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13.png

13

 

  蒲公英的花語,勇敢、無畏。

 

 

 

  隔天是這學期最後一堂社課,隔周的周二周三考完期末考後便直接進入暑假。

 

  朴智旻一如往常地提早了一個小時到練習室,一開門便看到了一個讓他希望自己晚點來的害羞畫面。

 

  鄭號錫躺在地板上,而金泰亨正跨坐在他身上吻他。

  「你、你們!」朴智旻呆了一秒鐘才匆忙轉身背對他們,臉頰像燒起來了一樣。

  「哦,智旻你來啦。」金泰亨從鄭號錫身上爬下來,很隨興地坐在他身邊。

  鄭號錫也很快坐起來,拉了拉衣服,整張臉都羞紅了。

  「呀你們,要做這種事也拜託鎖個門好嗎?」朴智旻摀著眼睛說。

  「你可以轉回來了。」金泰亨笑道。

 

  朴智旻小心翼翼地轉過頭,見兩人已經坐好,這才鬆了口氣,走過去跟著坐下。

  「還好今天開門的是我,要是其他人看見還得了?都要被你們嚇死了……」

  「你感覺不太驚訝啊。」

  「哪啊,都產生陰影了好嗎?」

  「我是說你對我們在一起這件事。」

  「呃……這個嘛,還是挺驚訝的,上禮拜社遊回來號錫哥還跟我說你們沒可能了,我還替他難過了一下。」

  「等一下,」金泰亨沒漏掉重點,「所以你本來就知道哥喜歡我?」

  「算……一直都知道吧?」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金泰亨皺起眉頭。

  「首先,哥不讓我講,再來,對一個直男說有男生喜歡他,怎麼想都不對啊。哥對不起,我賣你了。」

  「沒關係。」鄭號錫尷尬地撓了撓頭髮。

  「也就是說大家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金泰亨問。

  「也可以這麼說。」朴智旻笑了,「誰叫你是個笨蛋。」

  「就算我是笨蛋也是個長得帥的笨蛋。」

  「自戀。」朴智旻吐了吐舌,「所以你們怎麼……突然就在一起了?」

  「因為我突然開竅了,發現我一直在找的就是號錫哥。」金泰亨伸手撫著鄭號錫的頭髮。

  「金泰亨你太肉麻了!」朴智旻誇張地全身抖了一下,「不行,我還是換個話題好了。我有件事要找你幫忙。」

 

  「說吧。」金泰亨躺到鄭號錫的大腿上,把他的手掌拉到肚子上把玩著。

  「幫我宣傳個東西。」朴智旻從背包裡拿出一張傳單遞給他。

  「這是什麼?」

  「惠娜阿姨的店。」

  「哦阿姨啊,她最近還好嗎?」

  「她是說還可以啦,不過我看得出來生意還是一直沒太大起色。所以我就希望你能幫個忙。」

  「幫忙當然沒問題啊,不過我先問一句,這傳單是你設計的?很有質感啊。」

  「不是,是柾國做的,很棒對吧。」一提到田柾國,朴智旻立刻綻開了笑容。

  「我說啊,你要小心點了,他程度都快超越你了!美宣長職位要不保囉。」

  「我本來就打算把這個位子接給他了,當然前提是他想接啦。」

  「好啦,所以要我怎麼幫?」

  「我今天想先把傳單發給社員,然後下禮拜三休業式完在校門口和校園裡發,希望你能找些人來幫忙,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管道能打響知名度。」

  「這個簡單,交給我吧,你不用擔心。」

 

  「可是如果客人一下增加太多,阿姨一個人不會忙不過來嗎?」鄭號錫問。

  「我跟柾國暑假會去幫忙,事情如果順利也會讓阿姨雇幾個員工。」

  「很會製造機會嘛你。」鄭號錫打趣地說。

  「才、才不是!是他自己說要一起來的!」朴智旻一下緊張起來。

  「那就更好了啊,你看他,那麼喜歡跟著你。」

  「才沒有呢……」朴智旻又微微紅了臉。

 

  「等一下,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跟不上?什麼製造機會的。」金泰亨一臉茫然。

  「智旻喜歡柾國。」鄭號錫彎下身小聲地說。

  「什麼!朴智旻喜歡田柾國?」金泰亨大喊。

  「呀你小聲點!」朴智旻打了他肩膀一下。

  「難怪你對他那麼好,把我這死黨晾在一邊!朴智旻,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金泰亨一臉受傷。

  「你難過什麼啊?都被號錫哥追到手了我還單身呢。」

  「第一,不是我被追到手而是號錫哥被我追到手,第二,你單身是因為你害怕。」

  「我才沒有害怕……」

  「哪沒有,害怕被拒絕、害怕被另眼相待,這都是害怕啊。」

  「我、我只是在等……」

  「等什麼?」

  「等……我確定他也喜歡我。」

 

