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19.png

19

 

  畢業,進入寒假沒多久,便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

  四人放閃小組趁著人都還在首爾,約出來安排了一個三天兩夜的"聖誕旅遊"。

 

  金泰亨開車載著其他三人,一大早便出發,在中午抵達了他們的目的地。

  那是個很鄉下的地方,冬天休耕的農田和坐落邊上的純樸農舍舉目皆是。

  偶爾幾隻土狗和幾個小孩從路旁跑過,看到這輛上了蠟、亮閃閃的車子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這是金泰亨渴望居住的地方,很單純,很樸實,沒有大城市的繁忙,也沒有那些他不得不遵守的"命運"。

  車子停在其中一間大得多的農舍,是間傳統的三合院,事實上這也是村內最大的一戶。

 

  四人拿著行李下車,金泰亨走在前頭,上前敲了敲門,喊道:「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我們是從首爾來的房客!」

  幾秒後,一名年輕男子來開了門,看起來年紀和他們差不多。

  「你好,是金泰亨先生嗎?」男子問。

  「是的。」

  「這邊請進,鞋子脫在這就好。」男子領著四人進到屋子哩,「請跟我走,我帶你們去房間。」

  「請問你怎麼稱呼?」金泰亨問。

  「我叫高民赫,95年的。」

  「啊那跟我一樣啊,是同輩呢,那我就叫你民赫囉,可以嗎?」

  「當然。」高民赫笑著說,「那其他三位如何稱呼?」

  「我叫鄭號錫,很高興認識你。」

  「他是哥哦。」金泰亨補充。

  「我叫朴智旻,請多多指教,我也是95的。」

  「田柾國,比你小兩年,這三天請多多指教。」

  高民赫朝三人微笑示意。

 

  五個人彎過走道,停在兩扇對向的門之間。

  「這兩間就是你們的房間,廁所這條走到底就是了,你們還沒吃午餐吧?」

  「啊是。」金泰亨說。

  「那行李放一放回正廳吧,奶奶猜想你們中午到應該沒時間吃午餐,所以提前準備好飯菜了。」

  「真的嗎?太感謝了!」

  高民赫微微鞠了躬,沿原路走了回去。

 

  「我要左邊這間!」金泰亨馬上搶先說。

  「不是都一樣?」朴智旻朝他翻了個白眼,打開右邊那扇門走了進去。

  「我選了它就不一樣了!」金泰亨在他背後說。

  朴智旻擺了擺手表達他的不在乎。

 

  房裡沒有床,只有一旁地上兩床摺疊整齊的厚重棉被。

  朴智旻把行李放在門邊,接過田柾國的行李和自己的並排放好。

 

  「走吧,吃飯!你應該很餓了吧?」朴智旻說。

  「超級。」田柾國替朴智旻關好房門。

  「啊我們柾國對不起,都是我忘記買零食了。」朴智旻心疼地摸了摸田柾國那有著姣好腹肌的肚子。

  田柾國微笑,低頭在朴智旻臉頰上親了一口,說:「這樣我的心就飽了。」

  朴智旻一下被噎得說不出話了。

 

  「哥,我們先過去囉。」田柾國朝另一個房間說。

  「好,我換個衣服就過去!」金泰亨回應,從行李箱裡扯出一套衣服。

  朴智旻和田柾國離開了。

  「哥,幫我關個門,風好冷。」金泰亨說,脫下厚重的羽絨衣。

  鄭號錫拉上門,一回頭就看到金泰亨脫了他的上衣。

  他呆看了三秒,強迫自己轉頭背對他。

  金泰亨的身材說實在也是不錯的,雖然不像鄭號錫因為長年練舞而有明顯的腹肌,但精瘦的模樣還是很吸引人的。

 

