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21.png

21

 

  冬菊的花語,別離。

 

 

 

  韓元宰把車子停在鄭號錫住的公寓底下。

  「需要我在這等你嗎?」

  「不用,我讓號錫哥騎車載我回去就行了。」

  「好。」

  「謝謝韓叔。」

  車子駛離,金泰亨拿出手機撥給鄭號錫。

 

  只響了一聲,電話便被接起。

  「喂,泰亨?怎麼了?」

  「哥,我在你家樓下。」

  「誒?現在才……八點四十耶,你平常不都睡到九點十點才醒的嗎?」

  「想你所以就早起來找你了,反正哥你也醒了嘛。」

  電話另一頭傳來鄭號錫的笑聲,金泰亨的心不禁抽痛了一下。

  這樣的笑聲,以後聽不到了怎麼辦?

 

  「你到三樓,我在門口等你。」鄭號錫說。

  電話被掛上,大門喀地一聲彈開。

  金泰亨走進去,直奔三樓,鄭號錫正靠在門框上朝他笑著。

  「早……」鄭號錫揮手,但尾音未落,金泰亨就把他拉進自己懷裡吻著。

  鄭號錫僵在空中的手過了一會兒才解凍,抓住了金泰亨的衣襬。

 

  「早。」金泰亨好不容易才放開他,笑著說,「我現在方便進去嗎?」

  「當、當然,鞋子脫這就好。不過我室友都還沒醒,先待在我房間吧。」

  進了鄭號錫的房間,金泰亨十分自然地就躺上了他的床。

  「所以,這麼早來幹嘛?」鄭號錫盤起腿坐在他身旁,問道。

  「我不是說了,想你了啊。」

  「昨天晚上才見過不是嗎?」鄭號錫笑了出來。

  「我一秒看不見你就想。」金泰亨誠懇地說。

  「唉額真肉麻。」鄭號錫捏了捏金泰亨的臉頰。

  「哥,我們出去玩吧,我有好多地方想跟你一起去。」

  「想去哪?」鄭號錫跟著躺下,頭靠著金泰亨的,盯著天花板。

  「嗯……遊樂園、水族館,也許搭個郵輪什麼的,啊還有南山塔!」

  「唔,郵輪我需要考慮一下,太貴了,其他的你想去我們就去。」

  「錢你就別擔心了,你忘了我是誰嗎?」

  「是,你是金泰亨。」鄭號錫用頭輕輕撞了下金泰亨的腦袋,「可是我不會讓你送這些我負擔不起的東西給我的。郵輪可以以後再去,雖然我可能要存很久,不過總會存到的。」

 

  金泰亨差點就要脫口說出"但是我們沒有以後了"這句話,幸好他強忍住,沒有說出口。

  「我們先來列張清單吧,明天開始執行!」他只是這麼說。

  「行,我拿紙和筆……」鄭號錫爬了起來,到他的書桌翻出筆記本和文具,和金泰亨一起條列出各種想去的地方和想做的事。

 

  「遊樂園、水族館、南山塔、看星星……總共六個地方,如果我們隔一天去一個,那……兩個禮拜就能去完了!」

  金泰亨的心頭震了一下。

 

  怎麼就……剛好是這個數字?

 

  鄭號錫把六個行程排出順序,把南山塔列在最後一項。

  「搞定!泰亨你覺得這樣怎麼樣?」

  「哦……哦很好啊,」金泰亨有些恍神,「那就明天開始?」

  「沒問題。啊有點晚了,你還沒吃早餐吧?」鄭號錫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

  「還沒。」

  「那走吧,我們一起去吃!」鄭號錫拉著金泰亨起身。

  「哥,計畫表能給我嗎?」

  「哦,當然,給你吧。」

  「謝謝。」金泰亨接過紙張,微微一笑。

  「我換身衣服,等我一下。」

  「好。」

 

  趁著鄭號錫換衣服的時間,金泰亨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紙,手微微發顫。

  當表上的事項全部完成的那一天,也是他最後一次能看到鄭號錫的那天。

  他看向鄭號錫忙碌的背影,心又一次被撕裂了。

 

  哥,對不起,明知道這樣會讓我們兩個都陷得更深,我卻還是沒辦法說走就走,就算只有兩個禮拜也好,我也想……和你多擁有一些共同回憶。對不起,原諒我的自私。

 

 

 

