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22.png

22

 

  金泰亨離開的同一天,朴智旻和田柾國飛往釜山的班機也起飛了。

  「會緊張嗎?」朴智旻問,兩人已在飛機上就座。

  「不會啊,我很期待。」

  「那我怎麼這麼緊張?」

  「哥你緊張什麼?」

  「我還沒告訴我爸我們兩個的事,想說到家再說也比較好解釋。」

  「不需要緊張啦,OK的,我相信哥的爸爸跟你一樣人很好。」田柾國輕輕握住朴智旻的手。

  「他確實是。」朴智旻微微笑了,腦袋靠上田柾國的肩。

 

 

 

  飛機於下午落地,他們坐接駁車到捷運站,再搭捷運到離朴智旻家最近的一站,步行過去。

  「轉個彎直走幾分鐘就到了。」朴智旻說。

  「這附近很安靜啊。」田柾國環視周遭。

  「對啊,環境很不錯,我從一出生就住在這了。」

  「肯定有很深的感情吧?」

  「是啊,很多回憶,有好的也有壞的。你知道嗎?以前我家隔壁那戶人家養了一隻大狗,超兇的,那時候我五歲吧,我想是五歲,我跟我弟在那戶人家門口玩,結果那隻狗不知道為什麼就衝了出來,追著我們跑,我馬上想說要抱著我弟跑,可是那時候太小了,抱不動,只好把他推在前面保護他。」朴智旻回想著。

  「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被那隻狗追到了。」朴智旻笑道,「我還記得很清楚,那時候我抱著我弟蹲在地上,一直大喊大叫想趕走那隻狗,可是他一直抓我,雖然很痛,但為了保護我弟,我還是沒有放開他,要不是那隻狗的主人有追出來,我說不定就被吃掉了。後來狗的主人把狗帶回家後再送我們回去,我爸超緊張的,但他沒有罵人,反而謝謝他把我們送回來,我們進家門後,我媽她就……」講到媽媽,朴智旻頓了一下,「她就馬上幫我擦藥……那時候的她真的很溫柔……」

  田柾國沒有說話,伸手摸了摸朴智旻的頭髮。

 

  「不過我現在連她長什麼樣都不記得了。」朴智旻苦笑,「家裡也找不到她的照片,不知道為什麼。」

  兩人已經快走到家門口,朴智旻一抬頭,看見一個女人站在那張望著,像是在找著什麼。

  「不好意思,請問妳要找誰嗎?」朴智旻走近,禮貌地問道。

  女人轉頭看向他,瞪大了眼睛。

  朴智旻依稀覺得她有點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不好意思?」朴智旻見她沒反應,又問了一次,「我能幫妳什麼嗎?」

  「這裡是……朴家嗎?」女人開口,語氣中帶著不確定,摸了摸胸前的項鍊墜子。

  「是的,妳是我爸的朋友嗎?還是親戚?」

  「智旻?」女人看起來像是要哭了。

  「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朴智旻有些驚訝。

  「你不記……對不起。」女人欲言又止,還沒說完便轉身快步離去。

 

  「她好像認識你?」田柾國說。

  「蠻眼熟的,可是我不知道她是誰,走吧。」

  兩人走了進去,朴智旻的手停在門鈴上。

  「待會我會直接跟我爸介紹你是我的男朋友,如果他的反應不太好,別太放在心上。」

  「他別把我趕出去就好。」田柾國笑道。

  朴智旻也笑了,按下門鈴。

 

  裡頭的人很快就來應了門。

  「嗨,爸。」

  「智旻!總算到了啊。」朴智旻的父親朴敏植給了他一個擁抱。

  「智賢!」朴智旻朝跟在後方走到門口的弟弟打招呼。

  「哥,回來啦。」

  田柾國看著朴智旻的爸爸和弟弟,三個人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有身高上的小差異。

 

  「這位就是智旻的同學了吧?你好你好。」

  「爸,他是我的……男朋友。」朴智旻直奔重點。

  「啊?」朴敏植睜大了眼睛,一時非常茫然,臉上是藏不住的驚訝。

  這點跟朴智旻時很像,田柾國忍不住想。

 

  「男朋友,交往中的那個男朋友。」朴智旻重述一次,仔細觀察父親有沒有昏過去的跡象。

  「伯父您好,我叫做田柾國。」田柾國十分有禮地敬禮。

  「啊沒關係不必拘謹,先、先進來吧。」朴敏植抓了抓頭髮,站到一旁讓門外二人進門。

  「那個……我跟我兒子說一下話,你先坐,智賢,倒杯水給柾國。」

  「好的,謝謝您。」田柾國說,乖巧地坐在沙發上。

 