  「我說你為什麼這種時候要換衣服啊?」

  「我要入境隨俗,所以特別為這次旅遊買了衣服,特別當地人的感覺!」

  鄭號錫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必要吧,你平常的穿著已經很像農夫了。」

  偶爾金泰亨的時尚穿搭實在讓身為"普通小平民"的鄭號錫無法恭維。

  「這麼說好像也對,不過這套真的看起來特別符合這裡的氛圍。是說哥你背對我幹嘛?」

  「啊……這個……盯著別人換衣服好像也不太好嘛……」

  「男朋友沒差吧?」金泰亨已經換好衣服,穿回羽絨衣,走到鄭號錫身後,雙手環住他的肩膀,湊到他臉旁說。

  「禮貌還是要遵守的……」鄭號錫被耳邊的呼氣弄得全身緊繃,偏了偏頭躲避。

  「那真是可惜了,特地換給哥看的說。」金泰亨壞笑,親了一下鄭號錫的臉頰,接著很快放開他,又說:「走囉,吃午餐!」然後很快開門從他身邊泥鰍似地鑽了出去。

  鄭號錫看著他跑遠的背影,自言自語道:「還真的……很知道怎麼讓我心動啊。」

 

 

 

  高民赫口中的奶奶是這間農舍的主人,名叫崔娜英,年逾七十,但身體仍十分健朗,更是燒得一手好菜。

  「你們盡量吃,不夠我再去多炒一些。」崔娜英說。

  「謝謝奶奶!我們開動了!」四人異口同聲道,動筷吃了起來。

  他們都是碰到食物就變得完全沒有形象的人,尤其是碰到了美食。

 

  「哦奶奶!妳做的菜好好吃!」朴智旻吞下第一口後說道。

  但對方畢竟是長輩,他們還是得秉持著嘴裡有食物不開口的餐桌禮儀。

  「還合你們胃口嗎?」

  「嗯!平常在城市大魚大肉吃習慣了,這樣清淡的家鄉味真的很喜歡!」朴智旻猛點著頭。

  崔娜英慈祥地笑了,「你們說是從首爾來的?」

  「是的,不過我和他是釜山人。」朴智旻笑著摸了摸田柾國的後腦勺。

  「釜山啊,那你們離家很遠呢。」

  「對啊,不過有朋友在就不會孤單了。」

  「你們都還是大學生?」

  「他們三個是,我剛畢業。」鄭號錫回答。

  「我們民赫也在讀大學,寒暑假就回來幫忙我,真的是個很乖巧的孩子。」

  「唉唷奶奶!別這麼誇獎啦……」高民赫有些害羞地說。

  「好,奶奶不說,趕快吃吧。」

 

  金泰亨看著一桌人的和睦互動,心中很是溫暖。

  從小到大,在家裡沒什麼機會能看到一家人圍在一張桌子邊吃飯的畫面。

  大多時候他都是一個人坐在一張大桌子上,一個人吃著飯。

  父母時常出門應酬,難得在家吃,聊的話題也總是他爸爸關心的那些公事或是對金泰亨的安排。

  能夠平凡的生活著,應該很幸福吧?

 

 

 

  飯後他們出門散步,享受著農村的靜謐。

  朴智旻戴著羽絨衣上的帽子,手插在口袋裡縮著身子走路。

 

  「柾國,你覺得明天聖誕節會下雪嗎?」

  「我看起來很像氣象預報員嗎?」

  「不像。」朴智旻笑了,一陣冷風吹來,他把自己縮得更小,「我希望會下。」

  「那我請聖誕老公公下一場雪給你。」

  「我們年紀太大了,聖誕老公公聽不到我們。」

  「他聽得到,只是我們不相信罷了。這樣好了,我們一起許願吧,哥。」

  「好啊!」朴智旻眼睛都亮了,像個小孩子似的,「聖誕老公公!希望你聽得到!」他喊道,「請你明天下一場雪吧!拜託祢了!」

  「智旻哥很想看!所以請祢下吧!」田柾國跟著喊。

  「你覺得我們的聲音傳得到北極嗎?」

  「我相信聖誕老公公有很多線人能告訴他的。」

 

  田柾國看了一眼身旁緊縮著自己的朴智旻,又問:「哥,你很冷嗎?」

  「有點,風很大。」

  田柾國聞言繞到朴智旻面前停下腳步,朴智旻差點撞上他。

  他抓住朴智旻羽絨外套帽子的帽簷,俯身朝他靠近。

  「幹嘛啊大馬路上的……」

  「哥,你臉又紅了。」田柾國笑道,大拇指輕撫朴智旻的臉頰。

  「那、那是凍紅的!都是天氣太冷了!」

  田柾國用手掌擠著朴智旻的稍微肉肉的雙頰讓他嘟起了嘴。

  「到底為什麼能這麼可愛啊?」

  「田柾國,我是哥啊……」朴智旻百般無奈地想捍衛自己作為哥哥最後的尊嚴卻又不捨得罵他,只能含糊地咕噥了句。

  田柾國哪管他,自顧自就在他嘟著的唇上親了一下。

  「可是你也是我男朋友。」

 

