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08.png

 

  到了社遊這一天,下午六點整的校門口,熱舞社社員們全員到齊,十個學長姐先去了目的地做準備,剩下的四個則帶著學弟妹坐遊覽車去。

  總共分了兩車,朴智旻和李恩允負責一號車。

 

  一上車,田柾國直接選了最前面的位子,自動空出身旁那個。

 

  「大家各自找好座位趕快坐下吧。」朴智旻最後上車,掃了一眼車廂,大多數都坐滿了。

  田柾國在他的眼角餘光處揮了揮手,笑著說:「哥,這裡。」

  「謝啦。」朴智旻心中又是感動又是羞怯的。

  「到達目的地大約要一個小時,大家可以先休息一下。」李恩允拿起麥克風說道。

  「好!」

 

  田柾國低頭滑開了手機。

 

  「柾國,坐車看手機會暈車的。」朴智旻一看馬上說道。

  「那我睡覺吧。」田柾國笑了,很快關上螢幕,頭往右一偏就靠到了朴智旻肩上,「到了記得叫醒我。」

  朴智旻一時無法反應,只是很慢、很輕地轉過頭,看向田柾國,接著微微笑了,靠上腦後的椅墊。

 

 

 

  「柾國,到囉。」朴智旻收起手機,搖了搖田柾國。

  「嗯?到啦?」田柾國緩緩抬起頭,皺了皺眉。

  「你還真的到哪都能睡啊。」朴智旻笑著說,「走吧,下車。」說完他就要起身。

  「等一下。」田柾國拉住他的手臂讓他坐了回去,「我還沒睡醒,再借我靠一下。」說著把額頭靠上了他的肩膀,手還緊抓著。

 

  朴智旻頓時渾身發燙,無法動彈。

  田柾國平穩的呼吸輕吐在他的肌膚上,令人心癢。

 

  過了半分鐘,田柾國突然抬起頭,笑著說:「好了!走吧!」不但和平常一樣精力充沛,還推了推朴智旻,催促他起身。

 

  朴智旻回過神來,起身抓起背包逃下遊覽車。

 

  「這害羞的哥……」田柾國低聲自言自語道,勾了勾嘴角,背起背包跟著走了下去。

 

 

 

  「歡迎各位的到來!」金泰亨帶著其他學長姐站在遊覽車外迎接,「首先,跟著我呼吸一下這裡的新鮮空氣吧!」他閉上眼睛,深呼吸再長長吐氣。

 

  剛抵達的社員們紛紛照做。

 

  「有沒有覺得非常放鬆?」

  「有!」

  「非常好,相信大家都餓了吧?」

  「對!」

  「時間關係今天只能先在餐廳用餐,不過別擔心,明天晚上就會有大家最愛的烤肉了!」

 

  一陣歡呼聲。

 

  「跟著我走吧!」

 

  七十個人走過碎石子路,腳下的石頭喀喀作響。

 

  晚餐是很典型的合菜,六菜一湯,不算特別豐盛但也足夠美味。

  田柾國一連扒了好幾碗飯,朴智旻坐在他旁邊,時不時就看他一眼,臉上是藏不住的笑。

 

  真是……連吃飯都那麼可愛。

 

 

 

  飯後是星空下的夜遊時間,由金泰亨帶隊,沿著步道繞整個營區一圈,是個半小時的消化用行程。

  「這裡真的是不管來幾次都讓人覺得很舒服啊。」金泰亨走著,伸了個懶腰。

  「你也才來第二次不是嗎?」他身旁的鄭號錫笑著說。

  「啊口誤口誤,反正很舒服才是重點,這裡的空氣真的好好,如果都不用回家就好了。」

  「你真的很喜歡這種地方啊,從你大一開始就這麼覺得了。」

  「對啊,讓身心都舒暢的地方,有種……逃離世俗的感覺,我的夢想就是住在這種地方。」

  「講話突然變得好老成啊。」

  「會嗎哈哈。」

  「非常。是說,怎麼不跟世雨一起走?」

  「總是黏一起也不好嘛,要留點空間的,而且我好像蠻久沒和哥這樣聊天了。」金泰亨說著勾住了鄭號錫的脖子。

  「才知道啊你。」

  「嘿嘿,所以現在換來黏哥一下!」

  「真是……」鄭號錫看著金泰亨,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髮。

 

