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36.png

36

 

  三色堇的花語,愛的象徵。

 

 

 

  「田先生這是因高燒而引發的失聰。」醫生對朴智旻說。

  二人正站在病房外,田柾國看不到的地方。

  「治不好嗎?」

  「以目前的醫療技術,恐怕是不行,加上田先生是耳蝸功能完全喪失,戴助聽器無效,目前來看,未來只能依靠手語或唇語來進行溝通,建議身邊的人能和他一起去上相關課程。」

  「是……我知道了……」朴智旻嘆了口氣,揉了揉眉頭。

  「有幾點要注意的是,短期內盡量別讓他去人多的地方,身處在很多人說話他卻聽不見的環境中,病人容易感到驚慌,還有,很重要的是親人朋友的陪伴和耐心,能避免日後衍生出一些心理疾病。」

  「我明白了,謝謝醫生。」

 

  主治醫生離開後,朴智旻在原地呆站了好久,最後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智旻啊!好久不見了!怎麼想到打給我?」金碩珍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什麼時候要再來看看我們啊?」

  「媽……對不起……」聽見金碩珍那麼開心的聲音,朴智旻一時控制不住情緒又哭了。

  「怎麼了?為什麼要道歉?」

  「柾國他發高燒……醒來以後就聽不見了……醫生說他很有可能一輩子都要這樣了……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把他照顧好……」朴智旻說著,眼淚止不住地落下。

  「智旻,給我一分鐘好嗎?我待會打給你。」金碩珍冷靜地說。

  「好……」

 

  掛上電話,金碩珍走進金南俊的辦公室。

  「南俊。」

  「怎麼了?」金南俊微微抬起頭,目光從桌上的公文移到金碩珍臉上。

  「智旻剛剛打給我,說柾國發高燒,失聰了。」

  金南俊愣了一秒鐘,說:「訂機票吧。」

 

 

 

  柾國,你爸媽說要來首爾找你。對不起我擅作主張告訴他們了。

  朴智旻用手機打字,遞給田柾國看。

  「沒關係,反正他們還是得知道的。」田柾國說。

  他並不是很習慣講話時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因此發音和音調都有些奇怪。

  朴智旻沉默,低下頭。

  「哥,你知道這不是你的錯吧?是我沒有聽話才會這樣的。」

  可是我應該要堅持到底的。

  「那樣的情況下誰堅持得了呢?」田柾國給了他一個溫柔的微笑。

  朴智旻的手指攢緊了手機。

  「哥,我不要你活在自責裡,知道嗎?」田柾國抬手輕撫朴智旻的頭髮。

  朴智旻看向他,眼中是懇求,懇求田柾國能把一切都怪到自己身上,這樣他也許就能輕鬆一些。

  他寧願自己一人去承擔那些過錯、悔恨,也不想田柾國感到一絲痛苦。

 

  田柾國一眼就看出了他內心的想法。

  「又不是世界末日,現在這樣我也能好好活下去啊,你想,海倫凱勒甚至看不見耶,她還是成了偉……」田柾國剩下的話全撞進了朴智旻的懷裡。

  「柾國……對不起……」他只是在自言自語。

  「哥,我真的不要你自責,你這樣我會很難過的,而且,我更不希望你以後是因為自責才留在我身邊的。」

  朴智旻鬆開他﹐拿起手機。

  你真的……不怪我?

  「真的,我不說謊的,這不是我們兩個人的錯。」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不是因為愧疚吧?」田柾國半開玩笑地說。

  朴智旻認真地搖了搖頭,捧住田柾國的臉讓他看著自己。

  「是因為我愛你。」他用嘴型清楚地說。

  「我也,真的很愛很愛你。」田柾國擁住朴智旻。

  有你,就夠了,其他都不要、都沒有,我也沒關係。

 

 

 

  「對不起,是我沒有盡到照顧他的責任。」朴智旻彎著腰說道,「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讓他受傷。」

  「智旻,沒事,起來吧。」金碩珍拍了拍他的背。

  「真的、真的很對不起。」

  「別道歉了,我相信現在的你比誰都難受。」金碩珍微笑著說。

  朴智旻直起身子,看向一旁從一到醫院就一直沉默的金南俊。

 

  「柾國這孩子從小就很獨立」這時金南俊才終於開口,「我們因為工作關係,沒有太多時間能夠留給他,但他卻也一直是個那麼善解人意的乖孩子,總是體諒我們的缺席。現在他身邊有你了,我們做父母的,求的也不過就是孩子快樂,和另一個人相互扶持,有你在,我想我們可以很放心,但是,我還是得先確認一件事,你選擇繼續留在他身邊,是覺得自己應該留著,還是因為對他的感情?」

