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控的春天06.png

 

  粉紅玫瑰的花語,初戀、求愛、特別的關懷,還有,喜歡你那燦爛的笑容。

 

 

 

  到了隔周的社課時間,所有人一進到練習室便看到前方站著一個約莫二十七、八歲的男人,一頭俐落的短髮,帶著頂帽子,身高並不是太高,但看著就很不一般。

 

  社員到齊後,男人才自我介紹:「我叫Iverson,是熱舞社十三屆的教學,也是你們日後的指導老師。先說一下我上課的規矩,你們可以把我當成朋友而不是老師,你跳不好,我不會罵你,但是如果你不認真,我就會很嚴厲,所以請大家認真,努力跟上,可以嗎?」

  「可以!」有力的回應。

 

  因為是Iverson來帶的第一堂課,他並沒有太為難學生,從中等的動作開始,有耐心地一步一步教著,每教完一個段落他便會讓各家帶著練習,而他在前方一個一個看著,每個段落下來,大多數人都還跟得上,其中還有幾個是跳得非常好的,但當然還是有那幾個跟不上的,一臉挫折,這時他就會過去鼓勵幾句。

 

  他教學向來是秉持著一個原則——跳不好沒關係,只要肯學,我就教到你會。

  那是因為他也曾經是個對跳舞充滿熱情卻不會跳舞的人,幸虧他遇到了一個很用心的老師,努力不懈地教著他,成就了今天的專業舞者Iverson。

  就是這個原因,讓他決定成為一個和他的老師一樣,讓人尊敬的好老師。

  兩個小時的社課很快便結束了。

 

  「今天大家都很認真,我很滿意,大家給自己一個掌聲!」Iverson拍了拍手,底下的人也跟著鼓掌。

  「我注意到有幾個人表現很好,妳,」他指向宋世雨,「你,你,妳,妳,你,還有你。」他最後指向田柾國,「請繼續保持。」

  「那當然,所有人都表現得非常,覺得自己跟不上的人也別灰心,就像我剛剛一開始就說的,只要你認真我就不會兇。今天只是試水溫,下周開始我會更嚴格一些,請各位加油!下課吧。」

  「謝謝老師!」

 

  朴智旻收了背包跑到田柾國身邊,撓了撓他的後腦勺,小聲地說:「你被稱讚了耶!」

  「是啊,不過……我覺得自己還不夠好。」

  「哪有,明明就超棒的!我從頭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朴智旻勾住他的肩膀,身高關係雖然有些彆扭,但他還是踮起腳勾著,兩人一起走出練習室。

  「哥你一直在看我是不是?」

  「是……啊。」

 

  啊……被拆穿了……

 

  朴智旻看了一眼田柾國,他正看著地板,嘴角勾著。

  「喔就……要看你們有沒有跟上嘛哈哈……」朴智旻下意識地又解釋起來。

  「哥就繼續看著我吧。」

 

  朴智旻的心跳亂了一拍。

 

  「幫我看看還有哪裡跳得不好的。」田柾國抬起頭看向朴智旻,笑著說。

  「嗯……好。」朴智旻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秒,馬上移開視線。

 

  田柾國看著他的側臉,笑了,也勾住他的肩。

 

  「哥,要一起去吃晚餐嗎?」金泰亨問鄭號錫,手裡牽著宋世雨。

  鄭號錫看了一眼兩人握著的手,拉開笑容,說:「不了,我還要跟恩允留下來排舞,更何況,找我是讓我去當電燈泡嗎?」

  「我不介意你當一下啊,反正你本來就很亮了。」

  「我哪裡亮?」

  「跳舞的時候。」

  鄭號錫愣了一下。

 

  「頭髮飛起來的時候額頭很亮。」金泰亨笑著補充。

  鄭號錫無奈地笑了。

 

  「你啊,趕快去吃晚餐,哪有讓女朋友餓的道理?」

  「遵命!果然還是只有哥會關心我,哪像朴智旻那傢伙一下課就不知道跑去哪了,跟飛的一樣。」

  「他啊,約會去了。」

  「什麼約會?我聽到了什麼!那傢伙不夠義氣啊交女朋友不告訴我!」

  「當我沒說,快去吃飯別餓著了。」鄭號錫笑著摸了摸金泰亨的頭。

 

  「朴智旻真是……不問出來我不姓金!我走啦,哥你也要記得吃晚餐,排舞Fighting!」

  「知道了。」鄭號錫揮了揮手送走二人。

  人一離開他的笑臉又塌了回去,拳頭輕輕敲了敲胸口。

 

  果然……還是沒那麼容易啊,偽裝這件事。真痛。

 

  「恩允,排舞吧!」他深吸了口氣,回頭說道。

  「嗯。」李恩允微笑。

 

  她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地,鄭號錫假裝不在乎的模樣。

  心,又是誰比誰痛呢?