  另一邊,朴智旻和田柾國走在隊伍最後面。

  朴智旻死盯著底下的石子路,小心翼翼地走著。

 

  「早知道就戴著隱形眼鏡了……這麼黑什麼都看不到啊……」他自言自語著。

  「大家要小心腳步,旁邊就是湖哦。」前方依稀一句提醒傳來,但沒有傳進他的耳裡。

 

  正當他還在一步一腳印移動著,一隻手輕輕攬上他的腰,將他往右邊拉了一些。

 

  「哥,你這樣很危險,掉下去怎麼辦。」田柾國表情嚴肅地說道。

 

  朴智旻這才發現自己距離岸邊不過幾十公分,瞬間鬆了口氣,卻又忽然察覺自己正被人攬在懷裡。

 

  「抱、抱歉。」他一下子手足無措了起來。

  「幹嘛道歉啊,走吧,我們脫隊了。」田柾國恢復了平時的表情,抓住朴智旻的手腕拉著他往前跟上。

 

 

 

  「大家應該都消化得差不多了吧?那麼接下來就是餘興節目囉!」

 

  所有人在小木屋前的戶外廣場集合,圍成一圈坐在地上,中間搭起了篝火。

 

  「這裡總共有七十支籤,我們待會會抽出二十五支,被抽到的幸運兒就要出來表演,隨興發揮,你想說個笑話或鬼故事也可以,只要不違反善良風俗就行,那麼,都準備好了嗎?」金泰亨主持著。

  「好了!」

  「那就開始囉!第一個幸運兒……」

 

  一連抽了好幾個人,大部分都出來秀了段舞,有其中兩個說了很冷的冷笑話。

 

  「再來是誰呢……啊,號錫哥你抽一個吧。」金泰亨把桶子和麥克風的給身旁的鄭號錫。

  鄭號錫接過,說道:「我們換個方式玩吧,等下被抽到的人表演完可以自己抽,決定下一個表演的人!那麼……」他把手伸進桶子哩,抓出一支籤,「柾國!上來吧。」

 

  朴智旻激動地抓住田柾國的肩膀晃了晃,喊道:「你耶!」

  「我聽到了。」田柾國笑了出來,起身走向鄭號錫拿了麥克風,站到中間。

  「我要唱一首歌,Zion.T的楊花大橋,給那個之前說很想聽我唱歌的人。」

 

  朴智旻旁邊的兩個學妹交頭接耳起來。

 

  「獻歌耶!」

  「柾國他有女朋友嗎?還是有喜歡的人?」

  「沒有吧,看他平常也沒有跟哪個女生特別好。」

  「希望沒有,不然又一個帥哥要死會了。」

 

  兩人聊得起勁,絲毫沒有注意到一旁表情從害羞直接轉變成吃醋的朴智旻。

  他害羞,是因為田柾國還記得和自己的承諾,甚至指名是要唱給他的。

  他吃醋,是因為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對田柾國有好感。

  雖然他有那個自信,自己絕對比旁邊那兩個人更喜歡他。

 

  田柾國唱出第一個音,朴智旻馬上回神,專注地聽著。

  雖然只是清唱,但他那和說話時一樣,蜂蜜一般柔潤的嗓音依舊吸引人。

  所有人都聽得入神了。

 

  朴智旻看著閉眼陶醉於歌曲中的田柾國,怎麼樣也移不開不目光,此時的田柾國就好像在發著光那樣耀眼奪目,讓人捨不得不去看他。

  歌曲結束,田柾國睜開眼,眼神直直對向一直看著他的朴智旻。

 

  然後他笑了。

 

  不是對別人,就只是為了那一直看著自己的人。

 

  四周掌聲四起,夾著幾聲歡呼,但朴智旻什麼也聽不到。

  他的眼中只剩下田柾國,和他的笑容。

 