  等待啊,多麼不確定又沒有盡頭的一件事。

  有的人你等得到,有的人,卻是你願意等也等不到的。

 

  「看吧!那就是害怕!你害怕他不喜歡你!」

  「你這個告白從來沒失敗過的人不懂啦。」

  「智旻,你也不比我差啊,我有的,除了身高,你也都有啊。況且你會跳舞、畫畫,又會唱歌!你這個人就是太沒自­­……」

  「智旻會唱歌?」鄭號錫插嘴道。

  「他喝醉時就會唱,唱得可好了。」

  「金泰亨!」

  「啊真是抱歉呢,又說溜嘴了。」金泰亨咯咯笑著,「說真的啦,如果柾國是女生他肯定會喜歡你好嗎?」

  「可是他是男生……」

  「誰知道呢,說不定他剛好就喜歡男生,或是你的真心實在是感動了他,把他掰彎了,你眼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啊。」金泰亨指了指自己。

  「他跟你又不一樣……」

  「唉呀反正你就是害怕!」

  「我不是害怕!」

  「害怕害怕害怕!」金泰亨朝朴智旻露出個討人厭的表情。

  「好!我跟你打賭!今年結束前我一定去跟他告白!」朴智旻被他激到了。

  「如果你沒有呢?」

  「你提啊。」

  「穿女裝在中庭跳女團舞。」

  「可以,那如果我贏了,你要請我跟柾國三個月晚餐。」

  「哦還很知道怎麼為男朋友打理晚餐啊,行!成交!哥你當見證人。」金泰亨抬頭對鄭號錫說。

 

  鄭號錫無奈地笑著點了點頭。

 

  「啊真是期待結果啊!」金泰亨滿意地笑著說。

  「我不會輸的。」朴智旻說。

  「話別說得太早啊。來吧,做正事。」金泰亨坐起身,站了起來,「暖身吧。」

  他笑著拉起鄭號錫。

 

 

 

  因為是學期的最後一堂社課,他們上得很輕鬆。

  結束前他們讓社員填了留社意願表,退社的人並不多,大部分是因為跟不上所以選擇離開。

 

  打鐘後,朴智旻起身,給每個人都發了張赫娜的傳單。

  「這間店就在學校附近,傳單上有地圖,她們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希望大家有機會能去嚐嚐看。」他說。

  「真的很讚,社長掛保證!」金泰亨也附和。

 

  學弟妹紛紛點頭。

 

  「大家下課吧,期末考加油,我們下學期見!如果那家店吃了覺得不錯記得推薦給親朋好友哦!」

  「好!」

 

  社員魚貫而出,宋世雨站在門口,冷眼瞪著金泰亨。

  「我去跟她聊聊。」金泰亨小聲地對鄭號錫說。

  「嗯。」鄭號錫看著宋世雨的眼神,有些擔心,但沒有阻止他。

 

  說開了總是好的。

 

 

 

  「所以,歐巴你想清楚了沒?」宋世雨問。

  兩人現在正站在綜合大樓階梯旁的陰暗處。

  「我想我剛剛上課時表現得很清楚了。」金泰亨回。

 

  方才社課時,宋世雨一直找機會要去勾他的手臂、有些肢體接觸,但每次都被金泰亨不動聲色地拉開或避開。

 

  「世雨,對不起,但我們真的得分手。」

  「你還是先給我個解釋吧,到底是誰?」

  「沒有誰。」金泰亨只想著得保護鄭號錫。

  「既然你這麼堅持要分手,我想我也不需要再客氣了,告訴我,到底是哪個賤女人能讓你喜歡到要跟我分手?」

  「就告訴妳沒有了。」金泰亨努力保持鎮定。

  「啊對,我差點忘了,是個男生對吧?那就更賤了啊,他要臉蛋有嗎?要身材有嗎?還是他吻功比較好?」說著宋世雨朝金泰亨貼近了一些。

 

  金泰亨馬上後退,拉開距離。

 

  「啊,還是你們已經做過了,結果你愛上那種感覺了?」宋世雨又跨近了一步,臉上滿是嘲弄。

  「宋世雨妳別太過分了!」金泰亨的背已經抵上了階梯。

 

  這時宋世雨的視線飄向了不遠處一個焦急尋找人的身影,那身影的目光定到宋世雨臉上,眼中充滿警戒。

 

  「啊……是號錫歐巴?」

 

  金泰亨睜大了眼,正想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宋世雨卻把他的衣領朝自己扯,吻了上去。

  金泰亨呆住了,無力反抗,只感覺到一陣噁心。

 

  他被抓著吻了好幾秒,直到頭上和唇上的壓力突然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腰上一支有力的手臂。