 

 

 

  朴智旻和田柾國兩人養成了一個只要練完舞就一起吃晚餐,一起回宿舍的習慣,而這個「練完舞」基本上就是周一到周五晚上。

  一和五是社團表演的練習時間,二和四是現代舞教學,三則是社課時間,偶爾假日,朴智旻也會找田柾國出來吃飯。

 

  他們可以說是把整個學生餐廳和學校附近的店吃遍了,也時常去赫娜找閔惠娜和閔玧其聊天。

  不知不覺,上學期已經過了兩個月。

 

  五月的韓國十分炎熱,期末表演的練習卻不會因此暫停,反而更加如火如荼地在進行。

  「五、六、七、八!」鄭號錫和李恩允喊著節拍,站在最前方雕著動作。

 

  雕完最後一個段落.鄭號錫看了一眼時鐘,說道:「先休息十五分鐘,待會整個驗收一次。」

  「好……」疲憊的聲音。

  「休息吧。」李恩允說。

 

  所有人癱倒在地上,喝水的喝水,擦汗的擦汗。

  朴智旻滑到田柾國身邊,問道:「還可以嗎?」

  「可以。」田柾國點點頭,用手抹掉滿臉的汗。

  「不是之前就叫你要買條毛巾嗎?」

  「啊……一直忘記。」田柾國尷尬地笑了笑。

  「怎麼記舞那麼快,這種小事就一直忘啊?」朴智旻說,起身走向他的背包,拿了個東西出來,回到他身邊坐下。

 

  「喏,這樣就不用買了。」他把一條毛巾遞給田柾國,「新的,洗過了。」

  田柾國接過,低頭說:「哥對不起,每次都這樣麻煩你……」

  「不麻煩,說了會照顧你的了。」朴智旻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智旻!為什麼我沒有!」金泰亨突然插話,趴到朴智旻腳邊的地板上。

  「沒有什麼?毛巾不就在你脖子上嗎?」

  「柾國我跟你說哦,我跟他認識超過兩年了,他從來就不會對我這麼好!從來!」金泰亨直接忽略朴智旻,手撐著下巴對田柾國說。

  朴智旻用自己的毛巾甩了金泰亨的頭。

 

  「你看他還打我!你說,我怎麼這麼命苦,有這種朋友啊?真是太可憐了我!」說著他把頭枕到朴智旻膝蓋上,但馬上被狠狠抖了下來。

  「你有女朋友對你好就夠啦,哪需要我?」朴智旻小聲地說。

  「也是。」金泰亨倏地就坐起身,「可是這改不了你偏心的事實。」他一臉受傷地說,「欸柾國,你是有什麼秘訣啊?兩個月就讓這討人厭的傢伙對你服服貼貼的?」他再次轉向田柾國。

  「他可愛可以嗎?」朴智旻在金泰亨腦門上推了一下,「回去喝你的水啦!」

  金泰亨做了個鬼臉,坐回宋世雨旁邊。

 

  朴智旻回過神來,發現田柾國正盯著自己看,眨著眼。

 

  他可愛可以嗎?

 

  他這才想起自己剛才把真心話給說出來了。

  正想著該怎麼解釋這句話,眼前的田柾國卻笑了,非常燦爛地笑了,在他滿是汗水的臉上格外閃亮。

  朴智旻的耳根發燙起來。

 

  「你跟泰亨哥感情很好啊。」田柾國說,拿起毛巾擦臉。

  「喔……喔對啊,」那句話花了點時間才傳進朴智旻耳裡,「他是我上大學認識的第一個人,也是來首爾的第一個,因為比較認生,所以會挺依賴的。」

  「難怪,哥你也是我來首爾第一個認識的人喔。」

 

  朴智旻呆了一秒鐘,笑著撓了撓田柾國的頭髮,說:「我很榮幸。」

 

  休息時間一下就過了,最後的驗收也順利結束。

  鄭號錫和李恩允對成員的表現大致滿意。

 

  「好,辛苦了,趕快回去吃飯吧!」鄭號錫說。

  田柾國收了背包,走到朴智旻身邊等他。

 

  「哥,今天吃什麼?」

  「我們去夜市吧,有個東西我想吃。」

 

 

 

