的鄭號錫揹他回家。

  而朴智旻在喝了第一杯後,一沒留神就又被多勸了好幾杯,昏睡的速度簡直和田柾國打起瞌睡的速度一樣快。

 

  田柾國見他睡死了,飯吃一吃、酒喝一喝就把人帶回家了。

  他扶著朴智旻進了家門,打開玄關的燈,才剛把門鎖好,就被一股重量壓上了門。

  「吶柾國,」朴智旻半瞇著眼說,酒醉泛紅的圓臉頰很是可愛,「我今天……不撒嬌了。」

  「那你想幹嘛?」田柾國很順手地摟住他的腰。

  「我……要……反攻!」朴智旻說完,靠近了田柾國,嘴唇在他的唇邊游移,似在誘惑。

  「哦,是嗎?試試看吧。」田柾國笑著,攬在他腰上的手收緊了一些。

  試試看到底喝了酒的蠢雞能不能反攻變成獅子的兔子。

 

  朴智旻像是聽到了命令,一把扛起田柾國就往臥室走,進去時還很貼心地開了燈,因為他知道田柾國在黑暗中看不見他說話會很心慌。

  田柾國有些訝異他這難得一見的力氣,直到被丟上床,壓在朴智旻身下後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朴智旻脫下自己身上厚重的西裝外套,接著又脫了田柾國的,俯身吻住他的同時有些不耐煩地解起他的襯衫扣子。

  但即便不耐煩,他可不想弄壞花錢買來的東西,所以還是耐心地一顆一顆解。

  田柾國就這麼舒服地躺著,看朴智旻一個人在那糾結地解扣子。

 

  朴智旻的吻從脖子移到了他裸露的胸膛,啃來啃去、吸來吸去的,留下不少紅紅的印子。

  田柾國輕撫他的頭髮,滿意地看他拉掉自己的襯衫,直起身來開始解他身上那件黑色襯衣的扣子。

  隨著扣子一顆一顆被打開,裡頭的肌膚也一吋一吋地顯露。

  朴智旻平日長期坐辦公室,只有假日才有機會出去走走、曬曬太陽,現在的皮膚是要多白有多白,喝了酒後的粉嫩感讓他的身體看著特別可口。

 

  田柾國看著還真有些忍不住了,伸手想去幫他一起解,雙手卻被他用一隻手抓住,拉過頭頂定在了枕頭上。

  「我說了,今天我不當受了,所以你就乖乖躺著就好。」

  田柾國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反正他也還在等。

  等朴智旻把兩人衣服都脫光了,正想認真開始,卻被田柾國一個翻身壓在了身下。

 

  「呀田柾國我今天不要在上面!」朴智旻使勁全力想反抗,無奈雙手已被固定得牢牢的,肚子上又坐了個人,只剩下兩條腿能動。

  田柾國笑著,俯身舔上了朴智旻的耳垂,惹得他一陣輕顫。

  「智旻啊,你忘了我今天也喝了酒嗎?」他柔聲說道,沒給朴智旻回應的機會,含住他小巧漂亮的耳垂吸吮起來。

 

  他聽不見,但他能感覺到身下那人逐漸加快的心跳與越發急促的呼吸,胸口不規律的起伏讓他知道那人差不多要投降了。

  果不其然,回到了能夠對視的位置,朴智旻的臉比一開始單純酒醉還要紅多了,眼神中也染上了一絲迷濛的渴望。

  即便不是接吻,田柾國也總能讓朴智旻出現這樣彷彿窒息的感覺。

 

  「還想反攻嗎?」田柾國偏頭問道。

  朴智旻誠實地搖了搖頭。

 

  說實在的,待在下面除了偶爾屁股會疼個一兩天,東西也要吃得清淡點,還要時常擦藥保養,還真沒有什麼缺點。

  哪像上面的要幹體力活,小受行動不便還要替他做牛做馬的。

  同樣的快感,朴智旻還不如當承受方,躺著就萬事OK。

  想反攻也只不過是出於身為男人的尊嚴,但在強烈的快感面前,那種尊嚴……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這樣才乖啊,我親愛的,老、婆。」田柾國說道,吻住了朴智旻。

  洞房花燭夜,一夜纏綿。

 

 

 

  當晚另一邊的情況。

  「金泰亨……我說你啊……沒事喝這麼多久是幹嘛?」鄭號錫吃力地把金泰亨從計程車裡拖出來,揹著往家門走。

  「哥……我好愛你哦……」金泰亨在鄭號錫耳邊喃喃說道,說完還偷偷舔了舔他的耳根。

  「是,我知道,你這個酒鬼,我看你明天還怎麼上班。」

  「我認識智旻好久……好久了……看到他那麼幸福……真的很開心……」

  「怎麼,難道你不幸福嗎?」

  「很幸福啊……因為我有你……好愛好愛的你……」

  鄭號錫把金泰亨扔上床,找了套睡衣要來給他換。

 

