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35.png

35(內有車)

 

  幾天後朴智旻到了金泰亨父親的公司應徵,面試過後很順利地獲得了一份工作,成了設計部門的小員工。

  雖說金泰亨身為他的好友,自然多少有從中牽線,但朴智旻積極的態度和創意想法很得金燦勳及其他面試上司的喜愛。

  儘管是從基層職員做起,但他也不抱怨,連跑腿這樣的工作也是盡心盡力地去完成,因此在辦公室裡人緣很好,甚至有了小太陽、小天使這樣的稱號。

  但讓他有些困擾的一點是,畢竟是設計部門,女性居多,那些努那們一看到朴智旻討喜的長相,頻頻向他表現好感。

  他不禁慶幸公司有禁愛令,至少在上司看得到的地方他都沒事。

  久了他也學乖了,一到下班時間馬上往家裡跑,能躲就盡量躲,躲不掉就盡量拉開安全距離,或是乾脆拖出金泰亨當擋箭牌。

 

  平日回到家,不用上班的田柾國會幫他做好一桌菜,而且菜色有越來越多樣的趨勢,都是田柾國特地為了他學的,後來甚至連中午的便當和下午的小點心都開始準備了。

  根據田柾國的說法,這是為了擋掉那些不斷想接近朴智旻的同事。

  但朴智旻知道,他最單純的目的也只不過是希望自己能吃得健康、吃得飽飽的。

 

  假日時他們則會出去走走逛逛,偷閒約個會,晚上就照著金南俊"維持感情的方法"創造生活情趣。

  兩人就這麼過著新婚夫妻一般的生活。

 

  一轉眼間三個月就過了,到了交往四周年紀念的日子,也是朴智旻的生日的前一天。

  「哥,我們明天去溜冰吧。」田柾國說著往嘴裡塞了一口飯。

  「好啊,可是……我不會溜冰耶。」

  「我也不會啊。」

  「兩個不會溜冰的人去溜冰幹嘛?」

  「這樣才好玩啊,一起學。」

  「我看是你要負責拉著我吧。」

 

  朴智旻也不愧是認識田柾國四年半,對他完全是瞭若指掌。

  隔天到了溜冰場,果然如他所說,變成是一下子就開竅了的田柾國拉著他滿場繞。

 

  穿好溜冰鞋,朴智旻戰戰兢兢地踏進場地裡,冰刀才剛碰上滑溜溜的冰,他立刻緊張地抱緊了一旁的防護牆,焦急地想站穩。

  反觀一旁的田柾國是老神在在,扶著牆走了幾步很快就找到了重心,鬆開牆試著往前移動,居然沒多久就會滑了。

 

  「哥,不難嘛。」他說,穩穩地站在朴智旻身邊。

  「田柾國你怎麼不管做什麼都這麼厲害啊?」朴智旻死抓著牆,腿抖得不像話,腳下的冰刀也不斷滑掉。

  「不要害怕,放鬆就好。」

  「哪有你說得那麼簡單啊……」

  田柾國笑了,說:「我先去溜一圈,馬上回來,你放鬆一點。」

 

  朴智旻整個人掛在牆上,哭喪著臉,一小步一小步地移動著。

  田柾國只花了半分鐘就溜回他身邊了。

 

  「哥,手給我。」

  「不要。」朴智旻把防護牆當救生圈一樣抱著。

  「相信我,不會讓你跌倒的。」

  「跌倒怎麼辦?」

  田柾國挑了挑眉,彎下身湊到朴智旻耳邊說:「今晚讓你在上面。」

  「成交!」朴智旻一聽到這夢幻的條件,爽快地伸出雙手。

  田柾國有些想笑,但還是接過了朴智旻的手,緊緊握住,倒退著溜。

 

  「不要緊張,站直,腿合起來一點。」

  朴智旻聽著指示照做。

  「右腳輕輕向斜前方滑出去,再來換左腳,慢慢來。」

  右腳、左腳、右腳、左腳,一步一步地,朴智旻前進了,雖然距離很短,但總歸是向前了。

  「加油,做得很好,放鬆一點。」

  朴智旻深呼吸著,盯著腳下緩緩向後移動的冰面。

  「看著我,別往下看。」

  朴智旻抬起頭,讓田柾國帶著自己。

  「好多了。」田柾國的手放得鬆了一點。

 