  「請你吃。」朴智旻買了五串羊肉串,遞了其中四串給田柾國。

 

  他們到了學校對面的觀光夜市,朴智旻平常不會來的地方,尤其是絕對不會自己一個人來,但今天他為了田柾國來了。

 

  「哥,每次都是你在出錢……」

  「吃就對了!」朴智旻把它們塞進田柾國手裡。

  「這樣吧,我請你吃冰!」

  「好啊!我記得後面有一間冰店。」

 

  這天是禮拜五,夜市裡擠得水洩不通,兩人擠過滿滿的人潮,總算是找到了那間冰店。

  因為正值夏季,冰店裡早已已擠滿了人,他們排了好久總算是等到了兩個位子。

 

  「呼,怎麼吃個冰這麼辛苦啊?」朴智旻跌坐在椅子上,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哥,你想吃什麼冰?」

  「巧克力雪花冰!」

  「好。」田柾國環顧了一下四周,又說,「我看它好像蠻大碗的,我跟你吃一碗可以嗎?」

  「當然。」朴智旻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兩人在這之前已經吃了很多小吃,魚板、辣炒年糕、飲料還有剛才的羊肉串,朴智旻也吃得有點撐了,所以直接答應。

 

  「幫我顧一下背包,我去點。」田柾國拿出錢包,把背包給了朴智旻,轉身往櫃台走。

  朴智旻把他的背包抱在胸前,不自覺地把鼻子埋了進去。

 

  和柾國身上是一樣的味道呢……

 

  在夜烤那天第一次和田柾國近距離接觸時,他就注意到他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香味,淡淡的,聞起來很舒服,從那之後朴智旻已經無數次壓抑住把臉埋向田柾國頸間的衝動。

  他一不小心就沉浸在他的香氣裡了。

 

  「哥?」

  「嗯……嗯?什麼?」朴智旻猛地睜開眼,田柾國正笑著看他。

  「睡著啦?叫你好幾次。」

  「哦、哦,剛剛練舞太累了又吃太飽所以想睡了……」朴智旻找了個藉口。

 

  田柾國笑了出來,「我還醒著呢,哥你怎麼能睡?我如果睡著還需要你的肩膀耶。」

 

  那是朴智旻給過他的承諾。

 

  「我睡著了還是很有擔當的!」朴智旻笑著拍了拍胸口。

  「是,我相信你,背包給我吧。」

 

  朴智旻有些不捨地交出背包。

  幾分鐘後,冰送上來了。

 

  「哇!真的很大一碗啊!還好只點一碗。」朴智旻驚嘆道。

  他舉起湯匙挖了一口冰塞進嘴哩,滿足地笑了,很快又挖了第二口。

 

  田柾國看著他,沒有動手。

 

  朴智旻吃了第三口才發現身旁那人還沒吃。

 

  「柾國,趕快吃啊,很好吃耶。」說著他又挖起一大口。

  「哥你笑起來會瞇眼,很可愛。」田柾國低頭舀了一匙冰放進嘴裡。

 

  朴智旻送到嘴邊的手停了下來。

 

  「說、說什麼啊……」他的雙頰熱了起來。

  田柾國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笑著說:「哥,冰快滴下來了。」

 

  朴智旻趕緊把冰塞進嘴裡。

  田柾國則把頭低了回去。

 

  他剛剛……是說我可愛了對吧?什麼嘛,明明在吃冰我怎麼臉熱成這樣?

 

  這是第一次,朴智旻在聽到別人說他可愛時沒有感到自卑、沒有反駁、也沒有生氣。

  第一次,他只感覺到害羞和開心,暗暗偷著樂,話都說不出來了。

  也許田柾國對他就是有這種能力吧,任何一句話他都欣然接受。

 

  兩人安靜地吃著冰,吃到最後朴智旻才突然想到……共吃一碗,等於兩個人的口水都在裡面了啊!