  朴智旻沒有猶豫,很快回他﹕「我愛他,所以我會一直陪著他。」

  「嗯,這樣就好。」

  「我們進去吧,不然柾國會擔心的。」金碩珍說,三人一齊走回病房。

 

 

 

  田柾國在醫院多住了一天才回家,期間做了各項精密的檢查,醫方也交代了不少日後的注意事項,朴智旻全都牢記在心。

  金南俊提議讓人幫他們找間地段更方便的房子買下來,朴智旻答應了。

  金碩珍和金南俊因為還有工作,先回了釜山,而朴智旻雖然不太放心,還是得天天照常上班,但一下班便立刻衝回家照顧田柾國。

  田柾國其實有些無奈,自己又不是斷條胳膊少條腿,除了聽不到聲音,生活自理能力還是有的,怎麼朴智旻還比自己這個病人更緊張?

 

  田柾國生病後第一個周五,晚上,朴智旻興奮地回了家,拿著一袋羊肉串在坐在餐桌上等朴智旻回來開飯的田柾國面前晃了晃。

  「你自己跑去夜市?」田柾國蹙起眉頭。

  朴智旻笑著點了點頭。

  「你傻啊!還好嗎?有沒有不舒服?一個人跑去幹嘛啊……」田柾國趕緊起身跑到朴智旻身邊,一手摸著他的臉檢查他有沒有任何不適的症狀,另一隻手輕撫他的背安撫他。

 

  其實剛才朴智旻一個人走進夜市人潮中時真的有些害怕,但只要想到田柾國看見喜歡的食物後露出笑容的模樣,他就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買到。

  「我沒事,趕快吃。」朴智旻將臉往田柾國溫暖的大手上靠了靠,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把他領回椅子上,自己也坐了下來。

  這幾天他們已經找出一個溝通模式——朴智旻方面,簡單的短句子慢慢說,讓田柾國讀唇語,一長串就用打字或手寫,而田柾國,為了不讓他忘記說話的感覺,還是讓他憑著記憶和感覺開口。

 

  明天我們去上課吧,手語還是必須學的。

  朴智旻用手機打好字,拿給田柾國看。

  「嗯,知道了。不過哥,我比較想學讀唇語。」

  「為什麼?」

  「這樣我只要盯著你看就好。」

  「哪那麼容易?」朴智旻笑了,撕開裝羊肉串的紙袋,再給田柾國夾了幾樣菜。

  「我覺得還好啊,我就看得懂你剛剛那句。」

  「那我們來試試看,看你讀得懂多少……」朴智旻自言自語道。

  田柾國點了點頭。

  「這樣你也讀得懂?!」朴智旻有些驚訝。

  「是,快點,繼續。」

  「田柾國是宇宙無敵超級大笨蛋。」

  「哥你才是笨蛋,還是最蠢的那種。」

  「呀!我到底哪裡蠢了!」

  「從頭到腳,哥你就是蠢的代名詞。」

  「你嘴巴真的越來越壞了,每次都這樣嫌棄我……」

  「我也說了你蠢得很可愛嘛。」田柾國抬手越過桌子捏了捏朴智旻的臉頰。

  「等下,所以剛才那些你都看得懂?」

  「差不多,我還可以想像你講那些話的聲音。」

  「哇田柾國,你這個人真的太神奇了,不是人了啊。」

  「應該是平常盯你盯太久了練出來的。」

  「什麼嘛,不過明天還是要去,可以請教那裡的人更多東西,手語多少也要學一些。」

  「知道了,你去我就去。」

  「柾國。」

 

  田柾國歪了歪頭等他說話。

 

  「其實我剛剛去夜市的時候真的挺害怕的,但想著你還是努力勇敢了。」朴智旻很快講完,心想這樣田柾國應該看不懂。

  但沒想到,田柾國起身走到他身邊,輕輕一壓就讓朴智旻的腦袋靠到自己肚子上。

  「以後別這樣了,知道嗎?害怕就回我身邊就好,我保護你。」

  朴智旻點了點頭,抱住了田柾國的腰。

  「可是我更想保護你啊,柾國。」他低著頭說。

 

 

 

  隔天他們一起去了失聰互助中心,和負責人聊了一會後,他們認為田柾國在讀唇語的能力上已足以做到基礎溝通,若是需要可以自學手語做輔助,最重要的還是要幫助他適應聽不見的生活,像他這樣成年後才失聰的人容易心理上出現不平衡或是難以接受,因此特別需要身邊人的耐心和體貼。