  一會兒後,朴智旻已經漸漸能跟上一般初學者的速度了,只剩下手指還勾著田柾國。

  「有沒有覺得這樣的場景很熟悉?」

  「有嗎?」

  「以前你在教我現代舞時也是像這樣的,很有耐心,也很溫柔。」

  「你真的那樣覺得?」

  「嗯,那樣子的哥,真的很有魅力。」

  「那現在呢?」

  「雖然跟那時候比起來好像又傻了點,但更有魅力了。」

  「這到底是稱讚還是……」

  「哥你傻得很可愛所以是稱讚。」

  「我一點都不傻好嘛,聰明得很!」

  「看不出來。」田柾國笑著說。

 

  朴智旻白了他一眼,忽然想起兩人方才的交換條件,為了自己在床上的地位,要他跌一下也是在所不辭。

  「啊!」他假裝腳底滑了一下,往後跌去。

  屁股離冰面還有個幾十公分,他的雙臂底下和背後就多了兩隻手,一把將他拉了起來。

  「說了不會讓你跌倒的。」田柾國說。

 

  反應還真快……

 

  「還有,別演了,哥你演技真的不太好。」田柾國笑了出來,「看來你可以自己溜了,那我就不抓著你囉。」

  「欸欸欸!」朴智旻牽回他的一隻手,「人多。」牽著才安心。

  「別再假裝跌倒囉。」田柾國再次握緊他。

  「不會了,我知道你心疼。」朴智旻朝他綻開笑容。

 

 

 

  兩人溜完兵又逛了一下午,吃過晚飯後便走路回家。

  即將入冬的天氣很是涼,朴智旻不禁拉緊了身上的外套。

  答。

  一滴水珠落在他的臉頰上。

  答、答。

  接著又是幾滴。

 

  「柾國,是不是下……」

  話還沒說完,雨滴開始大滴大滴地落下,打溼了兩人的頭髮和衣裳。

  「該死,我沒有帶傘啊!」朴智旻低聲咒罵。

  田柾國二話不說便抓起了他的手,說:「跑吧。」接著便拉著他跑了起來。

  兩人離家還有十五分鐘路程,跑起來不到十分鐘就到了,但因為雨下得大,沿途遮蔽物也不多,到家門口時兩人已是裡裡外外都濕透了。

  「啊真是……怎麼說下就下啊……」朴智旻彎腰喘氣,稍微緩過來後才從包裡翻找著鑰匙,「找到了。」他抬起頭的同時把濕了的瀏海隨意地向後撥,水珠沿著髮絲滴落,濕了的白色襯衫讓底下的風景若隱若現。

 

  他並不知道,那樣的畫面在田柾國眼中有多撩人。

---------我是去汙的分隔線---------

  朴智旻打開家門,脫了鞋,說:「柾國你先去沖一沖吧,天氣冷,感冒就……」

  田柾國一把將他攬近,低頭便吻了上去。

  朴智旻抬手擋在他的胸口,硬是把人給推開。

  「柾國,你至少先把頭髮吹乾吧。」

  「忍不了那麼久。」田柾國關上家門,鎖上,重新攬住朴智旻深深吻著,溼透的衣裳冰冷、相貼,底下的兩副身軀卻是火熱的。

 

  田柾國踢掉腳上的鞋子,卸下兩人的背包隨手丟在地上,抱起朴智旻就往房間走。

  朴智旻也放棄抵抗了,鑰匙掉在玄關地上,被吻得無力的手臂勾上了田柾國的脖子,腿也下意識地勾住他的腰。

  兩人身上的外套、衣物全散落在臥室地板上,留下一灘灘水漬。

 

  這段時間來兩人也沒少做這種事,田柾國甚至能稱得上是駕輕就熟,朴智旻身上每個敏感的地方都被他摸透了,吻哪會讓他渾身戰慄、舔哪會讓他難耐呻吟、甚或是頂哪會讓他舒服得失神,他全都知道得徹徹底底地。