  世界又一次安靜了。

 

  好像……總是這樣呢……有他在的時候。

 

  田柾國走向鄭號錫,從他手中的桶子抽了一支籤。

  他看了一眼,臉上的笑容又更開了。

 

  「哦智旻哥!抽到你囉!」

 

  朴智旻看到田柾國抬頭朝他笑,嘴巴動了動,但他聽不見他說了什麼。

 

  「智旻哥?」田柾國喚他。

 

  沒有反應。

 

  金泰亨搶過麥克風,大聲喊道:「朴智旻回神啊!」

  這一喊才終於把他拉回現實。

 

  「什麼?」

  「抽到你了。」田柾國笑著說,「我想看現代舞。」

  「喔好、好。」朴智旻起身走向麥克風,而田柾國在走回位子經過他身邊時輕聲說道:「加油。」

 

  他們朝對方笑了笑。

 

  朴智旻接過麥克風,說:「嗯……有人說想要看現代舞,那我就來跳一段吧,不過因為沒有暖身,就只簡單跳一下了,先說聲抱歉。」

  「沒關係!」田柾國在位子上大喊。

 

  朴智旻朝他比了個讚,拿出手機挑了首歌。

 

  「我說可以你再放。」他對金泰亨說。

 

  朴智旻站到中間,快速拉了下筋,低著頭,放送身體,調整呼吸。

  幾秒鐘後,他比了個OK。

  金泰亨把麥克風對著手機,按下播放鍵。

 

  朴智旻隨著音樂起舞,旋轉、擺盪、躍起,那是如蝴蝶一般的身影,在篝火的火光中更是讓人驚豔。

  曲終,朴智旻蹲在地上,單腳伸出,結束最後一個動作。

 

  掌聲四起,田柾國拍得特別大力。

  朴智旻拿回手機,抽了下一個人,回到田柾國身邊坐下。

 

  「哥,超帥的!」田柾國說。

  「哪有啊……」朴智旻害羞得紅了臉,他慶幸現在篝火的光能稍微掩蓋過去,「倒是你,怎麼做什麼都好啊?」

  「才沒有呢,我讀書就不好啊。」田柾國自嘲地搔了搔頭。

  「哎,才藝比較重要啦。」朴智旻說著,撓了撓田柾國的後腦勺,但隨即尷尬地收回手,臉又紅了些。

 

  又幾個人表演後,最後一個被抽出的是鄭號錫。

 

  「我來講個鬼故事吧,果然營火晚會最重要的還是這個啊。」

 

  幾個女孩子馬上抓起身旁好友的手。

 

  「我現在要講的這個故事是我的真人真事,百分之百發生過的。高中的時候,我們班上有個女生,非常安靜,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孤僻,從來不主動和班上同學說話,她的皮膚很白,留著一頭黑色長髮,總是低著頭,因此瀏海也總是微微蓋住她的眼睛,只露出一小部分,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很柔,就像這樣:『什麼事……?』」

  他模仿出一個女孩子慢慢說話的輕柔嗓音,還刻意地拉長尾音,「班上沒有任何人願意和她做朋友,也可以說是沒有人敢,所有人都認為她是個怪咖。」

  「有一次,上課上到一半,她突然舉手,說道:『老師……教室外面……站了一排人……好像是在等您……您旁邊也有一位呢……』但是根本什麼都沒有,至少,在我們眼中是什麼都沒有。」

 

  講到這他稍作停歇,幾個女生緊抓著對方的手,還有幾個互相抱著。

  朴智旻看了田柾國一眼,發現他正一臉津津有味地聽著,反觀他自己,聽得還真有些害怕。

 

  「半個月後,那位老師就過世了,死於癌症。」

 

  幾個人尖叫出聲。

 

  「在那之後班上的人就更不敢靠近她了,還有人說,是她,詛咒了那位老師。她時常會走在校園裡,在一些偏遠的角落停下腳步,頂著某個陰暗的無人角落,歪著頭說:『離開吧……別來煩他們……』。」

