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24.png

24

  薄雪草(火絨草)的花語,重要的回憶。

 

 

 

  「智旻、智賢,準備來吃午餐了!」朴敏植在廚房裡喊。

  朴智旻放下手機,心中雖然還是擔心,但他相信李恩允會好好照顧鄭號錫。

  「來了。」朴智旻喊了回去。

 

  吃過午飯,他小小睡了會午覺。

  醒來後他滑了會手機,回到樓下客廳去。

 

  「智旻,剛好,你能幫我去超市買點菜嗎?你弟跑去打球了。」

  「好,要買什麼?」

  「嗯……高麗菜、豆腐、豬肉、馬鈴薯,啊,醬油也要買了,順便買麥片跟牛奶好了,這樣記得起來嗎?」

  朴智旻在腦海裡回想了一下,點了點頭:「OK。」

  「錢在桌上自己拿。」

  「好。」

 

  朴智旻拿了錢往外走,一鎖好門,回頭就看到了昨天回家時遇到的女人,依然在張望著。

  朴智旻走向她,問道:「不好意思,請問妳是要找我爸嗎?是的話我可以幫妳叫他。」

  女人穿著和前一天完全不同的衣服,鞋子也換了,只有胸前的項鍊沒有變。

  還有她看到朴智旻時的驚訝表情。

 

  「我……我不……」

  「智旻,你沒有帶購物……」朴敏植開了家門,手上拎著一個袋子,在看到門外二人時瞪大了眼睛。

  「哦爸,她就是我昨天說的……」

  「我知道。」

  「所以你認識嗎?」

  「認識,就是一個……老朋友。」朴敏植穿了鞋朝兩人走近,「智旻﹐你快去買吧。」他把袋子交給朴智旻。

  「喔好,你們聊。」朴智旻接過,朝女人點了頭便往超市去了。

 

  確定朴智旻走得夠遠後,朴敏植才開口。

  「智秀,十六年了,為什麼回來?」

  「我只是……想來看看。」安智秀說,不敢看朴敏植。

  「看被妳拋下的孩子過得好不好嗎?我可以告訴妳,十六年了,他們非常好,除了智旻時常半夜驚醒,哭著問媽媽去哪了。」

  「敏植,你恨我對嗎?」

  「不,我不恨妳,他們兩個也不恨妳,只是我不懂,既然妳選擇離開了,為什麼還要回來?」朴敏植的語氣放軟了一點。

  「我不知道……只是正好回韓國了,就忍不住想來看看……」

  朴敏植重重嘆了口氣。

  「進來吧,外面冷。」

 

 

 

  「最近怎麼樣了?」朴敏植問,替安智秀倒了杯溫水。

  「很好。」

  「他呢?」

  「也很好。」

  「所以,為什麼回了韓國?」

  「他來出差,我一起來了。」

  「嗯。」

  沉默了一會,安智秀才又說:「家裡……都沒有變啊。」

  「我很努力維持著妳離開前的生活。」

  「是嗎……」

  「那條項鍊。」

  「嗯?」

  「妳脖子上那條。」

  安智秀下意識地伸手去摸。

  「還以為妳會扔掉呢。」

  「這是……我唯一帶走的,關於你們的東西……」

  「他沒有問那是哪來的?」

  「沒,我想他應該也沒有注意過這不起眼的小東西吧。」安智秀苦笑了一聲。

 

  那條項鍊是朴敏植在兩人結婚五周年時送給安智秀的。

  當初他帶著四歲的朴智旻出門去挑,朴智旻第一眼就看中了那條有著簡單墜子的項鍊。

 