  第二天,他們先去了遊樂園。

  這個時段正巧趕上遊樂園的優惠期,也算是撿到了便宜。

  「泰、泰亨啊……我突然想到我很怕這些遊樂設施的……」鄭號錫說完咬了咬唇,皺緊眉頭。

  兩人正站在雲霄飛車底下,頭頂上是乘客不斷發出的尖叫聲。

  「別怕,我會保護你的。」金泰亨牽住鄭號錫的手,拉著他走進排隊的人潮中。

 

 

 

  「泰亨啊,我真的很怕……呀啊這好高……」雲霄飛車以極為陡峭的角度緩慢向頂端爬升,鄭號錫朝車外瞥了一眼,又開始叫喊起來。

  「放心,我就在這。」金泰亨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慰。

  「啊!!!」當雲霄飛車落下,鄭號錫緊緊抓住金泰亨的手,尖聲叫著,「媽!!!」

  等到終於下了車廂脫離苦海,他的眼眶已經蓄滿了淚。

  「沒那麼糟糕的吧?」金泰亨勾住他的肩,笑著說。

  鄭號錫猛搖頭,表示他的不認同以及對不害怕的金泰亨的鄙視。

  「走吧,下一個!我保證你今天玩完就什麼都不怕了!」

  「不要啊!!!」

 

 

  

  這天就這麼在鄭號錫的尖叫聲中結束了。

  金泰亨買了支霜淇淋安慰他,但還是忍不住想開開玩笑。

  「哥,怎麼你不怕鬼,反而會怕遊樂設施啊?」

  「鬼不是真的,可是遊樂設施可能會死人啊!」

  「哥你放心,如果哪天你坐遊樂設施死了,那死在你旁邊的人一定會是我。」金泰亨撓了撓鄭號錫的後腦勺。

  「呀!呸呸呸!這種話別亂說,我們都會好好活著的。」

  「嗯,一起活著。」金泰亨朝他溫柔地笑了,「霜淇淋借我吃一口。」

  「不要。」鄭號錫笑著扭頭舔了一口冰。

  「我買的耶,讓我吃一口啦。」

  「可是你送給我了,所以我可以決定要給誰吃。你太壞了所以我才不要……」

  金泰亨扯住鄭號錫的領口把他拉向自己,輕輕舔了他的唇。

  「那看來我只好吃這裡的了。」他勾了勾嘴角,樣子十分流氓。

  「給、給你吃啦。」鄭號錫的臉微微熱了,退開一些,把霜淇淋遞了過去。

  「我回車上再吃,記得留給我。」

 

  韓元宰的車就停在不遠處,一上車,金泰亨吩咐道:「先送號錫哥回去。」

  韓元宰點頭表示明白。

  車子發動,金泰亨拉上駕駛座和乘客座之間的黑色隔板,看向鄭號錫。

  鄭號錫正在努力不讓融化的霜淇淋滴下來。

  雖然一月份正是冷的時候,但冰握在手中還是會融化。

 

  「泰亨啊,你這冰到底要不要……」鄭號錫話說到一半,金泰亨突然長腿一跨就坐到了他腿上,讓他愣住了,「吃……」

  「要啊。」金泰亨說。

  「要吃你坐我身上幹嘛……」

  「餵我。」金泰亨看著他,手伸向後方按下音樂播放鍵。

  「喔……」鄭號錫乖乖把霜淇淋舉到金泰亨嘴邊,「喏。」

  「才不是這樣餵。」

 

  金泰亨抓過鄭號錫的手,把霜淇淋抹到他嘴上,低頭溫柔地舔舐起來,偶爾還吸吮一下。

  鄭號錫整個人被壓在座椅上,空著的手輕抓著金泰亨胸前的衣服。

  每舔一會兒,金泰亨就會再抹一些霜淇淋在鄭號錫唇上。

  鄭號錫被吻得全身無力,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支霜淇淋是怎麼一直留在他手上的。

  突然間,車子行經路面一個不平處,整台車跳了一下,連帶著兩人身體相觸的部位也互相撞了一下。

  鄭號錫回過神來,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對勁,焦急地推開金泰亨,挪到旁邊的位子,縮在椅子上。

 