  朴智旻正想反駁些什麼,田柾國就鬆開了他的臉頰,拉緊他的帽簷讓他貼向自己,吻了上去。

  很溫柔,很輕,與其說是接吻,倒不如說田柾國是單純用自己的唇包裹著朴智旻的。

  這個吻沒有持續太久,田柾國便自己退開了。

 

  「這樣有溫暖多了嗎?」

  「哦……嗯……」朴智旻簡直是全身發燙了!

  田柾國把朴智旻的左手從口袋拉了出來,握在手中塞進自己的口袋。

  他笑了笑,拉著朴智旻跟上前方早已走遠的鄭號錫和金泰亨。

 

  聖誕老公公,請容許我貪心一回,再許一個願。我希望……我手中緊握著的這個人,能永遠陪在我身邊。

 

 

 

  用過晚餐後,四人早早就回房了,輪流到浴室洗了澡,關了燈舒服地窩在棉被裡。

 

  「哥,過幾天我生日,來我家吃飯吧?」金泰亨說,此刻他正抱著鄭號錫,兩人面對面躺著。

  「你家嗎?嗯……跟你家人?」

  「嗯,我打算跟他們說了,我們在一起的事。」

  「他們能接受嗎?」

  「媽媽她應該可以,可是我爸……大概就沒那麼容易了。」

  「是嗎……」

  「沒有說哥你一定要來啦,反正我們晚上可以再另外出去慶祝。」

  「沒關係,我會去的。」

  「真的?」

  「嗯,這樣一直藏著也不好。」

  「哥,謝謝你。」金泰亨在鄭號錫頰上親了一下,「不過我還是要先提醒你,我爸他……可能會說些難聽的話……」

  「我不會介意的,因為有你在我身邊。」鄭號錫抬手撫上金泰亨的臉龐。

  「我會努力保護好你的。」金泰亨把鄭號錫攬近,深深吻住他。

 

 

 

  「柾國,你把娃娃帶來幹嘛?」

  朴智旻剛洗好澡回到房間,一開門就看到田柾國抱著自己送的兔子娃娃在滑手機。

  「我現在每天都抱著它睡,變得不抱睡不著了。」見朴智旻回房,田柾國也不滑手機了,隨手就扔在一旁。

  「怎麼辦,柾國,我覺得你現在這畫面看起來太可愛了。」朴智旻坐到他身邊鑽進被窩裡,用手指比了個框框。

  「太可愛嗎?那我想到了一個替代方案。」田柾國笑道。

  他把娃娃擱在一旁,起身關了電燈,回頭就擠進了朴智旻包裹好的被子裡抱住他。

  「啊,哥好抱多了。」他一臉滿足地用鼻頭在朴智旻頸間蹭了蹭。

  「柾、柾國……」這不是他們第一次睡一張床,但卻是第一次切切實實地相擁而眠,田柾國的體溫令朴智旻緊張的同時又覺得心安。

  「哦對,差點忘了,我都會給娃娃晚安吻。」

  田柾國低下頭,在朴智旻唇上落下一吻。

  「晚安。」他笑道。

  朴智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呆呆地躺著。

 

  安靜了好一會兒,田柾國又開口了。

  「哥,你心跳別跳那麼快,我睡不著。」

  「還不是你害的……」

  「習慣就好。」

  「心動哪有習慣就好的道理……」朴智旻噘了噘嘴說道,幸好黑暗中田柾國看不到,要不然勢必得把人抓過來深吻一下才能睡。

  田柾國只是咯咯笑了,說:「哥,你還沒跟我說晚安。」

  「晚安。」朴智旻說。

  「還有晚安吻。」

  朴智旻猶豫了一下,笑了,在田柾國頭頂上留了一個吻。

 

 

 

  隔天朴智旻一如往常地早起了,抬頭望向環抱著自己的田柾國,心中很是幸福。

  他輕輕拉開田柾國的手臂,小心翼翼地爬出被窩,替田柾國掖緊被角。

  他穿好羽絨衣,加了件褲子,出了房門到廁所漱洗。

 