  「本來我也沒有想太多,覺得她只是單純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直到有一次我留在學校上晚自習,突然尿急,所以就出去上了廁所,上完後我在洗手時,背後突然就傳來一個很輕,很輕的聲音:『你在這啊……』我嚇得馬上抬頭,鏡子裡是一個長髮的女孩子,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歪著頭看我,我當時腿簡直都在顫抖著,但仔細一看,發現是那個同學,你們也知道,晚上學校的燈光是很微弱的,她的瀏海又蓋住眼睛,害我嚇得魂都要飛了,不過,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我來重現一下當時的對話。」

  鄭號錫一秒切換戲精模式,同時演繹兩種聲音,「『對、對啊,來上廁所。』『哦……晚上……還是不要隨便出來……比較好……』『好……?』『待在人多的地方……比較安全……』『嗯……』我正想離開,她突然又說:『我說的人多……指的是活人哦……不過廁所裡……』她看向我才剛進去過的男廁所,『真的很熱鬧呢……』」

 

  很多女孩子都尖叫了,甚至有幾個哭了出來,抱緊身邊的人。

  朴智旻下意識地抓住了身旁田柾國的手臂。

 

  田柾國低頭看了一眼,又抬頭看向朴智旻緊張的臉,微微笑了,拍了拍他的手背,手掌停留著。

 

  「廁所裡不用說,那個時間一定是什麼人也沒有,更何況我才剛從那裡出來,半個人影都沒看到,更可怕的是,她一說完那句話,廁所的感應是電燈就突然亮了,然後很快便滅掉,她又對著我說:『你快走吧……晚上……別來這間廁所……尤其……是最裡面那間……那一個特別凶……很危險……』我一聽當然是馬上逃跑啊!從那天以後我再也不敢去那間廁所了,故事結束。」鄭號錫說,把麥克風還給金泰亨。

 

  「這個是新的啊。」金泰亨笑著湊到鄭號錫耳邊小聲地說。

  「當然,說一樣的就不好玩了。」鄭號錫也笑著回應。

 

  朴智旻在故事結束後才放鬆下來,也才意識到自己正抓著田柾國的手臂,而田柾國的手掌擱在他的手上。

 

  「抱、抱歉!」朴智旻趕緊抽回手。

  「哥,我說過你害怕的時候手隨時借你抓的啊。」田柾國笑著說。

  「謝、謝謝……」朴智旻看著他認真說出這句話的雙眼,羞得垂下眼。

  「好,那麼今天的營火晚會就到這裡結束,明天早上八點半準時在這集合一起吃早餐,我現在發房間鑰匙,兩人兩人分好組就來拿吧,女生找我,男生找號錫哥,鑰匙要收好哦,這兩天都要用的。」

 

  「哥,我和你一間可以嗎?」田柾國問。

  以往朴智旻都是和金泰亨一間的,但現在多了個田柾國……

  「當然。」他一口答應,兩人一起去拿鑰匙,「哥,我跟柾國一間,你跟泰亨一間可以嗎?」他對鄭號錫說。

  「呀朴智旻你要拋棄我啊?」金泰亨在一旁插嘴道。

  「不要講得好像我始亂終棄一樣。」朴智旻回嘴。

  「算了算了,我不要你了,是你被我拋棄,我要跟號錫哥一起。」金泰亨朝他吐了吐舌頭。

  朴智旻翻了個大白眼,問鄭號錫:「哥你跟他一間……可以嗎?」

  「嗯,我們住你們隔壁吧。」

  「謝謝哥。」

 

  鄭號錫把鑰匙給了他們,連號的那把自己收了起來。

 

  「走吧。」朴智旻接過鑰匙,對田柾國說。

 

 

 

  朴智旻和田柾國開了房門,把背包放在小電視旁的椅子上。

  房間裡是兩張單人床。

  朴智旻看了一眼時間,十點半。

 

  「柾國,你先去洗吧。」他知道這個時間田柾國應該很想睡了。

  「好,謝謝哥。」

 

  田柾國從背包拿了換洗衣物,進了浴室。

  朴智旻坐在地板上,拿出手機點開相簿。

  看到最上面那張照片,他的嘴角不禁上揚。

 

  那是今天搭遊覽車,田柾國靠在他肩上睡覺時他偷偷拍的。

 

  怎麼就長得這麼好看呢?

