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27.png

27

 

  鄭號錫除了周休二日,每天都會到金燦勳的公司報到,連櫃檯的員工都認識他了,甚至有幾個女實習生覺得他很帥,趁午餐時間出公司用餐時上前搭訕,但他的回答永遠都是:「對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一開始她們都還不敢相信,認為那只是拒絕的藉口,但看他認真堅持的樣子,最後也只好信了,摸摸鼻子離開。

 

  鄭號錫剛開始來的兩天,金燦勳還會讓他上樓,聽聽看他又想說什麼,但後來他實在有些煩了,乾脆連見都不見。

  鄭號錫每天吃過早餐後就到他的公司等人,等到被警衛請出去了才離開。

 

  「董事長,鄭先生又來找您了。」櫃檯秘書打到金燦勳的辦公室,問道。

  這是鄭號錫來的第十天,一個多禮拜過了。

  金燦勳嘆了口氣,說:「就讓他在那吧,如果他擾亂到員工或客戶再請他出去。」

  「好的。」秘書掛上電話。

 

  「他怎麼說?」鄭號錫探頭到櫃台裡問。

  「你可以在這,但別打擾到人。」

  鄭號錫沉下臉,說:「知道了。」接著退到一旁靜靜地站著。

 

  一個小時過了,秘書看他一直站著還真有些不忍心,於是她說:「你要不要坐著?這裡還有張椅子。」

  「沒關係,我站著就好。」

  「你站在那,進來的人會覺得很奇怪的,還是躲在櫃台後吧。」秘書笑道。

  鄭號錫猶豫了一會,妥協了。

  「好吧。」他坐上秘書遞過來的椅子,揉了揉膝蓋和小腿。

 

  秘書接了幾通電話後,突然問道:「所以,你是為什麼每天都來找董事長?來談合作案的?但看你年紀也不像啊。」

  「是來談事情的,但不是公事。」

  「我能知道是什麼嗎?看在我們見了這麼多天面的份上。」

  鄭號錫笑了,說:「我正在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

 

 

 

  鄭號錫一坐就坐到了下班時間,午餐還是秘書外出吃午餐時順道幫他買的。

  六點鐘,金燦勳下樓要坐車回家,看到鄭號錫還在,著實有些驚訝,但他仍然裝作沒有看見,逕直走向公司大門。

 

  「董事長!」鄭號錫看見他出現,馬上起身朝他走去,「您不是說想看我有沒有辦法說服您嗎?」

  「我想我給過你三次機會了。」金燦勳快步走著。

  「但我說過我不會放棄的。」鄭號錫已追到他身邊,走出大門。

  金燦勳的座車等在外頭,司機替他打開車門。

  「知難而退吧。」他說,踏進車裡。

  司機關上門,坐回駕駛座。

 

  鄭號錫立刻奔向他的摩托車,發動,跟上金燦勳的車。

  他一路跟著回到他家,把車停在附近,趕在金燦勳進家門前攔住了他。

 

  「拜託。」他說,微微喘著氣。

  南尹莉來開了門,看著門外對峙著的兩個男人,靜靜地說:「燦勳,讓他進來吧,天氣冷他又流那麼多汗。」

  「鄭先生,你請回吧。」

  「燦勳。」南尹莉露出難得的嚴厲語氣。

  金燦勳一下子噤聲了。

  「兩個都進來吧,別著涼了,我讓廚房弄飯去。」

  兩人都進門後,南尹莉才關上了門。

 

 

 

  「號錫,沒錯吧?」南尹莉問道。

  「是的。」鄭號錫回答。

  三人坐在餐桌上,面前是豐盛的一桌菜,只有鄭號錫還沒動筷。

  「先吃點東西吧,有什麼話吃完再說。」

  「好……」

 

  用餐期間沒有任何人開口,只有餐具碰撞的聲音和細微的咀嚼聲。

  飯後,碗盤被收拾乾淨,南尹莉才說:「說吧。」

 

  鄭號錫深吸了一口氣。

  「當初泰亨進到我們社團時,我第一眼就覺得他很不一樣。他很有自信,很開朗,也很自由,至少這是他讓人看見的他。他很努力,這讓他爭取到了社長這個位置,他一直以來也都做得非常好,帶領著社團完成很多事。我是到後來才知道,他會這麼努力,很大的原因是為了完成父親的期望,他什麼事都拚盡全力去做,只因為不希望父親失望,只因為那是父親所要求的。我想他從小到大並沒有太多追求他所想要事物的機會,所以這一次,我會替他追求。」

  「你說他很拚命?」南尹莉問。

  「是,從進社團的第一刻開始,他每項事務,不論大小,全都積極參與,也一次次證明他有那個領導能力。我時常會覺得這樣的他很累,但他都撐過來了,不只社團上做得好,課業表現也名列前茅。他是真的真的很努力,所以我認為他值得擁有一個自己做決定的機會。」