  「號錫哥……」金泰亨坐在床上看著鄭號錫。

  「怎麼了?」鄭號錫坐在床沿,抬手撫了撫他的頭髮。

  「我們……也結婚好不好?」

  鄭號錫撫著他頭髮的手停了下來。

  「認真的?」

  「百分之……兩百……」

  「那我等你清醒後再跟我求婚一次,到時候我再答應你。」

  「那我就先當你……答應了……等我……」金泰亨傻呼呼地笑了,向前倒在鄭號錫腿上。

  「不管多久我都等的,所以泰亨,我們結婚吧。」

 

 

 

  六年後,春天。

 

  鄭號錫和金泰亨在六年前那場婚禮過後沒多久也結婚了,現在鄭號錫的舞蹈教室請來了不少年輕一輩的舞者作為老師,大部分的課程都不需要他親自授課,畢竟舞者也和運動選手一樣,到了一個年齡便不再適合過於大動作的舞步,否則對身體都是很大的負擔,但他偶爾還是會脫下管理人的身分,為特別加開的課程授課,不然久沒跳舞都快忘記跳舞的感覺了。

  而金泰亨則順利坐上了總經理的位置,平易近人的個性深得部下喜歡,加上他天生的領導能力與決策能力,公司的營業額長期居高不下,連子公司和國外分公司也在他的監督下管理得有聲有色的,做得甚至比他的父親還要更好。

  每當空閒,兩人便會一起到鄉下去度個假,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農村生活一直是金泰亨所嚮往的,他們也計畫好了,退休後就搬到鄉下去住,享受清閒的田園生活。

  他們沒有收養小孩,金泰亨也並不是太在意繼承的問題,畢竟錢乃身外之物,死了也帶不走的,雖然一開始他的父親反對,但在一番討論說服後還是接受了,同意未來讓他把位子接給有能力的人。

  他們倒是養了兩隻狗,因為兩人都喜歡小動物,便乾脆把狗兒當孩兒養了,生活過得很是愜意。

 

  李恩允和宋世雨也紛紛結了婚,有了孩子,婚後生活十分圓滿。

 

  閔惠娜經營著赫娜,兩個人的生活開銷並不大,閔玧其也懂事,很少會吵著要買這買那的,因此也算是攢下了不少錢,在閔玧其高二時去美國當了一年交換學生,今年即將回國。

  閔玧其的功課一直很好,以優異成績考上了離家近的市一高,在校內光是獎學金就領了不少,全年級只有一個的交換學生資格也是他積極爭取到的,雖然有些捨不得媽媽,但還是很勇敢地一個人去闖了。

 

  朴智賢也和女友結了婚,圓了朴敏植抱孫子的夢,而且還是一對可愛的雙胞胎。

 

  而我們故事的主人翁呢?幸福得很,而且,似乎是越來越幸福了。

  「啊……智旻……我想念你的呻吟……」

  「是呻吟……嗯……還是聲音啊……?」

  「都想……」

  「呀你輕點!嗯……我說你……剛動完手術就這樣……行嗎?」

  「九年來第一次聽到你的聲音……要我怎麼忍……?」

  「好……那、那你慢點來好不好……嗯……」

  「你知道我遇上你從來就控制不住的……」

  「啊嗯……行……我愛你……」

  「我也愛你,朴智旻……」

 

  幾年後醫學進步,奇蹟般地治好了田柾國的耳朵,雖說不可能恢復和正常人一模一樣的聽力,但比起原先全然寂靜的世界,即便是一絲絲的聲音都足以令他心滿意足,手術過後他至少能在安靜的地方聽見身旁的人用正常音量所說的話了,這樣就夠了,只要能讓他再一次聽見愛人那令他朝思暮想的嗓音。

  那年是2029年,朴智旻三十五歲,田柾國三十三歲。

 

 

 

  「天啊玧其,你怎麼去趟美國回來就比我高這麼多了啊?」朴智旻驚訝地抬頭望著眼前近一百八十公分的白皙男子,再三確認,他就是當年那成天黏著自己喊哥哥的閔玧其。

  「可能我蠻適合美國的吧。」閔玧其笑著說,「對了,哥,你還記不記得很久以前,你剛退伍回來時,我告訴你我有一個女朋友,她要去美國讀書了?」

  「哦!記得!你後來一直沒有告訴我她怎麼了。」

  「那個人就是她。」閔玧其從身後拉出一個嬌小的女孩子,輕輕抱在身前,「當交換學生時居然湊巧就遇上了,完全是緣分,而且她們全家要搬回韓國了。」

  朴智旻一瞬間就被那超過二十公分的身高差萌到了。

 

  女孩很害羞,低頭抓著閔玧其環在她胸前的手臂。

  「她叫Sophie,我的初戀情人加現任女友。」

  「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Sophie抬起頭小聲地說。

  「很高興認識妳,玧其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的,他真的很好,所以妳可以完全放心。」朴智旻笑著說。

  「我知道,九年前我就知道了。」Sophie仰頭看向閔玧其,兩人相視而笑。

  閔玧其低頭在她額上吻了一下,對朴智旻說:「哥,坐吧,好久不見了得聊聊天才行。」

  「當然,來吧柾國。」朴智旻牽起身旁田柾國的手,滿臉笑意地入座。

 