 

  他就這麼呆呆地看同一張照片看了十五分鐘。

 

  「哥,換你囉。」田柾國從浴室走了出來。

  一聽到田柾國的聲音,朴智旻嚇得馬上按下首頁按鈕。

  「來、來了!」他匆匆抓起衣服往浴室走。

 

  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時,田柾國已經在靠窗的那張床上睡著了。

  朴智旻坐在自己那張床的床沿,看著他安靜的睡臉。

 

  看了好一會兒,他起身走到他床邊,輕輕撫了撫他的頭髮,說道:「柾國啊,晚安。」

  替他拉好棉被,他關上燈回到床上,進入夢鄉。

 

 

 

  「泰亨啊,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鄭號錫問。

 

  兩人都已洗過澡,躺在自己的床上。

 

  「什麼事?」金泰亨說,滑著手機的手停了下來,關上螢幕轉頭看向鄭號錫。

  「你真的很喜歡世雨嗎?」

  「怎麼突然這麼問?」

  「沒事,就……想問問。」

  「這個嘛……既然都交往了,那我當然是會好好把感情投入其中,而且她也很可愛嘛,只不過……我也該開始找個我爸會認同的那種女生了。」

  「為什麼……是你爸喜歡的那種?」

  「我好像沒跟你說過吧?我爸是大企業的董事長,那你也知道的,他這種上流階層的人呢,就會希望自己的小孩找個家世好、有氣質又漂亮的女生,再不然就是要有能力。」

  「那你喜歡的呢?」

  「喜歡的我遇過很多啊,那麼多女朋友是不是?」金泰亨輕笑了一聲,「只是在這樣的家庭裡,我喜歡什麼真的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從小開始就是這樣。人家說的真愛啊什麼的,我到現在還沒遇過,這輩子可能也沒機會遇到了吧,反正做什麼都要照著我爸的計畫,就算真的遇到了……能真正在一起的機率又有多高呢?」

  「是嗎……」

  「啊抱歉,太沉重了吧?」金泰亨把手機放上床頭櫃,側躺著看著鄭號錫。

  「不會,你願意和我說這些,挺好的。」鄭號錫也同樣側躺著。

  「早點睡吧,哥。晚安。」金泰亨笑著說,關上他那邊的床頭燈。

  「晚安。」鄭號錫說,也關上了燈。

 

 

 

作者有話要說:

中間那個鬼故事是改編自公民老師分享的真實故事~

附上柾國翻唱的楊花大橋(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找不到原版的ˊˇˋ)

以及智旻的現代舞表演

現代舞真心美QQ

下一章,霜花終於要有進展啦!!

敬請期待~(雖然只有一點點而且還虐了一下XD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果粉
  • 啊啊啊出了出了
    真的好期待下一集啊
    霜花別虐拜託~
    唉雖然知道會是好結局但心還是痛啊
    國旻狂閃!!!!!!!看得忍不住微笑 太多糖啦
    我的好結局什麼時候來呢
  • 霜花在整部當中會虐兩次哦XDD
    第一次的虐大概再兩三章就結束了
    至於第二次...請繼續鎖定哈哈
    不過放心我只會寫HE,BE我接受不能XDD
    小虐怡情,有點戲劇化才比較好看嘛~
    國旻就是發糖用的(?
    可是還是喜歡現實世界的發糖XDD
    大結局大概在3.40章左右吧我也不確定哈哈

    Smiley Jill 於 2017/03/26 10:26 回覆

  • 小芳
  • 忙內知道哥哥會害羞啊~~喜歡這種兩人都在默默守護對方的感覺~~~~~~
  • 其實柾國在這也是容易害羞的哈哈,只不過他是內斂的害羞XD
    現實世界裡他們眼神也常跟著對方哈哈~國外有國旻粉會說柾國是"衛星柾國"XD(智旻到哪他就跟到哪)

    Smiley Jill 於 2017/03/29 19: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