  朴敏植拉著朴智旻到二樓,走進朴智旻的臥室關上門。

  「你怎麼不先告訴我啊,讓我先有個心理準備也好。」朴敏植說。

  「想說當面講比較能夠說清楚……」朴智旻垂下頭。

  「你應該不是因為什麼心理創傷才這樣的吧?」朴敏植問兒子。

  「不是,就是單純喜歡他這個人。」

  「你確定那是喜歡,不是對弟弟那種疼愛?」

  「我確定。」

  「好吧,給我幾秒接受一下……呼,行了。」

  「這麼容易?」朴智旻有些驚訝,「爸,我剛出櫃了耶。」

  「怎麼,難道你要我跟你大吵一架再冷戰幾天,最後逼你跟柾國分手嗎?」朴敏植開玩笑道,「只要你確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就會無條件支持你,因為你是我兒子,而我相信你的決定和眼光。」

  「爸,謝謝你。」朴智旻對父親這番貼心的話語非常感動,輕輕抱了他一下。

 

  「謝什麼,你開心就好。只不過……我抱孫子的期望只能寄託在你弟身上了。」

  「爸……現在說這個太早了吧……」

  「會嗎哈哈哈,」朴敏植十分爽朗地笑了,「好了,該下去了,不然柾國該以為被我否定了。」

  「嗯!」

 

 

 

  「你叫柾國?」朴智旻放了杯水在田柾國面前,坐到他身邊。

  「是,你是……智賢對吧?」

  「嗯,我哥說我們同年,那我直接叫你名字可以嗎?」

  「當然。」田柾國喝了口水。

  「所以……你跟我哥在交往?」

  「嗯,三個月了。」

  「哇,沒想到我哥居然會喜歡男生。啊沒有冒犯的意思,我很支持的。」

  「不會冒犯。」田柾國笑道。

  眼前的朴智賢很多地方都讓他想到朴智旻,笑著會瞇起的小眼睛,厚厚的嘴唇,雖比較瘦但仍有些嬰兒肥的臉,都令他感到親切。

 

  不知道哥解釋得怎樣啊……

 

  剛想到這,朴智旻就和朴敏植一起走了下來。

  朴智旻偷偷朝田柾國比了個OK,他立刻鬆了口氣。

 

  「你們應該餓了吧?我來煮晚餐。」朴敏植說。

  「啊爸,我想做泡菜炒飯。」

  「行,那你過來吧。」

  朴智旻和朴敏植一起在廚房忙活,田柾國和朴智賢則移到餐桌等著,偶爾聊上幾句。

 

  「對了,爸。」朴智旻突然想到一件事。

  「嗯?」

  「剛剛我回來的時候,外面有個阿姨一直往我們家看,好像想找人。」

  「你沒問她要找誰?」

  「問啦,她沒說,可是她知道我的名字,是我們家的親戚嗎?」

  「我們親戚也就那些,你應該都見過也都有印象……她長什麼樣?」

  「唔……長頭髮,160公分左右,年紀看起來跟你差不多,穿的衣服感覺挺貴的,還踩著一雙高跟鞋,很像是貴婦。」

  「她身上香水味很重!」田柾國補充道。

  「貴婦……我應該也沒有這種朋友啊,有沒有具體一點的特徵?」

  「特徵嗎?嗯……啊!她戴了一條項鍊,上面有個小小的心型墜子,金屬的,那感覺是她身上最簡單也最便宜的東西。哦還有,她眼角下有一顆淚痣。」

  朴敏植炒菜的手停了下來。

 

  「你說她知道你的名字?」

  「對啊,不過她看我好像看到鬼一樣,感覺快哭了,我還怕是不是我有不小心說了什麼冒犯到她,不過想一想我什麼都沒說啊。所以爸,你知道她是誰嗎?

  「不知道……說不定是你以前的老師。」朴敏植回過神來,漫不經心地炒著菜。

  「老師看到我才不會是那種表情呢,我可是三好學生!而且每個老師我都記得的。」

  「你不是說要做泡菜炒飯?我這邊裝盤就能給你了。」朴敏植趕緊轉移話題。

  「哦好。」朴智旻幫忙拿個了餐盤遞給父親。

  朴敏植心不在焉地接過,腦中想的只有一句話。

 

  她回來了?