  「哥,你說我這樣是不是就不用當兵啦?」走出互助中心,田柾國問道。

  「好像……是吧,講到這,我應該要帶你去申請殘障手冊。」

  「不用當兵,我就不需要讓你等我了,真好。」

  「傻瓜,」朴智旻撫著田柾國的後腦勺,「我寧願你健康地當兵,也不想看你這樣受苦。」

  「我不覺得辛苦啊,因為有你在。」

  「我怎麼以前都不知道你這麼樂觀啊?」

  「可能是吃太多哥你的口水了。」

  「這樣講好噁心啊。」

  「忽然想到我好像一陣子沒吃了,有點想了。」說著田柾國就把人拉回車子裡親熱一番了。

 

 

 

  幾個禮拜後他們搬家了,新房子不算大,但非常舒適,周遭環境也很好,離大馬路有點距離,鄰居也不多,很是安靜。

  平日朴智旻去上班時,田柾國就一個人在家看書、畫畫、滑手機,輕鬆愜意,他不說,還真沒人看得出他是個已經聽不見了的人。

  他並不是在壓抑情緒,一點也沒有,相反地,他是真的接受了這個事實,不容易,但他知道自己不會是一個人。

  幾個月下來,他突然興起一個想法,沒想太多便直接著手進行了。

 

 

 

  年假,他們兩人一起回了釜山。

  朴智旻早就和家裡說過了田柾國的狀況,並特別提想要把他當正常人對待,說話時要和他對視,嘴型清晰一些,但也不用刻意強調或放慢。

  「伯父,好久不見了。」田柾國一看到朴敏植便立刻行了個禮。

  「真的好久不見了,天氣涼,快進來吧。」

  「謝謝伯父。」田柾國脫了鞋走進屋裡,身後跟著拖著行李的朴智旻。

  「哥!回來啦?」朴智賢走進客廳,手上牽了個女孩子。

  「智賢,這位是?」朴智旻看向女孩。

  「哦,她是我女朋友,叫吉兒。吉兒,這是我哥智旻。」

  「智旻歐巴好。」女孩有禮貌地行了禮,臉上是開朗的微笑,165的身高站在175的朴智賢身邊看著是剛剛好,和善的笑容和有禮的態度也讓朴智旻挺有好感,默默在心中替弟弟打上90分的印象分數。

  「智賢,什麼時候交的女朋友啊,居然沒告訴我!」

  「你在當兵嘛,一不小心就忘了。」

  「都退伍多久了……啊介紹一下,他是柾國,我的戀人。」朴智旻攬了攬田柾國的肩膀。

  「你好。」吉兒又一次行了禮,「智賢說我們是同年,那我叫你柾國可以嗎?」

  「當然。」田柾國笑著回應。

  「都先坐下吧,剛好能吃飯了。」朴敏植說。

  朴智旻用眼神向田柾國示意,牽起他的手往餐桌方向走。

 

  吃飯時田柾國沒怎麼抬頭,畢竟在這樣同時有好幾個人在說話的場合中,他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他只有在朴智旻輕碰他手臂時會抬頭給點回應,其餘時間大多都是盯著飯碗或是朴智旻的臉。

  而朴智旻一邊注意著田柾國的情緒變化,一邊替弟弟觀察他的女朋友。

  一頓飯下來他也放心了,女孩是個很愛笑的人,同時也很貼心,和朴智賢之間的互動就和自己跟田柾國之間一樣,互相照顧、呵護至極。

 

  用完餐,朴智旻先讓田柾國回房了,拉著朴智賢來個兄弟間的談話。

  「吉兒她感覺人很好,你可得好好把握啊,哥我幫你打百分之兩百的認可。」

  「哥,你可不能對她有意思啊。」朴智賢開玩笑道。

  「想什麼呢,你哥我是這種人嗎?」

  「當然不是。」朴智賢笑了,一雙和朴智旻一模一樣的笑眼瞇了起來。

  「況且啊,我可是只愛樓上那一位好嗎?」朴智旻補充道。

  「是是是,這誰都知道好嗎?你還是別在這放閃了,回房間去吧。」

  「唉呀真是,連自家老弟也長大了。」朴智旻語重心長地說,摸了摸朴智賢的頭,「你也早點睡吧。」

  「晚安啊哥。」朴智賢說。

  朴智旻笑了笑,走回房間,田柾國正拿著一疊衣服準備去洗澡。

 

  「剛剛都還好嗎?」朴智旻注意到他剛剛吃飯時幾乎沒怎麼抬頭。

  「嗯……一下子人太多了,有點……」

  「勉強你了,對不起。」朴智旻仰起頭安慰性地在田柾國頰上吻了吻。

  「沒事的。」

  「真的?」朴智旻還是有些擔心。

  「嗯……親一下就沒事了。」田柾國用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唇。

  朴智旻笑了,輕輕的一吻落在田柾國的唇上。

  「快去洗澡吧。」他隨手撥亂他的頭髮。

  「好。」田柾國很快在朴智旻唇上回吻一下,往浴室走去。

 

 