  「對不起……」鄭號錫心虛地說。

  「我才要道歉,好像……一不小心就做得太過了。」金泰亨躺上座椅,偏頭看向鄭號錫。

  「不會!」鄭號錫連忙說,「不會太過……如果你想,我們也可以繼續……啊不過還是先吃完冰好了。」

  「今天到這就好,」金泰亨笑道,「我怕再下去我們兩個都忍不住了。可是我接受吃冰的提議。」他伸手拿走鄭號錫手上的霜淇淋。

  鄭號錫也笑了,頭靠在椅背上看著他吃。

 

 

 

  接下來幾天他們陸陸續續去了清單上的其他地點,有水族館、動物園,還有爬山看星星。

  每天每天,金泰亨都在倒數。

  每過了快樂愉悅的一天,卻也代表著距離他離開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但他很努力地去把那每一天都過很開心,至少,這樣他能少點缺憾。

 

  很快地,清單上的前五項都完成了,剩下最後的南山塔。

  這是金泰亨第一次來這,儘管他已在首爾這個熱鬧的大都市居住了超過二十年。

 

  他一直很希望,自己總有一天能帶著喜歡的人到這,一起搭纜車,一起鎖上情侶鎖。

  他卻從來沒有想過,當自己終於帶著喜歡的人來了,過了這天卻得被迫和他分手,離開他。

 

  他已經想了兩個禮拜,自己究竟該以什麼方式告別。

  但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站在那人面前,看著那雙總是對自己笑著的眼睛,說出:「我們分手吧。」

  他沒有辦法看著眼淚從那雙眼睛留下,卻逼著自己不能去安慰他、抱住他、告訴他:「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他知道,如果鄭號錫哭了,他也會哭的。

  這樣,他就會真的沒有辦法離開。

  所以他選了一個,也許對鄭號錫是最殘忍的方式。

 

  他寫了封信,打算等離開後讓韓元宰交給他。

  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

  很差勁,但除了這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最後一天了,他會好好把握。

 

 

 

  他們中午一起吃過午飯後才去南山塔,從山腳爬到山頂,拍了不少照片,接著才去了著名的鎖頭區。

  到那時已經傍晚了,因為正值冬天,天黑得更快。

  鎖頭區望過去除了觀光客就是成雙成對的情侶,兩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處空的角落掛鎖。

 

  「泰亨,你在上面寫了什麼?」挑好位置,鄭號錫這麼問道。

  「我沒有寫。」金泰亨聳了聳肩。

  「沒寫怎麼許願?」

  金泰亨笑著在鎖上親了一下:「許好了。」

  「還有這種的哦?」

  「當然,那不然哥你寫了什麼?」

  「不告訴你。」

  「小氣耶。」金泰亨故意噘了噘嘴。

  「反正我不說你也猜得到吧?」

  「"希望我可以再帥一點"?」

  鄭號錫打了他的肩膀一下。

 

  「"我希望我能跟那個總是讓我心動的人一直在一起。"」

  金泰亨的心揪了起來。

  「當然我沒寫那麼長啦,我直接寫了金泰亨。」鄭號錫靦腆地笑了笑。

  金泰亨努力拉開一個笑容,說:「我們快掛起來吧。」

  都掛好以後,他們去搭了纜車。

 

  金泰亨握著鄭號錫的手,十指緊扣,靠在他的肩上。

  「哥,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你了,你會怎麼做?」儘管知道自己不該問,但金泰亨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這要看情況。」鄭號錫認真想了一會,說道。

  「什麼意思?」

  「如果你離開是因為你不喜歡我、對我沒感覺了,那我就不會攔你,可是如果你是因為什麼迫不得已、被家人逼的這種理由,我會去把你追回來,不管你躲去哪。」鄭號錫正色道。

  「真的?」

  「真的,所以別離開我。」

  金泰亨沒有回應,因為現在的他給不了這種承諾。

  他只是抱住了鄭號錫,很緊很緊。

 

 

 

  「哥,你今天能來我家住一晚嗎?」車子停在鄭號錫家底下,金泰亨握住他的手問道。

  「這麼突然?」

  「就……一時興起。」

  「那我去帶件衣服,給我十分鐘。」

  「好。」

 

  一個半小時後,金泰亨家裡。

 

  「哥,喝啤酒嗎?」

  兩人都已經洗好澡,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嗯……有可樂嗎?」

  「有。」金泰亨笑道,起身到冰箱拿了兩罐可樂。

  他回到沙發,開了一罐遞給鄭號錫。

  「謝啦。」鄭號錫笑著接過,目光很快移回正在播出的電影上。

  金泰亨挨著鄭號錫,靜靜地喝著可樂。

 