  不過因為朴智旻容易害羞,他們倒是有很多東西沒試過,這段時間一直是規規矩矩地在做。

  但今天田柾國忽然就想來點不一樣的。

 

  「哥,坐上來。」他平躺在床上,對著橫跨在自己腹部上的朴智旻說。

  「啊?」

  「不是說想在上面?」

  「我指的又不是這樣……」朴智旻也算是意識到田柾國想做什麼了。

 

  田柾國兩手捏住朴智旻渾圓的臀瓣,不輕不重地揉了起來。

  「乖,坐上來自己動。」他壓低聲音,誘惑般地說。

  聽到這十分莫名卻又有些熟悉的台詞,朴智旻忍不住有些笑場,捏了捏田柾國的臉頰。

  「那你把眼睛閉上。」他說。

  田柾國倒也聽話,乖乖閉上了眼,等著朴智旻動作。

 

  為了以防萬一,朴智旻騰出一隻手蓋在田柾國眼皮上,不讓他偷看,接著自己喬好位置,對準,坐下。

  「唔……」這種姿勢進得深,就算朴智旻已經大致上習慣田柾國的進入了,此刻別樣的感覺還是讓他忍不住悶哼出聲。

  待至完全深入,田柾國輕輕拉下朴智旻放在自己眼皮上的手,再拉過另一隻,雙手和他十指緊扣。

  「還行嗎?」他問道。

  「嗯。」朴智旻額上起了一層薄汗,點了點頭。

 

  田柾國親了親手心裡朴智旻的小手,接著便躺著不動了,只是用炙熱的眼神盯著朴智旻看。

  朴智旻被看得害羞了,但還是緩緩地、帶點不情願地自己動了起來。

  畢竟是第一次,剛開始他還有些抓不到技巧,但十幾下過後,他已經找到了契合的方式,甚至能夠自己主動去尋找那個讓自己最舒服的點。

  「哈啊……嗯……」當快感逐漸上升,他在情不自禁地加快晃動速度的同時,卻也害羞得不敢去看田柾國,閉上了眼睛,咬住下唇,妄想藏住自己愉悅的呻吟。

 

  可田柾國特別喜歡看他這樣子。

  泛紅的臉頰,隱忍的表情,明明不好意思卻還是為了討好自己而賣力的模樣。

  這樣的朴智旻,叫人怎麼能不喜歡?

 

  「哥,看著我。」田柾國喚他。

  「嗯?」朴智旻睜開一隻眼偷瞄他,但看到他盯著自己的樣子,立刻又羞得別開頭。

  「看著我。」田柾國抬起手將朴智旻的臉輕輕扳了回來,指腹摩娑其上。

  朴智旻不得已只好乖乖睜開眼,望向田柾國。

 

  田柾國看著他的雙眼,微微一笑。

  「真的是……太可愛了,智旻哥。」

 

  看到那足以迷倒千萬少男少女心的笑容,朴智旻頓時有種鼻頭一熱的錯覺。

  但隨即那種錯覺就被田柾國一個翻身的動作打亂了。

  朴智旻被重新壓回床上,接著便是鋪天蓋地而來的熱吻,於此同時,下身異常猛烈的撞擊讓他的腦袋有一瞬間的空白,只知道張開嘴,探出舌頭承接田柾國侵略性的吻。

 

  「唔……柾國……」朴智旻的腿纏上田柾國的腰,口中只剩下殘破地呻吟和斷斷續續喚出的,田柾國的名字。

  「智旻……」感覺到身下人忽然的緊繃,田柾國的動作越發猛烈,次次都朝向了能讓朴智旻最為舒服的那處。

  「嗯……」聽見愛人的呼喚,朴智旻下意識地抬起手環上田柾國的脖子,湊上去親吻他的唇。

  「我愛你……」

---------我是去汙的分隔線---------

  兩人最後累得直接在床上睡著了,澡也沒洗、頭也沒吹,就這麼窩在被窩裡互相抱著睡了一晚。

  隔天一早,朴智旻照著鬧鐘時間起床了,洗了個澡,稍微收拾了前一晚到處散落的東西,等他穿好衣服準備出門時田柾國還在睡。

 