 

 

 

  「哦!」田柾國吃了一口朴智旻做的泡菜炒飯,瞪大了眼睛,驚呼出聲。

  「還可以嗎?很久沒做了……」

  「很好吃!」田柾國猛點頭,比了個讚,又舀起一大口塞進嘴裡。

  朴智旻看他吃得這麼香,臉上忍不住浮出一個溺愛的笑容,抬手撫了撫他的後腦勺。

  「慢慢吃。」他也不忘叮嚀兩句。

 

  「智旻,今年在學校都還好嗎?」朴敏植問道。

  「很好啊,沒有被當,社團的事也都很順利,啊還有,爸你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赫娜嗎?賣義大利麵的?」

  「記得啊。」

  「柾國幫那間店做了傳單,還幫忙宣傳,現在她們生意超好的!」

  「智旻哥幫的忙更大。」田柾國嚥下滿口炒飯後說道。

  「這樣很好啊,我兒子總算是做點有意義的事了。」朴敏植笑道。

  「爸,我活著就是件很有意義的事了好嗎?」

  「是是是,乖兒子。」

 

 

 

  和樂融融的一頓飯後,朴家三人在餐桌上聊天,而田柾國洗過澡,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看著看著就十點了,他非常準時地靠在沙發上睡著,連電視也忘了關。

 

  久未見面的三人聊完天已經快十一點,朴智旻走到沙發那找田柾國,卻發現他已經睡著了。

  「你們先洗吧,我最後再洗。」朴智旻說,關上電視。

  「好,洗完早點睡。」朴敏植說。

  「哥,晚安。」朴智賢說。

  「晚安。」朴智旻笑著應。

  父子倆上了樓,留下朴智旻和田柾國在客廳。

 

  朴智旻在沙發前席地而坐,靜靜地看著田柾國的睡臉。

  這時田柾國冷得縮起了身子,朴智旻怕他著涼,只好把他叫醒。

  「柾國,醒醒,去樓上睡。」

  朴智旻叫了幾次才有回應。

  「嗯?」田柾國揉了揉惺忪睡眼。

  「回房間睡吧,這裡太冷了。」

  「啊……我又不小心睡著了?」

  「是。」朴智旻笑了出來。

  田柾國慢慢爬了起來,閉著眼多坐了好一會兒才離開沙發。

 

  「我要睡哪?」

  「我房間,來吧。」

  兩人上去時,朴智賢也正好洗完澡出來。

  「哥,可以洗囉。」他說。

  「嗯,馬上就去。」

  朴智旻把田柾國帶回房間後,拿了衣服去洗澡。

 

  洗好澡回到房間,田柾國躺在床上朝他伸長雙臂。

  「兔子娃娃。」他笑道。

  「你沒有帶來嗎?」朴智旻笑著躺到他身邊,拉緊被子。

  「有啊,在包包裡,可是你在這我抱你就好。」

  「好,讓你抱,快睡吧。」

  「晚安。」

  「晚安。」

 

 

 

  朴智旻又做夢了。

  同樣的遊樂園,同樣的人群,同樣的不知所措。

  「媽,妳在哪……」

  他又一次被推倒在地,但就在此時,他在人群中看到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他不知道為什麼,但他有種感覺,自己應該要追上去。

  「媽!媽!」他努力擠過人群,想要找到那雙鞋子的主人,這一次,他喊得出聲音了,「媽!回來!」

  但那雙高跟鞋消失了,就和當初他的母親消失在人群中一樣,他又再次置身於無助的惶恐中。

  「媽……」他蹲下身,臉埋在腿間,哭著,顫抖著,「不要離開我……」

 

  「哥?哥!你還好嗎?」

  朴智旻跌進一雙有力的臂彎,從噩夢中驚醒。

  「我在這,別害怕。」他身邊的人緊抱著他,不斷撫著他的頭髮。

  「媽……媽不見了……她不會回來了……」朴智旻又一次難以抽離夢中的情緒,把臉埋在田柾國胸口哭著。

  「我在這裡,別害怕……」

  哭了好久,朴智旻才勉強冷靜下來,掙扎著大口喘氣。

 

  「沒事吧?」田柾國擔心地說。

  「沒……沒事,等一下就好了。」朴智旻抱緊了田柾國。

  「你常常這樣嗎?做噩夢?」

  「小時候比較常,長大後……最近的一次是我第一次帶你去夜市那天晚上。」

  「這樣嗎……」

  「不用擔心,我已經習慣了,反正哭過就沒事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田柾國突然說:「哥,你想聽我家的故事嗎?」

  「嗯?好啊。」

  「其實,我是被收養的。」

  「誒?」朴智旻吃驚地張大嘴。

  「我在孤兒院生活了四年,直到被人收養,然後,我就有了兩個爸爸。」

  「你是說……」

  「是,他們和我們一樣。」

  「可是你之前不是說,是你媽媽告訴你做事要認真?」

  「他在家裡確實是扮演媽媽的角色,」田柾國輕笑,「雖然他也常常不在家就是了,因為他是我爸的秘書,我爸在忙,他也得跟著忙。」

  「哇,這個感覺……好神奇啊。」

  「我還記得我幼稚園時一直覺得同學的家長都是一男一女這點很奇怪,因為那時我的認知就是家庭是由兩個和我同性的人組成的。我爸媽花了不少時間來導正我的想法,不對,也不能說是導正,應該是……補充說明。」