  雖然共吃東西在朋友間很正常,他跟金泰亨和鄭號錫也時常是這樣分食的,但這時候他腦中就是不斷出現「間接接吻」四個大字。

 

  他看著田柾國喝光了融化的雪花冰,一滴不剩,臉莫名地又熱了起來。

 

  「啊,好飽!」田柾國拍了拍肚子﹐「哥,走吧!」

 

  兩人起身走出冰店。

  時間已接近十點,但夜市裡的人潮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熱鬧。

 

  擠進人來人往的街道,走在後方的朴智旻下意識地抓住了田柾國的背包,低頭看著地板走。

  在人群中他向來很沒有安全感,這種感覺是從他小時候便開始的,確切來說,是他六歲那年起。

 

  他緊緊抓著,不敢放手,生怕一放開田柾國就不見了。

  他的胸口很悶,斗大的汗珠不斷從緊皺的眉間流下,手指微微發顫,有些喘不過氣。

 

  很快就能出去了,很快……

 

  突然間,一隻大手把他的手從背包上拿下,讓他嚇了一跳,抬起頭來。

  田柾國溫暖的手掌扣住了他的手腕,輕拉著他前進。

  他沒有回頭,所以朴智旻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表情,但他知道自己肯定臉紅了。

 

  陣陣暖意從手腕處蔓延至全身,他覺得自己連腳底都在發燙。

 

  奇怪的是,看著田柾國的背影讓朴智旻感到安心,原先的不安完全消失,他的眼中只剩下他一個人。

 

  兩人好不容易才擠出夜市,趕緊過了馬路回到靜謐的校園。

  田柾國還沒有放開朴智旻。

 

  朴智旻低頭瞄著自己的手,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該提醒他。

  想了幾秒鐘,正想開口時,田柾國鬆開了他的手,垂下手的同時指尖掃過他的手指,朴智旻的心臟震了一下。

 

  走回宿舍的路上,他們都沒有說話,快步走著,趕在宵禁前進了大樓。

  電梯門在四樓打開,田柾國走了出去,但很快又回頭,手臂擋住電梯門。

 

  「哥,你以後如果覺得害怕或是沒有安全感……」他看著地板說道,「我的手隨時借你抓。」說完,他抬起頭笑了,按下關門鍵,「晚安。」

  「晚……安。」還來不及說什麼,門已經在朴智旻面前關上。

  他的腦袋像在燃燒。

 

  他怎麼知道我是害怕?還說……手會借我抓?

 

  朴智旻不確定自己是怎麼洗好澡回到床上的,腦中全是田柾國手掌的溫度和田柾國說的話。

  但儘管如此,他一躺上床沒過多久便沉沉睡去。

 

 

 

  他做了一個夢。

  一個纏了他十六年的夢。

 

 

 

  夢裡的他置身人群之中,他只看得見一雙雙腿從他身邊走過,耳邊是刺耳的噪音,說話聲、腳步聲、尖叫聲。

  沒有人停下來看他,也沒有人留步問他怎麼了,只是不斷朝他湧近、湧近。

 

  不要離開我……

 

  眼淚從雙頰滑落,他張嘴想大喊,卻沒有聲音出來,胸口悶得像是要炸開了,耳邊的噪音震著他的耳膜、腦袋,大力跳著。

  他崩潰地蹲到地上,嬌小的身軀緊縮著,抱緊膝蓋,手指掐住小腿。

  夢裡不會流血的吧?掐得再用力也不會的。

 

  妳在哪……?

 

  他很害怕,很無助。

  人還是不斷從他身邊經過,推倒了他,讓他跌坐在地,他把臉埋進腿間,顫抖著。

 

  夢裡不會痛的吧?那為什麼……心臟好像要撕裂了一樣?

  啊……不是夢嗎?

 

  媽……

 

  突然,一隻手輕輕撫上他的頭髮,很溫柔、很溫暖,一下一下輕揉著。

 

  他抬起頭,對上的,是一雙大眼睛,和一個好看的笑容。

  那個人拉起他的雙手,緊緊握在手心。

 

  「害怕的時候,就抓緊我吧。」

 

 

 

  朴智旻驚醒,躺在床上喘著氣。

  他抹了抹臉頰,是濕的。

  他一時脫離不了夢中的情緒,抓緊了胸口,把臉埋向枕頭哭著。

  眼淚滾滾流下,濕透了枕頭,好一陣子才終於止住。

 

  又夢到了……可是為什麼……

 

  同一個場景,他從六歲那年就時常夢到。

  同樣的人群,同樣的恐懼,同樣的痛苦,同樣的結局。

 

  他總是在埋頭顫抖時驚醒,從沒有人來拯救他脫離那可怕的夢境。

  但這次卻不一樣。

  那張臉,那雙有神的眼睛,還有那個笑容。

 

  柾國……為什麼出現了?

 

 

 

作者有話要說:

晚上會更關於朴智旻夢境的番外~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田柾國身上有香味這點挺執著的哈哈

 

我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5%90%89%E5%85%92%E7%9A%84%E6%AD%8C%E8%A9%9E%E5%B0%8F%E8%88%96-272241776272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兒的歌詞小舖

Smiley 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