  漱洗過後,他回到正廳,打開大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雪白。

 

  「下雪了!」他興奮地喊了出來,隨即意識到其他人可能都還在睡,立刻捂住了嘴巴。

  他雙眼發亮,伸出手,讓雪花飄落在自己手心上。

  一片、兩片,落下再融化。

 

  朴智旻看得出神了,以至於一雙手臂環上他的腰時他嚇了一大跳。

  「早安。」田柾國把頭靠在他肩上,閉著眼說。

  「柾國,你怎麼沒加件外套!著涼怎麼辦!」這是朴智旻最先注意到也最關心的。

  他轉過身,正想把田柾國推回房間,羽絨外套的拉鍊就被拉開,田柾國再次抱了上來。

  「這樣就不會著涼了。」田柾國笑道。

  「這樣我們兩個都會著涼,走,回房間。」

  「抱我回去,我走不動,太累了。」田柾國無賴地說。

  「那你怎麼走出來的?」

  「因為你在這,我才有動力走過來。」

 

  朴智旻也算是習慣他這種調戲方式了,很知道怎麼處理,他覺得大概全世界也只有他面對幼稚的田柾國還能這麼有耐心,甚至覺得他撒嬌的樣子萌慘了。

  他把田柾國的頭從自己肩上拉起來,在他左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樣有動力了沒?」

  「再一下,現在這樣只充了手的電。」

  朴智旻在他右臉頰上也親了一下。

  「好了吧?」

  這次田柾國沒說話,笑著指了指自己的唇。

  朴智旻在他唇上很快吻了一下。

  「好,充滿電了!」田柾國睜開眼,走回房間。

  朴智旻笑了,拉好外套跟著走了回去。

 

 

 

  「聖誕老公公好像真的聽到了啊。」

  朴智旻和田柾國並肩站在庭院裡賞雪。

  「是啊,希望他連我的願望也聽見了。」

  「你許了什麼?」

  「不告訴你,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我以為那只適用於生日願望。」

  「才沒有,那適用於各種類型的願望。」

 

  站了一會兒,朴智旻突然蹲下身來。

  「哥,你在幹……」

  田柾國話還沒說完,一團雪球打到他的外套上。

  「打雪仗!」

  朴智旻抓起一坨雪跑遠。

  田柾國笑了出來,也蹲下去抓了一大把雪。

  「哥你過來!」他笑著喊。

  「不要!」朴智旻朝他吐了吐舌。

  兩人大叫著在庭院裡奔跑閃躲,玩得不亦樂乎。

 

  田柾國追了好久,總算是趁著朴智旻停下來喘口氣時逮到他。

  他撲到他身上,拿自己當墊背,兩人雙雙跌落雪地。

  朴智旻很快坐起來,焦急地問:「柾國,你沒受傷吧?」

  田柾國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說:「有。」

  「哪裡?」朴智旻一聽更緊張了,「我壓到你很痛吧?」說著他急著要從他身上下來。

  「我的心臟跳得太快了,好痛。」田柾國把他拉了回來,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

  「是不是跑太快了啊……深呼吸……」朴智旻心疼地揉著他的心窩處。

  「是因為哥從這個角度看太像天使了。」田柾國有點流氓地笑道,露出可愛的兔牙。

  朴智旻傻了一秒鐘才聽懂他的意思,搥了他的胸口一下,說:「害我白擔心了!」接著就要起身。

  但田柾國使了些力把他推到一旁,翻了個身就跨到他身上。

 

  他笑著撥掉朴智旻臉上的雪花,指腹停留其上,輕輕摩娑。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一片雪花飄落在朴智旻凍紅的唇上,融化成水,田柾國看得一時情不自禁,俯身就想吻他。

  朴智旻順從地閉上眼。

  「啊下雪……」正廳的門被打開,開門的人伸懶腰伸到一半突然看到一旁躺在地上的兩人,「呀你們!這種事你們回房間做!打野戰也沒有這麼明目張膽的!」金泰亨喊道。

  朴智旻猛地睜開眼,正想坐起身,田柾國很快在他唇上親了一下,率先站起來向他伸出手。

  朴智旻接過他的手站起來,拍了拍田柾國背上的雪,滿臉通紅。

 