  「智旻他……好像真的不記得我了。」

  「十六年沒有看過的人,照片又全部被我收起來了,就像妳要求的那樣,記憶很淡了吧。」

  「嗯。」安智秀小口地啜了口水。

  「妳後來有幫他生了孩子嗎?」

  「嗯,一個兒子,今年十五歲了。」

  「好好照顧他。」

  「我知道。」

  安智秀喝完了朴敏植倒給她的水,起身說:「我想我該走了。」

  「嗯。」

  「我過兩天就回美國了,之後就算回韓國……也不會再來打擾你們了。」

  「謝謝妳。」

  「我走了。」

  「智秀,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問吧。」

  「現在的妳,幸福嗎?」

  安智秀猶豫了片刻,最終點了點頭,說:「幸福。你呢?」

  「很幸福。」

  「那就好。」

 

  安智秀轉身走向門口,門就在同時打開了。

  「呀朴智賢你一身汗的不擦乾是想著涼嗎?」朴智旻走進玄關,手上拿著一大袋菜,脖子上掛著朴智賢的手臂。

  「沒事啦,我身體可好了。」

  「小心感冒……哦妳好,妳要回去了嗎?」朴智旻話說到一半,轉頭便看到準備要離開的安智秀。

  「她是誰?」朴智賢小聲地問。

  「爸的朋友。」

  「你是……智賢對嗎?」

  「是的。」朴智賢把手從朴智旻肩上收了回來,站正。

  「兩兄弟……都長得很帥氣呢。」安智秀笑著說。

  「啊謝謝誇獎。」朴智賢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拉著朴智旻脫了鞋走進家裡,讓出一條路。

  「請慢走。」兩兄弟一起敬了禮。

  安智秀穿上她的高跟鞋,最後看了他們一眼,說:「再見。」然後踏出了門。

 

  這一次,總算是好好說聲再見了。

  說了再見,就真的得告別了。

  再見,我的孩子,要幸福地活下去。

 

  「哥,她長得好眼熟哦。」門關上後,朴智賢對朴智旻說。

  「你也這麼覺得吧?可是我怎麼都想不起來是在哪看過。」

  「智旻,菜拿過來吧。」朴敏植喚他。

  「來了!」

 

 

 

  這晚朴智旻又做了同一個夢,但夢的細節又一次改變了。

  「智旻,再見。」很熟悉的聲音,同時卻又是那麼陌生,迴盪在他耳邊。

  「媽……別走……」

  「再見。」

  朴智旻被推倒,墜入黑暗中,驚醒。

 

  他喘著氣,掙扎地抓過手機,撥給田柾國。

  「喂……」

  「柾國……」朴智旻哭著說,「我……我……」

  「哥你又做惡夢了?」田柾國瞬間醒了過來。

  「嗯……」

  「深呼吸,我在這裡,沒事的。」

  朴智旻低聲抽咽著,有些喘不過氣。

 

  「哥,把手借我,放到你的肩膀上,拍一拍,我在這的,好嗎?」

  這次朴智旻冷靜得快了一些。

  「對不起柾國……吵醒你了……」

  「沒關係的,如果之後我不在時你又做惡夢,馬上打給我,知道嗎?」

  「知道了……謝謝你……」

  「我重新打給你吧,等我一下。」

  「好。」

  田柾國掛上電話,重新撥了過去。

 

  「哥,我唱歌給你聽怎麼樣?」他問。

  「真的嗎?」

  「當然,想聽什麼?」

  「都可以。」

  「Lost Stars怎麼樣?」

  「好啊。」

  即便是透過電話,田柾國剛睡醒帶著點沙啞的歌聲還是溫暖了朴智旻。

 

  我們都是迷途的星星

  試著點亮漆黑的夜空

 

  他想起田柾國前一晚告訴他的故事,就像歌詞唱的那樣。

  曾經被拋棄的他們就像是迷途的星星,無助、徬徨,但他們最終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有家人、有朋友,最重要的,是他們找到了對方,那顆點亮自己身邊黑暗的星。

 