  他的心思完全不在電影上。

  他只是貪戀鄭號錫的溫度和肩膀。

 

  一杯可樂下肚,他把罐子擱在茶几上,躺上鄭號錫的大腿,仰頭看著他。

  鄭號錫眼睛盯著電視,但一隻手卻抬起來輕撫著金泰亨的頭髮。

 

  看著看著,鄭號錫突然哭了出來。

  「呀……愛她就要留下來啊……怎麼可以說走就走……」他用力吸著鼻子說道。

  「因為他的父親太強勢了,他沒辦法不聽話。他當然想留下來的啊……怎麼可能有人捨得離開自己愛的人……」

  「你都沒看你怎麼知道在演什麼?」鄭號錫紅著眼低頭,驚訝地問。

  金泰亨忍住哭的衝動,笑著說:「我有耳朵。」

 

  電影最後是Happy ending,男主角決心反抗父親的權威,打動了父親的鐵石心腸,回到他心愛的女主角身邊。

  但這樣的結局,並不會發生在金泰亨身上。

 

  「啊,真好看。」鄭號錫滿足地關上電視,他看了一眼時鐘,驚呼:「這麼晚了?!」

  電影是九點開演的,播完已接近十二點。

  「走吧,刷牙睡覺。」金泰亨從他腿上爬起來,拉著他進浴室。

 

  擠上牙膏,把牙刷塞進嘴裡左刷刷右刷刷,他們互相盯著對方。

  「你會不會覺得我們這樣很像老夫老妻?」鄭號錫滿口泡沫地說。

  「唔……如果你不介意你是老妻的話?」金泰亨笑道,戳了戳他鼓起的臉頰。

  「哼,明明就你是老妻!」

 

  刷好牙,兩人一起睡在金泰亨的大床上。

  關著燈,房間一片漆黑,他們看不見對方。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一起睡,但比起聖誕節出遊那次,氣氛顯然曖昧得多。

  大抵是金泰亨想擁有鄭號錫的欲望太強烈了。

 

  他用手指描繪著鄭號錫的五官,最後停留在他的唇上。

  他不確定自己今晚過後還有沒有機會再好好吻那雙唇。

 

  「哥,我有沒有說過我為什麼喜歡你?」

  「沒有。」鄭號錫因為金泰亨的觸碰,呼吸有些急促起來。

  「那是因為原因太多了我說不完。」

 

  話畢,他吻上鄭號錫的唇,由溫柔,而後加深,最後猛烈。

  他們緊抱著對方,不斷索求著對方的吻。

 

  不知道過了多久,金泰亨先收了回來,兩人都輕喘著氣。

  「很晚了,該睡了。」他笑著說。

  「你先吻上來的耶……」鄭號錫無辜地說。

  「你也沒推開呀。」

  「是你抓太緊了。」

  「行了,快睡。」金泰亨吻了吻鄭號錫的臉頰。

  「可是……那個……有點……」鄭號錫現在的情況太難以啟齒,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好話。

  「認真?」即便如此金泰亨也算明白了。

  「你敢說你沒有?」鄭號錫氣呼呼地為自己抱不平。

  「還行吧還行。」金泰亨調笑道。

  「處理一下啦這……不然沒法睡了……」

  「你儘管處理,我睡我的。」金泰亨作勢要轉身。

  「喂!金泰亨你搞的你要負責啊。」鄭號錫把他拉了回來面向自己。

  「那……互助一下囉?」金泰亨邪邪地笑道,拉過鄭號錫的手。

  鄭號錫蹭地一下臉就紅了,幸好燈關著,金泰亨看不見。

  「嗯……」他十分羞怯地應了。

  「那就來吧。」

 

 

 

  隔天早上,金泰亨一睜眼看見的就是鄭號錫的臉。

  前一晚他們折騰了好一會才好不容易睡下,幸福的餘韻彷彿現在還在他心頭蕩漾。

 

  這是他們第一次做出超過接吻的進展,但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了。

 

  他向後退了一些,重新聚焦。

  他想要好好記住這張臉。

 

  從無論何時都很柔和的眉毛、有著長睫毛的漂亮眼睛、到微笑時會出現好看梨渦的嘴巴。

  如果每天早上醒來都能看見,該有多好?

  如果能就這麼抱著,不必放開,該有多好?