  「金泰亨你小聲點……還有,說誰打野戰呢……」他弱弱地說。

  「光天化日之下都敢做那種事了還怕我喊啊?」金泰亨回嗆道。

  朴智旻瞪了他一眼。

  「你們這麼早就醒了呀?」崔娜英從外面走進庭院,她才剛去散步回來,「不錯不錯,年輕人精神真好。」

  「奶奶早安!」三人馬上收起玩鬧的態度,回頭朝她問早。

  「真乖,還有一個孩子呢?」

  「號錫哥在漱洗,等下就過來了。」金泰亨回答。

  「好,那我來準備早餐。」

  「奶奶我來幫忙吧!」朴智旻自告奮勇。

  「嗯,來吧。」

 

 

 

  所以說朴智旻會是個很好的媳婦。

  他和崔娜英在廚房裡準備早餐,一步一步跟著她的指示去做,不但不添麻煩還幫了大忙。

  田柾國坐在餐桌上靜靜看著,嘴角噙著笑。

  他不禁想像起朴智旻穿著很可愛的圍裙在廚房裡忙碌著替他一個人做早餐的模樣,胸口默默一陣小鹿亂撞。

 

  「奶奶,妳怎麼沒來叫我?」這時高民赫走了過來。

  「智旻說要幫忙,所以就沒另外叫你了。」

  「啊這樣嗎,謝謝你。」高民赫對朴智旻說,「這邊我接手吧。」

  「不會。」

  朴智旻脫下圍裙走回餐桌,坐到田柾國身邊。

  「哥,你什麼時候要做菜給我吃?」

  「誒?我做的菜沒有特別好吃啦,我爸比較厲害。等一下,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做菜?」

  「看你在廚房裡走動蠻專業的。」

  「真的嗎?」朴智旻撓了撓頭髮,「以前都會幫我爸煮晚餐,自從……你知道,我媽離開以後。我是有跟我爸學了幾道菜啦,不過都是很簡單的。」

  「我想吃。」田柾國誠懇地說。

  「有機會做我的拿手菜給你吃。啊我突然想到!」朴智旻突然一拍手掌。

  「什麼?」

  「過年我們兩個都要回釜山嘛?」

  「是啊。」

  「你要不要來我家吃個飯?住一晚也行。」

  「可以嗎?」

  「當然啊!想讓我爸跟我弟認識你。」

  「那我是以同學的身分,還是以……」田柾國壓低聲音湊近朴智旻,「男朋友的身分?」

  「這個嘛……我爸應該是還蠻開放的,所以……」

  「男朋友身分。」田柾國替他接完話,眼中是說不出的愉悅。

  「是。」朴智旻微笑,「我想他們會很喜歡你的。」

  「希望如此。」

  「那你就第一天和我一起回去?」

  「好,我再跟我爸媽說就好。」

  「OK!」

 

  一會兒後,早餐做好了,金泰亨和鄭號錫也正好從外面的雪地裡回到室內。

  「你們是聽到美食的呼喚了嗎?」朴智旻開玩笑道。

  「正是!奶奶妳煮的東西真的都好香!」金泰亨說。

  「香就快來吃吧。」崔娜英笑著招了招手。

  「好!」

 

 

 

  三天兩夜的小旅行很快就結束了,其中最不捨離開的當屬金泰亨。

  「奶奶,謝謝妳三天來的照顧,我玩得很開心!」他說完掬了個躬。

  「開心就好。」

  「有機會一定會再來玩的!」

  「好,回首爾路上小心哦。」

  「好的,謝謝奶奶!再見!」

  「奶奶再見!」身旁三人也說。

  「再見。」崔娜英笑著說。

  四人放閃小組拉著行李上車,最後一次揮了手,驅車離去。

  「是四個很幸福的孩子呢。」崔娜英自言自語道,轉身回到屋裡。

 

 

 

作者有話要說:

下兩章是霜花主場哦

請各位做好被虐與翻桌的準備(笑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uyin208
  • 這四人放閃小組真的太甜了♥
    我已經準備好要被虐了ㅠㅠ
  • 接下來有點像是所謂的糖中帶屎XDD

    Smiley Jill 於 2017/05/07 09: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