  「柾國,我以前只有說過我喜歡你對吧?」曲終,朴智旻說道。

  「是啊。」

  「我現在要改口了。」

  「改成什麼?」

  「我愛你。」朴智旻笑著說,「田柾國,我愛你,真的很愛很愛。」

 

  田柾國愣了一下,心頭波光蕩漾。

  這樣誠實的朴智旻,實在是讓人不愛不行。

 

  「我也愛你,很愛很愛。」他溫柔地說,「不過哥,你該回去睡覺了。」

  「我要再聽你說一次。」

  「我愛你。」田柾國笑了,「快睡。」

  「我也愛你,晚安。」

  「晚安。」

 

 

 

  朴智旻又連續做了三天惡夢,和小時候不同,這幾次的夢境都有些不太一樣的地方。

  第三天晚上尤其奇怪,第一次,媽媽在他的夢中出現了。

  雖然只是個模糊的臉孔,但直覺告訴他,那就是他的媽媽。

 

  「哥,你是不是因為回釜山所以受到刺激了啊?」又一次接到朴智旻的電話,待他冷靜下來後,田柾國才問道。

  「我也不知道……以前不會這樣的……」

  「我覺得這樣不行,你要不要去看個醫生啊?或是找個諮商師聊聊。」

  「不用啦,說不定我只是太想你了。」朴智旻笑道。

  「哥,我很認真。」

  「好啦,可是找那種應該不便宜吧,還要事先預約。」

  「這樣好了,這幾天過年我爸媽放假,你來我家住吧,我在你身邊看會不會好一點,順便也能讓他們看看你。」

  「嗯……」朴智旻想了一下,「好,我明天早上跟我爸說。」

  「那我明天下午讓人去載你來?」

  「好。」

  「回去睡吧,明天見。」

  「明天見。」

 

  朴智旻掛上電話,腦海中又冒出剛才夢境中的面容。

  他總認為自己不應該忘記媽媽的長相的,但是,好像是被用橡皮擦抹去了一樣,那天從遊樂園回家以後,他就再也想不起她的模樣了。

 

 

 

  「爸,為什麼家裡沒有媽的照片或是我們跟她的合照?」隔天早上吃早飯時朴智旻隨口問道。

  「怎麼突然這麼問?」

  「我最近又開始做惡夢了,昨天晚上她出現在夢裡,但我看不清她的長相……我想要想起來,她長什麼樣子。」

  「你確定?」

  「確定。」

  「好吧。」朴敏植嘆了口氣。

  孩子也不小了,有知的權利。

 

  他回房拿了幾本相簿出來,放在餐桌上。

  「原來你一直藏著?」朴智旻驚訝地說,他身旁的朴智賢也是一臉震驚。

  「她希望我把它們收起來,說是不希望你們想起她。」

  「這麼多照片……」朴智旻伸手拿過其中一本相簿,上面標示著1995年,他出生的那一年。

  「在你打開之前,」朴敏植阻止他,「我要先告訴你,你看了之後……先別生氣,聽我解釋。」

  朴智旻低頭,深吸了一口氣,翻開第一頁。

 

  那是安智秀抱著剛出生的他躺在病床上的照片。

  照片中的她素顏,有些憔悴,但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

 

  「她……她……」朴智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快速翻過後面幾頁,又抓過另一本標著2001年,她離開的那一年的,手指飛快地翻過每一頁。

  雖然已經過了16年,安智秀不再是以前那樣年輕而樸素,但朴智旻還是認出來了,在那本相簿的最後一頁,遊樂園裡的安智秀和她胸前的那個心型項鍊。

  「可是她……」

 

  朴智賢拿過他手上的相簿,瞪大了眼睛。

  「昨天那個阿姨就是媽?」朴智賢大喊。

  「是。」朴敏植說。

  朴智旻瞪著桌面,一言不發。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有什麼感覺,開心自己見了她一面?悲慟她又一次離開了?還是只是單純地感到被欺騙?