  「柾國,我出門上班囉。」

  田柾國縮在被子裡,沒有回應。

  朴智旻彎身在他頭頂吻了一下,替他拉緊了被子。

 

 

 

  「啊今天情人節是嗎?」午餐時間,朴智旻才忽然想起今天是14號,「下班買個蛋糕回家好了。」

  一天中最期待的下班時間一到,他收好東西就匆匆離開了公司,特地繞路到麵包店挑了個草莓蛋糕。

 

  「柾國,我回來了。」朴智旻打開家門,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平常這個時候家裡的燈一定是亮著的,一進門就聞得到撲鼻的飯菜香。

  但今天卻是一片漆黑,寂靜無聲。

 

  「柾國?」朴智旻把蛋糕放在飯桌上,走向廁所,「不在?人呢?柾國?」他接著走進臥室,打開了燈,床上的棉被凸起了一大塊,微微起伏著。

  「柾國,都快七點了你怎麼還在睡?」朴智旻走了過去,彎身拉開棉被,「起來吧,我煮晚……」他將手掌放上田柾國的臉龐,來回摸著,手心底下傳來的是易於平常的滾燙,「為什麼這麼燙……柾國!」他將田柾國的體溫和自己的體溫做比較,那明顯是發高燒才會有的溫度,「柾國!你醒醒!」他輕輕搖動田柾國。

  床上的人不為所動,只是緊皺著眉頭,渾身是汗。

 

  朴智旻急了,不斷喊著他的名字,但他始終沒有回應。

  「田柾國你別嚇我啊……」

  他扶起田柾國,扛到了背上。

  「撐著,我送你去醫院……」

 

  他有些費力地揹著田柾國,但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抓了件厚外套和車鑰匙就往樓下衝。

  這時他不禁慶幸自己前陣子抓緊時間考好了駕照。

 

  他把田柾國橫放進後座,蓋上外套,坐進駕駛座裡驅車奔往醫院。

  「柾國……求你……不要有事……」

  朴智旻緊握方向盤的手在發抖,但他很努力地專注在路面上。

 

 

 

  「護士小姐!」朴智旻揹著田柾國跑進急診室,攔住他看到的第一個護士,「他昏倒了,發高燒,怎麼叫都叫不醒。」

  「先過來這裡,把他放下。」護士很快找了張空的病床過來讓他躺,接著又喚來一位醫生。

  「什麼情況?」醫生迅速走了過來,拿出手電筒,掰開田柾國的眼瞼,用光照射他的瞳孔。

  「高燒昏迷。」護士回答,替田柾國量了耳溫。

  「他、他昨天淋了雨……」朴智旻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地抓著頭髮。

  「病患家屬嗎?」護士把朴智旻稍微帶離病床一些。

  「是……」朴智旻的眼睛不敢離開田柾國身上。

  「病患有沒有對藥物過敏?」

  「我、我想沒有……我不知道……」四年半來田柾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過,別說生病了,連咳嗽流鼻水也幾乎沒有,令人很難去相信,一直以來那麼堅強健康的人,竟會在一夜之間倒下。

  「好的,您先別急,跟我來填寫住院資料。」

  「我不能留在這陪他嗎……」

  「你不用擔心,交給醫生處理,不會有事的。」護士柔聲安撫他。

  「好……好……」朴智旻看了田柾國最後一眼,轉身跟上護士。

 

 

 

  一番診斷、檢查和治療後,田柾國的狀況穩定了。

  「只要等他燒退了,醒來後再做些後續檢查,沒問題就可以出院了。」醫生說道。

  「好的……謝謝您……」

  醫生走出病房,留下了朴智旻和病床上的田柾國。

  「柾國……對不起……都是我害的……要是我堅持讓你先把頭髮弄乾……現在你也不會這樣了……對不起……拜託你……一定……要好好的……」朴智旻緊握著田柾國的手,淚水沾濕了口罩。

 

 

 