 

 

  又是春天了,他們相遇的十三年後。

  走出赫娜,他們握著對方的手,吹著春天的微涼的微風。

 

  「柾國。」

  「嗯?」

  「好像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美好結局呢。」

  「是啊,真好。」

  「你的漫畫呢?打算給它個結局嗎?」

  田柾國搖了搖頭。

  「只要我們還在一起一天,我就會繼續把它畫下去,因為它記錄著我們的花樣年華。」

  「都三十出頭了你還覺得自己很花樣嗎?」朴智旻看向他,瞇起眼笑道。

  「至少我每次看到你還是像第一眼那樣心動啊。」田柾國也看向他,燦爛地笑著。

  「也是,你永遠都像二十歲時那樣可愛啊,我們柾國。」朴智旻撫了撫他的後腦勺。

  田柾國停下腳步,讓朴智旻面向自己,雙手扣住了他的腰,朴智旻也同樣環住他。

  他們相視而笑,眼神中,是會持續一輩子的寵溺。

  「你也永遠都像二十二歲時那樣,讓我沒辦法不去看你啊,我們智旻。」語畢,田柾國低下頭,溫柔地吻了上去。

 

  春天,他們相遇的季節,十三年了,下一個十三年,再到下下一個,他們始終只會看著對方,因為,那是陪著他們走過花樣年華,走過一輩子的人。

 

 

 

  尾聲

 

  櫻花草的花語,青春。

 

 

 

  驀然回首,我們想到的可能是:"啊,原來我的青春裡也曾經遇到過那些人,做過那些事啊。"

  但現在在自己身旁的,也許仍然緊握著的,卻不是"曾經",而是切切實實的"現在",是伴隨著一起走過那青春的人。

  青春的路程不一定總是順利的,一路跌跌撞撞,追尋著夢想與幸福。

  有人找到了自己的美好結局,也有人錯過了自己的美好結局,但世間本就無所謂完美,但也就是那些不完美的小缺憾,讓青春有資格被稱為青春。

  鮮花而始,光華而終的花樣年華,你,鼓起勇氣勇敢追一次了嗎?

 

  「幸福並不是抓到手裡能得到的東西,而是為了得到幸福的過程中能感受到幸福。」——金南俊

 

 

 

作者有話要說:

當初寫這篇時花了兩個半月,接近完結時還一度因為不捨,有些害怕寫尾聲哈哈

但總歸是完結了!不管是一開始就注意到這篇文還是後來才開始關注的讀者,謝謝你們一直追到現在

 

代表本作品中心思想的花正是向日葵,就像我在副標所打的"那年只看得見你的春日",向日葵的花語便是"只注視著你

從最一開始在人群中一眼看見田柾國的朴智旻,到後來遇上對方便會覺得世界很安靜,以及最後失聰的田柾國只能看著朴智旻

我覺得眼神不會騙人,就算一個人面癱,或是不善於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情緒,他的眼神也是藏不住的

希望大家有一天都能找到一個,能只看著自己的另一半:)

 

當然也還有另一個中心思想,就是櫻花草所代表的青春

也算是為了配合防彈的花樣年華系列,不得不說大黑真的很強大,能夠為孩子們設計出如此精緻的一系列concept

不只是花樣年華,從最一開始反叛的No More Dream和NO,到現在的Wings和YNWA

全都切切實實地反映了年輕人們處在青春當中的各個階段

可能單看專輯看不明顯,但在去年的NOW3中就很明顯,他們想表達的便是我們如何從孩子變成了大人

也像德米安一書中所說的,是跨越了兩個世界,分別是代表孩子的光明與代表成人的黑暗

這些背後的故事是值得我們去研究並銘記在心的

 

好啦,長篇大論完了XD

希望大家都能給我一點小小的反饋,說說看你對這部作品的想法吧:)

單純留個"好看"我也是可以接受的XDD

 

那在這裡也說明一下我未來在小說方面的更新狀況

目前還無法打包票說我一定會再來更新或是一定不會再更新

但至少我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更新了,我會更原創耽美

不過當然在那之前,我會先把之前在其他地方更新並且已經完結的國旻短篇搬過來

希望大家也能夠喜歡我的小短篇以及未來可能會更新的原創XD

 

最後的最後!

決定來進行Q&A了

請大家踴躍地在底下留言提問吧:)

新舊粉絲,只要有看到的都歡迎提問XD

留言請注意:1.請務必記得標上數字並分行

      2.可以的話盡量把問題集中在同一個留言,當然,也是可以事後再補充的

      3.不要在其他文底下留言哦,只有在這裡留的才算數

想不到問題的可以來看看我以前做過的另一個Q&A(點我),有些答案可能會不太一樣了,所以也是能再問一次的哦

那要先說一下,問題我會稍微篩選(不過基本上是幾乎都會放上去啦哈哈)過後再進行回答:)

提問期限到8/31,到時候會再視情況延期(也就是提問太少的情況哈哈)

那麼,期待看到各位的提問哦!!!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iley Jill 的頭像
Smiley Jill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