 

  「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們的,只是……她說她只是想要來看看你們,以後也不會再來了,所以我們想,與其讓你們相認,不如假裝她沒有回來過。」

  「媽她現在……過得怎麼樣?」朴智賢問,翻動其他相簿。

  「她很好。」

  「那就好。」

 

  接下來的早飯他們吃得很安靜,朴智賢漫不經心地翻照片,而朴智旻則一直盯著那張在遊樂園的照片。

  飯後朴智賢出門打球了,說想調適一下心情,留下朴智旻和朴敏植坐在餐桌上。

 

  「那條項鍊是什麼?」沉默良久,朴智旻終於開口。

  「結婚五周年我送她的禮物。」朴敏植說。

  「為什麼十六年了她還戴著?」

  「我想……是因為那是你挑的。」

  朴智旻將視線從照片上移開。

  「我挑的……嗎?」

  「嗯,當初我帶著你去時,你一看到那條項鍊就一直說很漂亮,所以我就買了那條。看到她現在還戴著時我也很驚訝,但她畢竟還是你媽,內心深處還是愛著你們的。」

  「我懂了。」

  又是一陣沉默。

  「她說她現在過得很好?」

  「她說她很幸福。」

  朴智旻點了點頭,整理好相簿。

  「我覺得現在的自己也已經很幸福。」他笑著說,「爸,我剛剛不是說下午要去柾國家嗎?」

  「嗯。」

  「我能提早過去嗎?我請他現在讓人來載我。」

  「當然,想多住幾天也沒關係的。」朴敏植覺得現在應該讓兒子換個環境調整心情。

  「謝謝爸,那我先回房了。」

  「好。」

 

  朴智旻回到房間,躺在床打給田柾國。

  「柾國,你能現在就來載我過去嗎?我……想你了。」

  「哦好,應該一小時內就能到。」

  「嗯。」

  掛上電話,朴智旻整理了幾套衣服裝進行李箱,等著人來接他。

 

  此刻他的腦袋很亂,心卻異常平靜。

  如果是小時候的他,可能會大哭大鬧地怪父母為什麼每件事都要瞞著自己。

  但現在的他夠大了,明白那只是他們保護自己和弟弟的一種方式,雖然可能並不是最好的,但至少他們嘗試了。

  大家都很好,都過著令自己滿意的生活,這樣就夠了。

  真的,夠了。

 

  不到一個小時,樓下的門鈴響了,朴智旻提著行李下了樓。

  「請問朴智旻先生在嗎?」一名穿西裝的男子站在門口。

  「我就是。」朴智旻走了過去。

  「我是來這裡接你的,請問都準備好了嗎?」

  「好了,我們走吧。爸掰掰,幫我跟智賢說過幾天見。」

  「好,掰掰。」

  朴智旻跟著司機走了出去。

 

 

 

作者有話要說:

下一章,新角色登場!

預計週三更新,看看有沒有人能在那之前猜到登場的角色是誰~

(會不會沒人要理我啊哈哈)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XDDDDD超愛看您寫的小說❤我期待更新😍
  • 哈哈不用用"您"啦,隨意就行XD

    Smiley Jill 於 2017/06/05 15:47 回覆

  • 小芳
  • 南碩還沒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南碩該不會就是柾國的家長!!!!!

    天啊~~~我太聰明了吧 哈哈哈哈哈(一個人在這邊演獨角戲XDDDD)

    終於不用再等一個星期了QQQQQQQQ
  • 果然很好猜嗎哈哈哈
    猜得不錯猜得不錯~~

    這兩天生病,希望能順利產稿ˊˇˋ

    Smiley Jill 於 2017/06/05 15:48 回覆

  • 訪客
  • 應該不可能是方pd對吧?
  • 方pd之前有出現過囉,設定是閔五歲的父親哈哈哈(只出現在番外回憶中的父親ˊˇˋ)

    Smiley Jill 於 2017/06/05 15: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