  朴智旻在病床邊坐了一整晚,始終不敢放開田柾國的手,後來實在撐不住,才趴在床上睡著了。

  隔天早上醒來時眼角還掛著淚痕,眼睛都哭腫了,十分狼狽。

  但他醒來的第一件事還是確認田柾國的體溫。

 

  「應該……差不多退了……」他稍稍鬆了口氣,拿起一旁桌上的水杯,用棉花棒沾了些水滴在田柾國唇上,接著替他擦乾額上的汗。

  他無力地坐回椅子上,等著田柾國醒來。

 

  儘管肚子有些餓,但他並不確定田柾國會什麼時候醒來,所以也不敢去買早餐,怕田柾國醒來時看不到自己會感到慌張。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朴智旻手中緊握的那隻手動了動,他滿懷期待地望向田柾國的臉。

 

  幾秒鐘過後,田柾國的眼睛緩緩睜開了,雖然昏睡了將近一天一夜,那雙眼睛仍然一如往常地水亮。

  田柾國第一眼看見的是醫院白花花的天花板,腦子有些暈眩,他眨了眨眼適應光線。

 

  我在哪裡……不是家裡?好安靜啊……

 

  他慢慢低下頭,看到自己身上的病人袍和醫院的綠色棉被。

 

  啊……醫院?我怎麼在這?

 

  最後他才注意到了床邊握著自己的朴智旻。

  朴智旻臉上是擔憂和欣喜參半,嘴巴動著,但田柾國的世界卻還是一片安靜。

 

  一股恐懼油然而生,他焦急地想起身,卻被朴智旻輕輕推回床上,身上的被子也被向上拉好壓緊。

  田柾國看著他的嘴唇,知道他在說的是"醒了就好"和"對不起"這類的話,但他的耳朵卻接收不到任何聲音。

  他睜大了眼睛,非常害怕。

 

  「柾國,你怎麼了?」朴智旻注意到他驚恐的眼神,有些不解。

  「我……我……」田柾國掙扎著開口,卻連自己的聲音也無法接收到,「聽……聽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

是吧?真的很狗血對吧XDD

也有點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會想寫這種失聰的橋段了,不過印象中是想要創造出"只看見你"這樣的氛圍吧

為了寫失聰還去查了怎樣的情況會造成後天失聰

雖然好端端一個大人生場病就忽然聽不見好像真的很扯(我也不知道這究竟可不可能畢竟我不是讀醫學相關科系的)

不過就把它想成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吧

就是那種平常不生病的人,一生病就是大病的那種感覺

其實之前有稍微在鋪陳了

像是封面上的副標題、遇到對方世界就會安靜、情侶對戒上的字……等等

不知道看到這裡,有沒有人能知道代表這部作品中心思想的花呢?再來猜猜看吧~

 

P.S下個禮拜因為要出國,所以暫停更新一次哦(跪

為了補償,今天這段小車是我碼字時臨時補上去的XDD

夠誠意不?(不

好啦其實沒寫好,因為時間有點短,忽然沒有靈感(雖然自己貌似是有一本筆記本寫了燉肉30題((別問我這是什麼,你會怕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胖次捲心酥
  • 這真的嚇到我了啊啊啊啊啊TTTTT
    希望失聰只是暫時的啊啊啊。゚(゚´Д`゚)゚。……
    嗚嗚嗚嗚嗚嗚
  • 哈哈有沒有驚奇感(是驚嚇吧!
    別哭別哭,不會虐的XDD

    Smiley Jill 於 2017/07/30 10:02 回覆

  • 小芳
  • 拜託告訴我這只是暫時的QQQQ
    不然我可能要棄追了QQQ
  • 別這樣我都快完結了,別這時候棄追嘛XDD
    別擔心不會虐XD

    Smiley Jill 於 2017/07/30 10:03 回覆

  • 訪客最愛國旻
  • 看得正揪心的時候停了
    整個更揪心了😭😭😭
  • 嘿嘿就是要製造這種感覺(?

    Smiley Jill 於 2017/07/30 10:03 回覆

  • 楓楓
  • 阿阿阿拜託最後讓柾國康復啊QQ
  • 雖然不想劇透自己,But你可以放心,我都是HE的哈哈哈

    Smiley Jill 於 2017/07/30 10: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