  「看來真的是啊。」宋世雨惡狠狠地說。

  「哥……別……」金泰亨喘著氣,想阻止鄭號錫介入。

  「學妹,請妳自重。」鄭號錫冷靜地說。

  「什麼叫請我自重?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吻他錯了嗎?」

  「他已經清楚表明要跟妳分手了。」

  「他說要分,可我沒有同意!不過,讓他提出分手的居然是個男生,真的讓我很不屑啊。」

  「世雨,妳別再鬧了。」金泰亨說。

  「互相保護還真是感人呢。」

  「到底要怎樣妳才要放棄啊……我已經說了,分手就是分手,這點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

  「為了你我可以連自尊心跟羞恥心都不要的,所以我會一直追到你回心轉意。」

  「世雨……」

 

  「自尊心都不要是嗎?」鄭號錫冷不防冒出一句。

  「是!」宋世雨朝他大吼。

  「放棄吧。」鄭號錫冷冷地說。

 

  他用拇指抹過金泰亨剛才被宋世雨吻過的唇,低頭就吻了上去。

  金泰亨一愣,隨即自然地攬住鄭號錫的腰將他拉近,熱情地回應。

 

  宋世雨就這麼緊握拳頭在一旁看著,指甲嵌進手心的肉中。

 

  吻了好一陣子,鄭號錫才離開金泰亨的唇,轉頭對宋世雨說:「看到了嗎?這就是妳吻他和我吻他之間的差異。」

  金泰亨還攬著鄭號錫的腰,眼睛微瞇緊盯著他的唇,舔了舔自己的。

 

  「我告訴你們,我宋世雨沒這麼容易放棄的!」宋世雨大喊,瞪了他們一眼,氣沖沖地快步離開。

 

  見她走遠,鄭號錫才鬆了口氣。

  「泰亨,你覺得我剛剛那樣會不會太過……」

 

  他才把頭轉回去,金泰亨就猛地把他壓上階梯,二話不說便深深吻了上去。

 

  「果然,還是哥的嘴唇比較好。」金泰亨好不容易放開他後勾起嘴角道。

  「公共場合耶你幹嘛……」鄭號錫紅了臉,羞得別開視線。

  「剛剛不是你先親我的嗎?」

  「那不一樣……」

  「一樣啦。然後,哥……」金泰亨把額頭靠上鄭號錫的,「你剛剛真的很帥。」

  「可是……那樣會不會太過分?」

  「至少我們好好講過了,而且是她先不禮貌的。」

  「可是……」

  「別擔心了,再有下次,我一定會保護你的。」金泰亨在鄭號錫唇上又吻了一下。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芳
  • 又要等了QQ


    對了~今天的劇情我很喜歡 哈哈哈
  • 喜歡就好:)

    Smiley Jill 於 2017/04/08 07:46 回覆

  • 果粉(冠俞)
  • 哇哇哇不輸肉文的吻戲啊啊啊~~~~~~
    歐膩包裝得太好哈哈^^
    霜花的肉太肥了簡直是三層肉我的天啊>0<

    朴智旻你就是害怕啦承認乖
    放心你很好很棒很可愛很無害
    一直裝無辜的田柾國才是心懷不軌的小腹黑哈哈哈
    人家一樣是從一開始就喜歡
    然後你在明柾國在暗
    還傻傻以為人家什麼都不知道
    這麼笨難怪注定是受啊
    只有眼睛瞎掉才不知道你們兩個明明互相喜歡卻不知哪來的默契都不說=^=
    根本就是歐膩吊胃口的幫兇嘛哼O3O

    世雨啊本來還心疼了一下妳耶
    結果自己不知好歹
    送你句話"如果被拒絕也要不留戀地轉身而不是像垃圾一樣被丟棄至少還有選擇的餘地"
    泰泰啊你也很笨
    三個月晚餐先預訂了啊
    這打賭怎麼看也是你輸呵呵(不然你贏我們是在等什麼啦XDD)

    結語:閔玧其就是洞悉全局的小天才~~~驕傲^^(不對啊我明明是果粉初心原諒我)
    然後金泰亨和朴智旻都是笨蛋>_<
    你們兩個完全沒有互補啊啊啊到底是誰帶壞誰哈哈哈
  • 肉文寫得好是個非常高的境界哈哈哈
    我肉文無能XDD(雖然會寫
    霜花真的是尺度比較大一點點XD

    田柾國是個害羞的小腹黑(笑
    朴智旻就是個會把Excuse me說成How much is this的小傻蛋XD

    世雨這角色就算是"戀愛中的人容易失去理智"的代表吧~
    嘛,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哦哈哈哈

    身為團飯,還是要為聰明卻時常傻傻賣萌的閔玧其驕傲一下哈哈哈
    兩個都是笨蛋可是一個可攻可受一個是萬年受啊哈哈哈
    95是一對笨蛋情侶(我不站95可是蠻多人站的哈哈哈,不過貌似我剛飯上防彈時是站95的雖然那時還沒踏進腐圈XD

    Smiley Jill 於 2017/04/08 07: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