  在朴智旻家住了幾天,照常換兩人一起到田柾國家住。

  「柾國,這幾個月都還好嗎?」金碩珍問。

  「嗯,智旻哥很照顧我,我也適應得不錯。」

  「那就好。你爸還在忙,你們行李先放進房間,在沙發那休息一下吧,我飯菜快弄好了。」

 

  兩人放好行李坐到沙發上等著,田柾國平躺在朴智旻大腿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把頭擱上去,抬頭看著他,嘴角上噙著笑容。

  「笑什麼?」朴智旻低下頭,輕撫著他的頭髮。

  「笑你的雙下巴。」

  「我才沒有雙下巴!」

  「明明就有,你看,現在這樣更明顯了!」田柾國用手指逗弄著他的下巴。

  朴智旻氣得去咬他的手指,卻沒想到田柾國反倒調戲回來,用手指勾了勾朴智旻的舌頭,在他驚訝地鬆口後抽出手指,在自己唇上抹了幾下,還伸出舌頭舔了舔,給了他一個魅惑的笑容。

 

  朴智旻臉一紅,別開視線,嘟囔道:「有也是你養的……」

  「啊,那看來是幸福肥呢。」

  「那你怎麼沒肥啊?」朴智旻這次學乖了,捏起田柾國的臉頰晃了晃。

  「對啊奇怪,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啊,可是好像,肥不起來呢。」田柾國露出一個討人厭的笑容。

  「臭小鬼。」朴智旻嘀咕道。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叫我什麼哦。」

  「我是說,我們家柾國啊,最~可愛了。」朴智旻狠狠捏了他左臉一下。

  「痛痛痛!」田柾國的眼眶微微泛了淚。

  「活該。」嘴上這麼說,但朴智旻還是輕輕揉了揉他的左臉。

 

  兩人坐了一會,金南俊忙完公事從書房裡走了出來,晚飯也正好做好了。

  飯桌上小小地閒話家常一番,飯後再聊了一段時間便各自回房了。

 

  半夜田柾國起床想倒杯水喝,卻發現金南俊坐在廚房一個人啜著紅酒。

  「爸,這麼晚了怎麼不睡?」

  「想事情呢。」

 

  田柾國給自己倒了杯水,想了想,又多倒了一杯。

  他坐到金南俊對面,把水遞給他。

  「喝水吧,別喝酒了。」

  金南俊微微笑了,放下酒杯,拿起水喝了一口。

 

  「在想什麼?」田柾國問道。

  「你的事情。我們好像從來沒有告訴過你,當初收養你的原因吧?」

  「沒有。」田柾國搖了搖頭。

  「剛才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想到了。那時候在孤兒院裡第一次看到你,很安靜,看著卻不難親近,其他孩子玩在一起時,只有你一個人在一旁靜靜待著,就有了一種想要好好照顧你的感覺,但把你帶回來後,卻一直沒有機會給你太多我們的時間,總是讓你一個人,其實我和你媽一直很愧疚,覺得我們並沒有盡好責任,沒能為你做些什麼……啊對不起,我是不是一次講得太多了?」

  「沒關係,我都看得懂的。」田柾國微笑,「能做爸和媽的兒子,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我從來就沒有覺得你們失職,因為我知道你們忙也是為了讓這個家,讓我,能夠過得更好,我一直是很感謝的。」

  「柾國啊,你現在,幸福嗎?」

  「我有你,有媽媽,還有智旻哥,怎麼可能不幸福呢?雖然這段時間是辛苦了點,但我真的、真的很幸福。」

  「這樣……就好了。」也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緣故抑或是別的,金南俊的眼眶有些紅、有些濕潤,「你早點回去睡吧。」

  「好,爸,晚安。」田柾國喝光杯裡的水,走回臥室。

  「兒子,只要看到你幸福就夠了。」金南俊自言自語道,「這樣就夠了。」

  飲盡杯中的水,關了廚房的燈,金南俊也同樣回房休息了。

 

 

 

作者有話要說:

首先,不是故意把我自己名字寫進去的哈哈哈,實在是懶得想名字了(揍

不能跟偶像在一起,就在文裡跟偶像的弟弟在一起吧(?

再來,各位別擔心哈哈,結局絕對是好的,是HE,看完這一章也不會覺得太虐吧?

最後,前幾天打文時翻了一下我的筆記本,赫然發現我這篇文再兩章就完結了!(加這章是三章

轉眼間也連載了五個月了呀

感謝各位包容我的慢更進度XD

那麼在這邊想要問一下,各位是如何找到我這篇文的呢?

希望無論是一開始就追我這文或是後來才開始追的讀者們都可以給我個回應哈哈

就是挺好奇的

很短幾個字也沒關係,就希望有看的人都能給我點Feedback哈哈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iley Jill 的頭像
Smiley Jill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