  「你真的很喜歡我們家泰亨吧?」

  「是。」鄭號錫肯定地說。

  「不是為了錢?」

  「我想如果是為了錢,我大可以去找個富家千金,或是直接接受董事長的提議。」鄭號錫微微笑了,「但是,不,我不是為了錢。我喜歡他,是因為他值得我喜歡。」

  「燦勳,你說呢?」南尹莉滿意地點了點頭,笑著說,「你也聽到了,泰亨一直很努力去達成你的期望,你要求的,他也全都做到了,一件不漏。也許你也該把一些自由還給他了,畢竟他是你的兒子,不是你眾多員工中的其中一個。」

 

  這段時間以來南尹莉想了很多,現在的兒子肯定是不快樂的,她這個做媽的,又如何能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難過?

  金燦勳斂下眼,沉默不語。

  他很仔細地聽了,也仔細地思考了。

  的確,他的兒子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他的任何要求,兒子也毫無怨言地去做到,但這樣的期望,對一個不過二十出頭的孩子來說,是不是造成了莫大的壓力?

  也許,該是時候把自由還給他了。

 

  金燦勳拿起手機,撥通電話。

  「喂?林秘書,幫我訂一張後天往紐約的機票,對,2月17日,頭等艙,明天上班時間給我。」

  他掛上電話,看向鄭號錫,說:「恭喜你,你說服我了,我欣賞你的堅持。去美國替我把泰亨帶回來吧,我想我是該跟他好好聊聊了。」

  「謝、謝謝您!」鄭號錫有些反應不過來,只好起身敬禮道謝。

  「行了,明天來公司找我,這兩天先打包吧,到時我會聯絡人在紐約那接應你,你可以在那住個幾天,泰亨打算回來時再讓他通知我。機票錢你不必擔心,人到就好。」

  「好、好的!謝謝您!」鄭號錫高興得快哭了,連連道謝。

  「不,我才要謝謝你,讓我看清自己所做的一切。早點回去吧,明天記得準時。」

  「謝謝您!真的謝謝!」鄭號錫又鞠了好幾次躬,是對金燦勳也是對南尹莉,「那我回去了!」

  「回家小心。」南尹莉微笑著說。

  「好的,再見!」鄭號錫最後一次敬了禮,走向大門。

  韓元宰替他開了門,小聲地說:「恭喜你。」

  「謝謝。」鄭號錫也朝他鞠了躬,走了出去。

 

  南尹莉在大門關上後才說:「看吧,沒那麼難的,泰亨一直以來都是讓步的那個,這次總該換你讓步了。」

  「妳知道我不擅長表達感情的吧?」金燦勳揉了揉眉頭,說道。

  「當然,所以你才需要我啊。」南尹莉輕輕握住金燦勳的手。

  「這樣才能互補,對吧?」金燦勳微微笑了,回握住南尹莉的手。

 

 

 

  「喂?恩允!」鄭號錫一回到家,第一時間就打給李恩允。

  「怎麼了這麼興奮?」

  「我可以去見泰亨了!」

  「真的嗎!怎麼會?」

  「他父親被我說服了,後天我就要去美國找他,把他帶回來!」

  「那太好了!後天……17號對吧?你生日前一天。」

  「對呀,這生日禮物太棒了!」

  「恭喜你啦,回來以後我們幾個一起吃飯吧!」

  「嗯!那我先去打包囉。」

  「嗯,掰掰。」

  「掰掰。」鄭號錫掛上電話。

 

  李恩允收起手機,微微笑了。

  「這樣就好了。」她自言自語道。

 

  鄭號錫掛上手機後又想到,自己還得告訴朴智旻這個好消息。

  「智旻!」

  「咦?哥你好啦?」

  「兩個禮拜前就好了,不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泰亨的爸爸同意讓他回來了!」

  「真的嗎!什麼時候?」

  「剛剛,我後天會去美國找他,在那待幾天再把他一起帶回來。」

  「美國?可是你怎麼去?」

  「飛機啊,難不成游泳嗎?」

  「你有錢嗎?」

  「泰亨的爸爸說他會全部支付,叫我人到就好。」

  「這麼好?」

  「對呀,我也挺驚訝的!啊我現在好興奮!」

  「冷靜點,」朴智旻笑了,「我準備上飛機了,先掛囉。」

  「好,掰掰!」

  「掰掰。」朴智旻掛上電話,把手機關機。

 

  「號錫哥怎麼了?」一旁的田柾國問,兩人正準備搭上回首爾的飛機。

  「他要把泰亨追回來了。」

  「真的?」

  「對啊,他說後天要去美國找他。」

  「我就說吧,他一定會把人帶回來的。」

  「我們柾國是神算啊!」朴智旻撫了撫田柾國的後腦勺。

  「相信我不會錯的,」田柾國笑道,「走吧!」

 

 

 

作者有話要說:

霜花總算要不虐了哈哈

可以準備好你們的鞭炮了(?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