  「你爸媽感覺人很好呢。」

  「是很好啊,就是太忙了,但我知道他們很愛我。」

  「怎麼突然想跟我說這些?」

  「只是想讓你知道,我也曾經是個被拋棄的小孩,但我遇到了愛我的父母,現在,我也找到了我的幸福,我活得很快樂。而哥你還有爸爸,有弟弟,有很多朋友,有我,所以你不必害怕,因為我們都會在你身邊的。」田柾國誠懇地說。

  「謝謝你,柾國,真的謝謝。」朴智旻一下子心暖暖的。

  「好啦,快睡吧,別再做惡夢了,半夜還要醒來安慰你好累啊。」田柾國開玩笑地說。

  「對不起啦……」

  田柾國在朴智旻唇上親了一下,說:「你夢到我一個人就好了。」

  「我盡力。」朴智旻笑了,重新閉上眼。

 

 

 

  隔天早上朴智旻是被吻醒的。

  「早安。」田柾國給了剛睜開眼的朴智旻一個燦爛的笑容。

  「是誰說沒刷牙不能接吻的?」朴智旻瞇起眼回以一個笑容。

  「今天回家就好幾天不能看到你了,趁現在要多親幾下。」

  「那你也等我醒了再親啊。」

  「反正我親了你就醒了。」田柾國又吻了朴智旻一下,很快坐起身,說:「吃早餐,我好餓!」然後蹦蹦跳跳地就出了房間。

  「真的是……碰到吃的就那麼興奮。」朴智旻無奈地搖了搖頭,也下了床跟出去。

 

 

 

  「謝謝伯父的招待,您做的菜真的很好吃!」用過早餐,接送田柾國的車也來了。

  「不用客氣,以後有機會再來坐坐。」朴敏植笑著說。

  「一定!智賢,也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朴智賢笑著和他握了握手。

  「我先走了,再次謝謝。」和來時一樣,田柾國敬了個禮。

  「掰掰。」

  朴智旻送他出門,站在門外用門擋住了爸爸和弟弟的視線。

 

  「別太想我。」田柾國開玩笑。

  「才不會,倒是你,不要太想我了,飯準時吃,睡覺記得躺床上……」

  田柾國俯身吻了朴智旻,離開時給了他一個淘氣的笑容。

  「……我反悔了,我會很想你。」朴智旻說完,勾住了田柾國的脖子將他拉近吻著。

  吻了好久他才捨得鬆手。

 

  「想我就打給我。」朴智旻說。

  「好。」田柾國笑了,最後在朴智旻頰上吻了一下,往等著他的車子走。

  「掰掰!」朴智旻朝他揮手。

  田柾國也揮了揮手,坐進車裡。

  等車開走了,朴智旻才回到屋子裡。

 

  「哥,你花了五分鐘。」朴智賢還站在玄關,衝著他哥笑,「這麼捨不得啊?」

  「吵死了。」朴智旻紅了臉,繞過弟弟走到沙發坐下。

  剛坐下沒多久,他的手機就響了,是田柾國。

 

  「忘了帶東西了嗎?」朴智旻接起後說,同時四處張望檢查有沒有田柾國落下的東西。

  「不是說想你就打給你嗎?」電話另一頭的田柾國話裡充滿笑意。

  「你才剛離開一分鐘耶。」朴智旻聽著他的聲音,也跟著笑了。

  「我已經開始想你了。」

  「田柾國你這樣太肉麻了,請把單純可愛還會害羞的田柾國還給我。」

  「可是換成那個田柾國可能就不會親你了。」田柾國調笑道。

  「那我得考慮考慮了。」朴智旻順勢接著他的話往下說。

  「所以囉,還是聽我肉麻一下吧。」

  「好,你繼續,我聽著。」

  「不要,我要掛了,掰!」說完電話就被切斷了。

 

  什麼啊……他這難道是所謂的……欲擒故縱?

 

  朴智旻無奈地笑了笑,把手機丟到一旁的沙發上。

 

  一分鐘後手機又響了,他看都沒看就接了起來。

  「就知道你會先……」

  「智旻……泰亨……泰亨他離開了……」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uyin208
  • 那個女人一定是智旻的媽媽吧!!!!!
    國旻真的太甜又太閃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泰亨消失號錫一定會很難過的啊ㅠㅠ
  • 嘿嘿很快就會揭曉了!
    同時虐兩邊會看不下去的XDD
    號錫會有什麼反應和改變呢,還請繼續鎖定~~~

    Smiley Jill 於 2017/05/28 09: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