  如果,這些都不只是如果,該有多好?

 

  他就這麼靜靜地看了好久,直到鄭號錫的眼皮動了動,緩緩睜開。

  「早。」金泰亨說。

  「早。」鄭號錫燦爛地笑了笑。

  金泰亨鬆開鄭號錫,坐起身,說:「走吧,洗個臉,我讓韓叔送你回去。」

  「好。」鄭號錫也沒多想,伸了個懶腰,下了床。

 

 

 

  回到鄭號錫住的公寓樓下,金泰亨陪他走到大門。

  「我上去囉,掰掰。」鄭號錫轉頭要去開門,金泰亨卻又叫住了他。

  「哥。」

  鄭號錫回過頭,金泰亨朝他靠近,捧住他的臉,給了他一個很深很深的吻。

 

  也許,這真的就是最後一次了。

 

  「再見。」金泰亨最後說,努力微笑了。

  他很快轉身走回車裡,害怕自己若是再多看一秒就會捨不得離開。

  「韓叔,送我回家。」

  車子開了回去,下車前,他說:「打給我爸,告訴他我一小時內到,會帶上行李。」

 

 

 

  「泰亨,果真是兩個禮拜不食言啊。」金燦勳滿意地笑道。

  「幾點的飛機?」金泰亨沒有正面回應,只是問道。

  「十二點十五,你現在直接過去剛剛好。」

  「知道了,媽呢?」

  「樓上。」

  金泰亨點了點頭,上樓敲了敲母親的房門。

 

  「媽。」他喚道。

  南尹莉開了門,迎面就是金泰亨的擁抱。

  「媽……為什麼……我的心真的好痛……好像要死掉了……」

  「泰亨……對不起,媽沒能為你爭取什麼……」

  「媽妳別道歉……是我自己太膽小了。」

  「乖,一切都會沒事的。」南尹莉摸了摸金泰亨的頭。

 

  金泰亨重重嘆了口氣,放開他的母親,給了她一個微笑。

  「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金泰亨回到樓下,他的父親正在打電話。

  他安靜地走到門口穿鞋,拖著行李就要出去。

 

  「泰亨!」金燦勳叫住他。

  「什麼事?」

  「你到了以後會有人接送你到住處,看牌子就好。」

  「知道了,爸,再見。」

 

 

 

  機場出關口。

  「韓叔,這封信請您明天幫我送到號錫哥手上。」

  「明天再給嗎?」

  「是,拜託您了。」

  「好,我知道了。」

  「謝謝您。」金泰亨擁抱了韓元宰﹐「韓叔,您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您比我爸更像我爸。」

  「其實……我認為老爺並不是個那麼差勁的父親,他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去給你一個更好的生活。」

  「也許吧……但是這樣的我一點也不快樂。」

  「誰知道呢,也許改變是好的。」

  「希望如此。」金泰亨微笑。

  韓元宰拍了拍金泰亨的背,說:「好了,快進去吧,錯過就不好了。」

  「嗯,韓叔再見。信請一定要替我轉交給他。」

  「放心,我一定使命必達。」

  金泰亨笑了,轉身離開。

 

  登上飛機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他和鄭號錫的那番對話。

 

  哥,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你了,你會怎麼做?

  我會去把你追回來,不管你躲去哪。

 

  金泰亨的眼眶不禁酸了起來。

 

  可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了,只知道,那是個沒有你的地方。

 

 

 

作者有話要說:

糖中有屎說的就是這種情況XDD

下一章回到國旻主場哈哈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芳
  • yo~我來了!幾篇文沒出現是不是有點想我啊 哈哈哈

    最後OS好心酸喔QQ
    「可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了,只知道,那是個沒有你的地方。」完

    這篇虐完下篇竟然換國旻主場了,不是存心折磨我嗎XDDD

    不過號錫也太天真,如果對方突然這麼熱情應該也要覺得不對勁吧@@
  • 哈哈有的有的~~

    要營造情緒到高點才會對讀者有影響力呀ㄎㄎ
    接下來就是一個穿插式的劇情哈哈

    畢竟霜花這對是處在熱戀期嘛,前一天也才剛一起過完生日~~
    而且金泰亨的設定就是個熱情的人(笑

    Smiley Jill 於 2017/05/20 10:19 回覆

  • 訪客腐阿米
  • 有點哽咽...
  • 哈哈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Smiley Jill 於 2017/08/06 20: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